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小说《大明第一太子》 > 章节列表

第二百七十四章 雄才大略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看自己三个儿子哭成这样朱元璋心里也有点儿难受了,觉得是不是自己这些年确实有点太过忽视他们了,不过老朱到底是意志坚定的,儿子们都这个年纪在想那些也晚了。
  何况朱元璋并不后悔,再来一次也是这样,唯有立住长子压住其余儿子们的心思,这样才是保存朱家江山的最好办法,否则皇子内斗国将不国。
  朱元璋拍了拍老二的肩膀说道:“少哭哭啼啼跟个娘们似的,领弟弟们去拜见你们母后,你们母妃应该也在那里等着,下去吧。”
  朱樉也缓了口气躬身应诺,然后又朝着父兄一躬身领着两个弟弟退了下去,朱标送了几步,等会后看着自己父皇说道:“都有长进了,往后也能帮上儿臣的忙。”
  朱元璋欣慰的看向自己的心头肉,说到底其余儿子也是他的骨血,纵是没有像对长子那么疼爱,但也希望他们的一世富贵,如今朱标明确的表示会照顾兄弟们,这自然让他老怀大慰。
  朱标其实就是投桃报李,他自幼就受到了让所有人的嫉妒的宠爱,从没有受过什么挫折,弟弟们有点小想法但也都对他恭恭敬敬的,这样的生活能让他有多少戾气。
  何况他也是亲眼看着弟弟们长大的,没道理不疼爱一些,总不能占尽好处,还接着对小可怜们下死手,那样也太不是人了,只要不触及底线,朱标就会让这几个弟弟富贵的度过一生。
  出了大殿的三兄弟接过宫女递过来的手帕摸了把脸,互相对视一眼都有些不好意思,三人回京路上没少吹牛打屁,没想到刚入宫就破功了。
  朱樉咳嗽一声:“走吧,去坤宁宫拜见母后。”
  其余俩人也是一本正经的,瞬间就恢复成了天潢贵胄的皇子殿下,只是他们还不知道坤宁宫那边一群妃嫔们已经乐的眼泪都出来了。
  马皇后挥退朱标派来的小太监,然后对着下手处掩帕哭泣俩位妃嫔说道:“老二老三老四都出息了,连他们父皇都夸好,你们还哭什么,好了,孩子们等会儿都来了,一场喜事别坏了气氛。”
  朱樉和朱棡的亲娘李妃哭着说道:“都是托了皇太子殿下的福,若不是太子领着他们,就凭他们那顽劣的性子,哪里还能有今天,臣妾给娘娘叩头了。”
  朱棣的母妃也是个性子清冷的,也没多其他的,跟着李妃拜了下去说道:“臣妾也是同样。”
  马皇后亲手扶起她们:“他们是兄弟,相互扶持是应该的,标儿也没少同我说弟弟们帮了他大忙,否则他哪里抽得出身巡视沿海边防。”
  其余的妃嫔也都劝了起来,不过她们心中就有些发酸了,没儿子的羡慕,有儿子的也羡慕,太子有长兄的气度自然是好事,可他们的孩子太小,都没有多少机会亲近,更别说一起出去办公了,这错过了往后哪有什么机会了。”
  不一会儿朱家三兄弟就昂首阔步的走了进来,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哭的流鼻涕泡的消息已经被自己大哥特意传过来了,进屋后自然一通热闹。
  而前庭宫殿内朱元璋看了看礼部送来的的奏报,他们的人已经在常德府迎到了前元摄帝师喃加巴藏卜以及六十多人随同的高僧,现在正在走水路向京城赶来。
  朱元璋随口问道:“这你是打算怎么处理?”
  朱标笑道:“多封众建,尚用僧徒。”
  朱元璋是什么人,一听这话就知道朱标没安好心,若是真依照这个政策行使下去,那乌思藏(西藏)那边可就要打出狗脑子了。”
  朱元璋想了想说道:“那边到底是有了帕竹政权,恐怕他不会接受。”
  朱标笑道:“儿臣观其行政手段,感觉此人偏保守,远不如其叔绛曲坚赞,逢乱世却不想着用重典,反而指望外力,这样的人恐怕是没有那个魄力对抗大明的意志了。”
  朱元璋摇头说道:“光凭这点儿就妄下结论可不好,你怎知人家不是在隐忍,等着一鸣惊人。”
  朱标笑道:“大势在我,成则胜矣,败无可败,不过释迦坚赞若真是雄才大略之辈,那就确实容不得他了,等想办法除掉。”
  朱元璋点点头,他是不在乎乌思藏那个地方的,只要他们老老实实的就好,毕竟那里太过高寒了,管理也极为不便,打下来能做什么用。
  元朝地域够大了吧,最后还不是都丢了,有那个功夫还不如管理好现有的疆域,那才是实际的,朱元璋拿出一摞子奏章递给朱标让他观看。
  这段时间朱标忙着处理乌思藏和官署衙门整合的事情,而他则是忙着跟中书省商讨国策,每天大大小小的都开了不知道多少个。
  朱标到也听过风声,不过那时心思不在也就没多关注,大略翻阅了一遍后朱标不禁连连点头,不愧是一群最聪明的人想出来的,每条政策都对当下的时局就极大的好处。
  第一条就是关于盐的问题,自春秋时期齐国管仲提出的“官山海”政策后,历代王朝基本都实行盐铁官营专卖,特别是盐,一直是历代封建政府牢牢掌握的最重要的专卖商品,其收入是历代政府的重要财源。
  而大明现在要实施新政,将千年之久的国家食盐专卖制度网开一面,允许民间商人向边关输送粮食换取食盐经销的许可证“盐引”,往后朝廷更会让利于民,老百姓都可以吃到便宜的盐,同时解决了民间贩卖私盐的问题。
  朱标笑着说道:“历代皇帝都恨不得把盐牢牢抓在手里,唯有父皇这样爱民如子的才会放手,真是让利于民。”
  朱元璋轻轻的笑了一下,默默的想了一会儿说道:“盐是好东西,咱小时候就想着啥时候能顿顿吃上有盐有油的饭菜,可惜家里穷,莫说官盐就连私盐每个月也就能买得起一点点儿……。”
  朱标沉默了一会儿也没多说,自己父皇无需任何人安慰,没什么能打倒他,更别说只是以前的那些事儿了。
  世上就是会有这种拿挫折当补品的人物,在死亡之前他只会不断的变强,仿佛没有上限一般,开国四载了,自己父皇的变化朱标看在眼里,治国手段越来越高深莫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