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小说《任务在身请求组队》 >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一章:抢人(3)

作品:《任务在身请求组队

  楼下战况热火朝天,从天黑打到了天亮,又从天亮打到了天黑。
  城里本来就来了很多拍卖铧岐兽的能人异士,这般大的响动早就惊动了他们,有些想着赶来帮一下鎏金,让鎏金欠一份人情,有的想着等两败俱伤时,坐享渔翁之利,但都在赶来之后打消了念头。
  开玩笑两个上千年的修仙门派,一个家底雄厚的鎏金,帮那一边都不讨好,也别想着什么渔翁之利了,看这不死不休的战况,还是保护一下城里的百姓吧。
  于是熟睡的百姓根本不知道城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只是梦里颠得慌,且这个觉怎么也睡不醒一样。
  阁楼小院像没有受到一丝影响一样,院里微风习习,带动植物微微浮动,精致的人儿坐在一个法阵里一动不动,怀里抱着一只可爱至极的小动物。
  颜盏现在已经是练气九级了,阵里的雷元素已经少了一大半,多亏了铧岐兽吃了很多,不然出窍期的雷,哪怕她是雷灵根也是要凉透在这里。
  铧岐兽吃了雷元素之后能补给自身,不然按照颜盏这无底洞一样的吸食它的风元素,它估计也要凉透在这里。
  颜盏没有再晋级,而是在稳固修为,也不知道在这个阵里面坐了多久了,铧岐兽就这么扒在她的怀里睡着,时不时的伸出舌头舔一下颜盏的手,但十有八九都是被电得全身一哆嗦,可是没有多久又忍不住再一次伸出舌头来舔,如此反复,仿佛也习惯被电了一样。
  日上三更!
  露尚泽:“呼·······不·······不········不打了,这样没完没了的,啥时候是个尽头。”
  孟治新:“哈········这·····这简直比我师父训练我那会儿还要糟心。”
  楚向海:“老子还能打,再来!”
  九渊真人:“哼!你们鎏金不过如此。”
  观海峰大师兄:“小十二你咋啦,你别抱着那人咬啊,你快松开。”
  观海峰十二师兄:“咬死你!还我阿姐。”
  观海峰六师兄:“二师兄,你树杈子缠错人了,快放开我,我要被砍死了。”
  观海峰二师兄:“六师弟你在哪里,人太多了我看不见!”
  琅玉:“屈应戎你个鳖孙关键时刻不在店里,等回头第一个收拾你!”
  濮阳拓:“北令快把我背上这个咬我的孙子打下来,影响我发挥。”
  北令:“你他娘的在哪个角落湾里,啥事都叫我,我很闲?”
  如令:“你居然扒我裤子,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这就是你们修仙门派的素质?”
  观海峰五师兄:“我·······我······我干的?”
  开阵保护城里百姓的众人:“你们啥时候打完,我们要撑不住了!!!!”
  颜盏终于从阵里出来了。
  “噗······”一口老血吐了起码三丈远,扒地上缓了半天,还是被铧岐兽舔醒来的。
  看着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又看看怀里的铧岐兽,满脸问号,这咋回事,这个点了如令怎么没有上来,也没有看到琅玉,关键要拍卖的铧岐在自己怀里,楼下感觉异常热闹,现在就开业了?
  撑起软绵绵的身体去房间洗了个没有汤药的舒服澡,把身上排出来的脏东西都洗干净了,但是越洗越觉得楼下不像是开业啊,怎么更像是在打架?
  捞出在仰泳的铧岐兽,随便套了件衣服就往楼下赶,好在禁制已经没有了,颜盏下来的很顺利。
  可是!
  “你们在干什么!”颜盏傻了。
  打斗的众人像是按了暂停键一样,看着她,同样傻了。
  女子刚刚沐浴过的头发还在滴水,不知是不是升级之后的反应,小脸粉嫩精致,朱唇轻起,衣服像是穿得很急,衣领半开,看得人脸红,与打了一天两夜的众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琅玉。
  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件外套把颜盏包得严严实实的:“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这里的事情我可以处理的,你要不要先回楼上好好休息一下。”
  一边说还一边去查看颜盏的身体情况。
  发现她一下子升了四级,气得肝都是颤抖的,回头恶狠狠的盯着九渊真人,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了。
  颜盏立马感觉到了她的情绪,下意识的就摸着她的头顺毛:“两两我没事,真的。我这身子奇怪的很,总喜欢一下子进几级的,我都习惯了,估计以后筑基了会好很多的。你们·······你们怎么打起来了。”应该不是因为她吧,打成这样她觉得自己脸还没有这么大。
  楚向海,松开手里的北令就要去看颜盏,被北令挡住了,吴俊昊在看到颜盏的那一瞬间,终于体力不支,松开了濮阳拓,而濮阳拓本可以一剑结果了他的,但一直听对方叫颜盏阿姐,也就没有对他下杀手了。
  楚向海:“乖徒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颜盏:“师父,我感觉我还行,您怎么样了,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开阵保护百姓的众人终于见战况停歇了,各个精疲力尽的,只想快点爬回客栈好好睡一觉,完全没有一点想寒暄的心思。撤了阵法就回客栈了。
  鎏金现在已经是千疮百孔,要不是几个顶梁柱是特殊材料做的,现在估计已经倒了,大家就坐在一片废墟里大眼瞪小眼。
  知道事情原委的颜盏,真的是恨不得咬死九渊真人,但是不能表现出来,不然这事根本不好收场。
  “咳咳······那个,我现在也没事了,还因祸得福进了四级······”
  观海峰众人:“什么?四级?完了完了,这次沅空真人要发疯了。”
  九渊真人:“还能这样晋级的?”一副在认真思考这事能不能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根本没有理会大家一副要吃了他的表情。
  “不准走!”琅玉突然站起来没头没尾的吼了这么一句,双眼赤红的死死盯着颜盏。
  颜盏抬头一脸懵逼看着她,不是,老妈当初是在什么情况下离开的琅玉啊,为什么对方这么大的反应。
  眼睛的余光瞄到千疮百孔的鎏金,眼珠子一转,拉着琅玉的手说道:“两两,你看咱这鎏金现在变成了这样,总不能做亏本买卖是不是,我在家中坐,雷从天上来,总不能不找对方算账是不是。”
  大家齐刷刷的看着九渊真人,对方坐在自己拿出来的茶几边上悠闲的喝着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颜盏接着说道:“我呢拜师在了嫡仙派楚峰主的门下,总不能学业未成就在家啥事不干吧。”
  琅玉立马反驳:“他一个木系灵根的能教你一个风雷灵根的?在家怎么了,在家学得还多点。”
  楚向海气结。
  大师兄连忙顺气。
  颜盏继续努力:“我的意思是这样的,咱们这鎏金烂成这样,总不能让上门搞破坏的随便打发了,咱们重新建一个鎏金,搬去嫡仙城也可以呢,就搬到嫡仙城外与开阳和瑶光三城交界处也可以。
  这费用呢就分三份,一份呢我们鎏金自己出,一份呢嫡仙派和灵瑶派出,一份呢九渊真人出,你看怎么样。”
  众人心里咯噔!这鎏金重建得要多少钱,而且要离开瑶光城,这可是瑶光城的摇钱树啊,养活了多少产业。孟治新第一个不干。
  “凭什么,我们是来救你的,还要我们出钱?”
  濮阳拓站起来冷哼道:“那就出命!”
  虽然鎏金一直说要杀人要杀人什么的,但是在知道颜盏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大家还是都有手下留情,只是在对付九渊真人的时候就异常的凶残。
  颜盏立马站出来劝架:“大家冷静大家冷静,我是这么算的,假如重建要花一百个上品灵石,嫡仙派和灵瑶派各出一个,合起来两个,我们鎏金也出两个,剩下的九十四个九渊真人出。我是这样分的三份。”
  大家一听乐了,掩盖不住幸灾乐祸的想笑,但是要忍住。
  “凭什么。”手上虽然存了一点钱,但是不够这么挥霍的九渊大人终于开口了。
  这次颜盏没有抢到话语权,而是琅玉说的。
  “就凭你打不过我们鎏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