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小说《大明第一太子》 > 章节列表

第二百七十五章 宫闱琐事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到了朱标这个地步,有没有子嗣就是他最大的问题了,其余皆是小事儿,只要嫡子落地,不仅是东宫臣属,就是朝堂高官也就彻底安心了。
  在这个时代嫡长子的重要性勿用多说,这也就是为何当年朱标出生后,朱元璋会那么高兴,有了子嗣才会有未来,这个时代的人考虑的都是家族的长远利益,而不是一时的兴衰。
  朱标压了这么久就是想着让常洛华在长大一些,年纪太小生孩子总是有风险的,说是一半生一半死也不夸张,朱标还是舍不得自己太子妃。
  可到如今也差不多是时候了,先前还可以说是因为朱标在外北上南下的办公,如今朱标也不会轻易离京了,再生不出孩子那就有问题了。
  只能回去后让常洛华多锻炼一下了,不过想来应该也还好,毕竟常家也算将门,常洛华也没裹脚,整个人也比较爱动,身体颇为健康,至少
  又走了一圈后朱元璋就开始赶人了,朱标也就告退回东宫了,路上还正好碰见了云锦,她也才从坤宁宫出来,俩人一起朝东宫走着,正好朱标问询了一下这段时间后宫的情况。
  毕竟全旭能收到的消息都是朝中的,后宫的事情他可不敢打探,先是许些琐事,后宫永远都是平静不下来的,总会有各种事情,毕竟女人多了是非也就多了。
  不过有马皇后压着倒也没太大的乱子,大点事情就是十皇子朱杞三个月前夭折了,才五个多月的孩子,听说是先天不足,自出生后就一直生病,夭折后朱元璋追封为赵王,也派人按照亲王规格下葬了。
  按理说这么大点儿孩子夭折了,哪怕是皇子一般也就是草草安置了,朱元璋到底是重视子嗣,希望小儿子能依仗亲王规格的葬礼在来世能投个好胎。
  朱标听后也是有些难受,不过到底是没有见过的,也不至于有多伤心,只不过是可惜这个孩子福薄,生为天潢贵胄却早早夭折了,一点儿福都没有享受过。
  还有就是最近有一个李妃颇为受宠,这两个月圣上多半都歇在了那边,朱标闻言倒是有些惊讶,自己父皇可不是轻易动情的人。
  朱标缓了几步问道:“母后那边可曾生气?”
  云锦摇头说道:“娘娘多有赏赐,还让奴婢多看顾一些,莫要让其他人动手脚。”
  朱标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不担心什么这个妃那个嫔的,只是担心自己母后气大伤身,其余的都是小事,区区一个妃子算什么,以色娱人的玩物罢了。
  庭前芍药妖无格,唯有牡丹真国色,只要自己母后稳住,其余皆不过是陪衬罢了,一时的新鲜不足为虑。
  回到东宫后,朱标亲手扶起自己的太子妃,然后拉着她的手走进了屋内,常洛华挣扎了几下就任由他了,一旁的宫女们低眉敛息的跟了上去。
  朱标拉着常洛华坐了下去,刘瑾一看这架势就打了个手势,不一会儿东宫伺候的宫女太监就都来了,品级高的还能进屋跪着,其余的都在外面跪着。
  看人都到齐了朱标肃声开口说道:“本宫离京数月,时常惦记宫内,唯恐你们伺候不周,欺压主母年幼。”
  一群人赶忙磕头说道:“奴婢等不敢有此念头,请殿下明鉴。”
  朱标闻言接着说道:“如此就好,东宫之内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往后亦是如此,刘瑾从内帤拿出银子布匹分发下去,以作嘉奖。”
  说完后就挥退了千恩万谢的众人,只有几个贴身的留了下来,朱标神色软和下来,朝着暖玉和大小双儿说道:爷从江南带来不少好东西,你们去挑吧,喜欢什么就拿什么,算是额外的奖励。”
  几个小丫头也看出自家爷是要跟太子妃说话,就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出去了,常洛华也放松了下来,虽然是夫妻了,但当着众人的面拉手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朱标看着有趣,直接伸手把太子妃抱了起来放在自己腿上,常洛华吓的娇呼了一下,连忙回头看向门口,生怕被奴婢们看见了,自己这个太子妃颜面尽失。
  朱标把脸埋进了她怀里笑道:“放心吧,肯定有人在门口守着,没有命令谁也不敢进来。”
  常洛华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就感觉很开心,刚才朱标敲打那些人就是为了给她撑腰,毕竟成婚后太子总主动的往外跑,难免有些风言风语。
  朱标抚着她的脊背说道:“以后再有乱传话的一概严惩,入宫了不立威怎么行,要不爷让刘瑾配合你,太子贴身太监应该够格了吧。”
  常洛华也慢慢的伸手抱住了自己的夫君说道:“母后不立威也没人敢说什么。”
  朱标闻言笑道:“那可多亏母后生了我,要不你也给我生一个这么优秀的儿子,爷什么都允你。”
  常洛华倒是想说我自己一个人怎么生,可多年的规矩还是让她不好意思说出这般话,她当然想生了,子凭母贵,母凭子贵,母子俩才是天然的同盟。
  朱标慢慢向上啃去,嘴里还轻声说道:“父皇母后可催的紧,你可要努力了。”
  ………………………
  第二天早上,朱标感觉自己也就睡了两个时辰的样子,这想生孩子果然太累了,迷迷糊糊的起床,洗了把脸才精神起来。
  穿上朝服就动身去奉天殿了,朝会上朱标依旧是静静的听着,汪广洋和胡惟庸都主动上奏希望太子能接管中书省,在被朱元璋拒绝后,退而求其次的上奏希望太子执掌六部或者其中几个。
  朱标都婉言拒绝了,言说自己还需多学习一下,这下众朝臣都安心了,觉得殿下就是来观政的罢了。
  朱标倒是不急,关于整顿官属衙门职权的策划他还没整理好,事关朝廷的运转非同小可,朱标必须好好规划一下,否则出了乱子影响太大。
  而且在凤阳的那批人也快回来了,他们才是朱标的嫡系,他们没来朱标就没有可靠的人手,安插职位也不好做,否则接管哪个部门都无法按照他的意愿运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