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小说《大明第一太子》 > 章节列表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天无二日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朱标站起身后说道:“父皇的仁都给了百姓,儿臣知道的。”
  朱元璋走回椅子上叹道:“百姓可怜可也可恨,他们能成事也能坏事,但是对他们好一点也是应该的,毕竟咱是穷苦出身。”
  朱元璋看着儿子说道:“你在江南做的很好,佃户贫民能得到耕地就可养家糊口,朝廷也就能省下不少力气了。”
  朱标轻声说道:“我大明农耕为本,而世家官绅向来都喜欢兼并土地,若能解决这个问题,国祚必能延绵。”
  朱元璋刚毅的眸子闪烁了几下,不过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探讨,而是说道:“明日朝会后就要开始理政了,标儿,你准备最先做什么?”
  朱元璋喝了口刚送来的补汤接着说道:“是想继续处理凤阳的事,还是想接手中书省总管六部衙门,或是准备操心征伐巴蜀的事情。”
  朱标摇摇头笑道:“凤阳的事情有老二他们就够了,中书省是父皇给胡惟庸的诱饵,巴蜀败亡不过迟早的事儿,儿臣最先要做的就是整理朝廷的官署衙门。”
  朱元璋眉头一挑,倒是有些意外,但对此又很惊喜,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太子临朝自然也是如此,火不旺可就有些不美了。
  朱元璋越想越觉得很好,大明现在的官制大体上承袭元朝,但为了与其有所区别,又增设了不少唐宋才有的官职,这就导致所属的职权有重合冲突的地方,朱元璋本想着过几年后慢慢改,左右有他压着出不了事儿。
  但现在想来也不错,无论是撤销官署还是增设衙门都会涉及到所属官员的任免,到底他们的前途如何就看朱标的意思了。
  朱元璋满意的点点头:“咱允了,不过这事非同小可,标儿你也不可以意气用事。”
  朱标躬身应诺,整合官署可是皇帝才有的权利,其中定然会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这一动基本朝廷上的很多人就无法藏身了。
  有了这个权利,朱标哪怕刚入朝堂也可安插许多东宫所属的官员,占据一些紧要的官职,这也是朱标早就打算好的。
  父子俩足足谈论了近两个时辰,有些东西必须交流好,否则不小心动了朱元璋的暗棋可就不好了,幸好朱标目前也没打算动中书省和大都督府。
  大明的核心力量也都集中在这两部分,其人员基本都是淮西勋贵,算是他们的自留地,若是强动必然伤筋动骨,这事他们父子不希望看到的。
  中书省倒也罢了,左右不过是一帮文臣,而这大都督府节制中外诸军事,权职过重而且太集中了,在当年打天下的时候是很好的,朱元璋亲任元帅统帅诸军,而现在交给别人就不放心了。
  到了晚上朱标回了东宫,念念叨叨的直接进了文华殿,门外的常洛华眼睛一红,她都在宫里都听说了,太子爷在江南相中了一个世家豪门的大小姐,不日就会纳进东宫。
  而屋内的朱标自然还不知道自己太子妃有多委屈,进屋后就开始挥笔泼墨,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子,有些关键的还是记下安心。
  等夜深了才出来,回到承乾宫后没看到自己太子妃等候,一问才知道早就睡下了,朱标也就有点委屈了,都说小别胜新婚,怎么这婆娘一点都不想本宫。
  沐浴之后朱标进了被窝儿伸手戳了戳常洛华嫩如豆腐的脸颊,只见她还是一副睡熟了的模样,怎么都都没有反应,朱标眼睛一眯,两只手伸出去又揉又挤的,可惜人家连眼睛都不睁。
  过了好一会儿,常洛华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被他的手捂熟了,无奈的睁开眼后才发现自己夫君早就睡过去了,这一路奔波他早就累坏了,回宫后还要操心那么多的事。
  常洛华爱怜的伸手也戳了戳朱标的脸颊,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不知何时起眼里就只剩下他了,少年夫妻的恩爱来的总是这么突然。
  第二天一早朱标被叫了起来,往后就要上早朝了,在没有随便睡懒觉的机会了,天还没亮朱标就已经洗漱完毕了,迷迷糊糊的吃着早膳,心中想着往后一定要改一改早朝的制度。
  现在凌晨五点都不到,朱标就得出门了,这还是因为他住在宫里,否则起的还得更早点,难怪明朝后期的皇帝都不爱上朝,这除了老朱谁也受不了啊。
  朱标实在有些没有睡饱,前几日赶路赶的身体颇为疲倦,只好又命暖玉端来凉一些水拍了拍脸,打起精神后去上朝了。
  朱标走到金华门站好,宫门外也才打开,大臣们陆陆续续的走了过来,看见朱标后都赶忙见礼打招呼,尤其是一些昨日没有去迎接太子的官员。
  昨日圣上的旨意着实吓了他们一大跳,虽然知道太子殿下早晚会临朝理政,可绝没想到会这么早,毕竟朱元璋年富力强,而朱标又未及弱冠,实在是太早了些。
  朱标跟汪广洋、徐达、胡惟庸、刘伯温、邓愈等人客套几句,其中当朝左丞相实在是有些让人失望,说话未免太谨小慎微了,莫说是跟李善长的风采气度相比了,就比杨宪都差一截。
  上辅君王,下安黎庶,群臣避道,礼绝百僚是为丞相,朱标从汪广洋身上确实没看到一点出彩的地方,再结合关于他的传闻后就更不满意了。
  朱标面上当然不会表露出来,丞相也是朝廷的脸面,朱标绝不会打自家的脸,真是对其还更为客气一些,就在这时候就任刑部尚书的钱唐不顾拽着他衣袖的宋濂硬生生的走到了朱标面前。
  朱标看着老头儿耿直的面庞有些头痛,这位太倔强了,就连老朱也拿他没有办法,更别说朱标了。
  钱唐甩开宋濂的手规矩的向太子行礼,朱标伸手虚扶道:“钱尚书可有什么见教?”
  钱唐皱着眉头说道:“殿下临朝有些太早了,俗话说天无二日、民无二王,国无二君、家无二尊,若是政出多门,臣等该如何遵照?”
  还不等朱标说话,钱唐就接着开口道:“老臣一会儿上朝自会劝谏,但臣绝不是对殿下不满,国家有幸得此太子,老臣更得多为您着想,还请殿下体谅老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