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小说《大明第一太子》 > 章节列表

第二百六十八章 爱惜羽毛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到了晚上朱标在屋内看京城传来的消息,大体上到也没有什么变动,只是汪广洋被打压的有些惨,中书省和六部的事物基本就是给他过过眼,最后都是胡惟庸拍板。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杨宪搓磨的消了心志,整个人就是在摸鱼,对胡惟庸下的命令绝无二话,比前两年的李善长都隐忍,也不知道图个什么。
  虽说朱元璋也没指望他能制衡胡惟庸,但是这么光明正大的让权求安也太没体面了,让老朱这个特意提拔的人都没了脸面,在这样下去都不用胡惟庸动手,朱元璋就会把他踢下去。
  其余的倒没什么大动静,杨宪死后浙东党损失惨重,零零碎碎又被淮西勋贵穷追猛打,不是被贬到地方就是投庇到刘伯温手下,只可惜依目前的形势,刘伯温自身难保。
  其余的朝廷大佬都不理会这些,尤其是军方的徐达常遇春等人都是冷眼旁观,不过他们不表态就是默认为支持胡惟庸,毕竟都是淮西人。
  朱标笑了笑,这走了半年倒是错过了不少好戏,随手又拿起凤阳发来的奏报,目前那边的形势很好,有朱樉朱棡朱棣看着地方官吏也老实的很,庄稼也长得好,户部的人看过了,只要没有天灾收成定然是不错的,秋收后也就不用朝廷在拨粮食了。
  最后就是常遇春给他发来的书信,北方目前没可题,常遇春得了空闲就率领几千骑到草原上打猎,跟蒙古各部都打了不少交道,那些大部族不说,小一些的都还满意现在的情况,并没有闹事的想法。
  这也就是常遇春情况特殊,女儿成了太子妃,儿子跟在朱标身边办事,否则他是万万不敢这么浪的,身为边防统军大帅,肆意深入草原结交蒙古王公可是大忌讳,就是徐达李文忠也不敢。
  朱标想了想倒也没说什么,倒是不觉得常遇春会有什么其他想法,他都到了这个地位,指着造反成功还不如指望常洛华早点儿生下儿子来的稳妥。
  朱标无奈的摇摇头,这事儿也就常遇春敢干,同样的条件下徐达就绝不会这么做,这也是个人性格的原因,徐达稳,常遇春莽。
  翻到后面就是常遇春临行前朱标交代疏通北方运河的事情了,阻碍颇多,北方这个时候方方面面都远不如南方了,无论是人口还是其他,强令徭役伤民太甚,朱标也舍不得,毕竟人口才是他最重视的。
  正想着的时候徐允恭常茂走了进来,看样子是喝了不少,不过还知道要见朱标,所以最起码的理智还在,他们行礼后朱标打趣了几句,人都是有感情的,这俩人跟他南来北往的也不容易。
  几句话后徐允恭从怀里掏出了一叠子银票,常茂接过后又从自己怀里掏出同样一叠并在一起走上前放在了朱标面前。
  朱标也没意外,伸手接过后掂了掂笑道:“江南世族果然豪富,舍了那么多田地还能拿出这么多银子。”
  徐允恭躬身说道:“各家都领了不少子弟,给这些银子就是希望等到了京城能多照扶一二,毕竟他们心里还是没有底子。”
  常茂咧着嘴说道:“若是几千两的也就收下了,可这整整十万两的银票太烫手了,还要交给殿下处置吧,左右是我们俩收下的,等回了京城领他们喝几顿认识几个朋友就是了。”
  朱标摇摇头把银票丢了回去说道:“既然是给你们俩的就收着吧,回京后多教教他们,不要一味指着银子开路,丢了东宫的脸面。”
  徐允恭躬身说道:“这银子说是给我们俩的,但都清楚最后定然是要交给殿下过目的,既然殿下不收,那臣就退回去。”
  常茂有些心疼,不过他也清楚他们俩还没到能收十万两的地步,顶了天也就是一人给个一万两,毕竟刚开始就十万两,就不怕把他俩的胃口养大了。
  朱标想了想说道:“求到你们头上了也不好一点不收,一人留一万两吧,剩下的都还给张家家主,跟他说本宫希望借点人手,各行各业的都要,尤其是制作银票的匠人。”
  徐允恭一听就明白了,朱标喝了口茶水说道:“你们跟了我这么久也清楚,本宫不是吹毛求疵的人,俗话说水至清则无鱼,人活在世上总有点人情往来,只不过要清楚自己本事多大,别去管自己管不了的事情。”
  俩人对视一眼就躬身应诺出去了,朱标看着走远的俩人,他倒不担心徐允恭,因为人家是有追求的人,可常茂就不好说了。
  这些银子朱标不是不能收,只不过是他不在意罢了,银子固然是好东西,但是皇太子的权威更重要,两者根本没有相比性。
  这种事说到底还是受贿,不出几天世族内部就会传遍了,若是哪个没脑子打着朱标的旗号犯了事帮还是不帮?到最后帮不帮对朱标的名望都是巨大的打击。
  何况要这个钱干什么,他自身肯定是用不着了,他享受从不用花钱,难不成用受贿来的银子给大臣们发俸禄,这可就是天大的笑话了,要是允许受贿的话,那大臣们往后给皇帝发俸禄都行。
  这些跟收田地要人是两回事,这两个的前提是江南世族都参与了贩卖私盐,在李文忠的逼迫下走投无路,朱标庇护他们是因为种种的原因,最关键的就是为了保持江南地区的发展,大明现在离不开江南的赋税。
  这一顿折腾朱标没有为自己攒下一亩田地,就是因为不想牵扯太多,利益网络的形成就是这一点一滴,如果朱标开了头,往后也就不好制约下面的人了。
  老朱为什么能心安理得杀贪官,就是因为他从不收下面的孝敬,哪怕是在红巾军混的时候,但凡得了金银都是分给其弟兄,绝没有自己领头分赃的,否则如何服众。
  往后除了陈家外,他跟江南世族也就没有多少联系了,其子弟能本事自然好,没本事朱标也不会特意扶持,如此才能公正的对待一切,旁人也说不出别的怪话。
  想成大事绝不可被银子迷了眼睛,若是其他朝代的皇子也就罢了,拉拢官员培植党羽都需要银子,而朱标身为太子无需结党更无需自污,那就更得感念父皇恩德,更应爱惜羽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