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小说《任务在身请求组队》 > 章节列表

第八十九章:过往

作品:《任务在身请求组队

  “看起来好像还没有觉醒,不过看样子应该受得伤很严重,连没有觉醒的血脉都开始出来修补身体了。”
  阎会仔细看了许久才做出判断。
  “修仙世家的话,我记得在垣青好像只有夏家和戎家两家,其他都是别的大陆的,可是也没有听说过什么灯家啊?你听说过吗?”池临不解的问阎会。
  阎会想了几瞬,摇了摇头:“我比你还先来这秘境几百年,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也有可能是隐姓埋名了,也有可能是私生子,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那种。不然你有见过那些世家里的人会放任这么好的灵根,让她错过最佳修炼时机?”
  “也对,哎,想来又是一个身世成谜的。这事咱还是别和她师父说,青寒那小子对沧源的颜家和紫灵的梦家有杀师之仇,虽然我们都不是很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我看他小小年纪就已经出窍期来说,一定是要报仇雪恨的。”
  阎会听池临这么一说,眉头一挑,说道:“那小子看起来动不动就要踹人的样子,居然还有这样的故事,这么能忍?我还以为就他那对徒弟这么护犊子的性子,别人杀了他师父他不早就砍上门去了?”
  池临一耸肩,表示他也不是很明白这青寒到底什么性格。
  “不过如今看来,这灯丫头不用我们强行叫醒了,按照她血脉自我修复的能力,等醒过来应该身体要好很多了,你还不如趁现在去备点课,等她醒来,课程节奏就要快很多了。”
  一听阎会这样说,池临觉得很有道理,连忙拜托对方照顾一下颜盏,转身回府备课去了。
  落叶地的青寒,不骄不躁的走了十五天,气定神闲,每天脑袋里面唯一的念想就是前方。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的这份坚定打动了还是怎么,在进入夜晚之前,他居然看到了落叶地的边界。
  但他担心再一次发生绿洲那样的事情,所以,哪怕是看到了边界,他也只是微微的高兴了几瞬,又开始慢慢的向前迈这步伐。
  那看起来只有一两公里的距离,在黑夜下,伸手不见五指,他以为很快就能踩到地表,可是脚下一直都是落叶的质感,他走了两个时辰之后就停了下来,照旧的打坐调息,虽然不能恢复什么灵力,也胜在可以恢复体力。
  天亮的时候,他依旧是缓缓打理一下坐皱的衣服,抬头看去,落叶的边界连着这一片水域,好在昨晚没有冒然前行,白天的落叶地走起来没有晚上那么的漫长,在下午一两点左右成功的结束了落叶地的旅程。
  这次的地表带着浓郁的水灵力,对于恢复疲劳很有作用,只不过看着前方似乎只有四五百米距离的湖面,他觉得自己应该先吸收点灵力,转换成自己需要的雷灵力,不然等下这水里面出来一群什么庞然大物,他可不想是因为自己灵力不足而败北在这里。
  灵力的转换异常的缓慢,哪怕他已经是出窍期的修为,在这个毫无雷灵气的秘境里,简直寸步难行。
  他已经不知道把自己的丹田填满他花了多少时日了,还是醒来掐指一算才发现已经过去一月有余。得亏这个地方考验的是心境,要是来几波凶猛的灵兽什么的,他估计已经和阎会他们一样是灵魂体状态了。
  来秘境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感到体内灵力充沛,他也更加的期待接下来会遇到什么。
  于是自信的踏上了那看起来危机四伏的湖面。
  一脚踏上,实实的踩在了湖面上,哪怕他自己没有用灵力御风,都是踩不下去的。
  难道是他想错了?这湖也是考脚程?
  很快他就知道自己天真了。
  当他离岸边十来米远的时候,落叶地一下子就消失了,身前是离岸边四五百米远的湖面,对岸看起来像是正常的树林,而身后是一望无际的水域,仿佛他这一路都是踏水而来一般。
  可这些还没有完,脚下的湖面开始出现他所经历的一切。
  “不要!我慕家一直是清正之家,为何你们要如此赶尽杀绝,连我那只有七岁的小儿都不能放过吗?”
  这是母亲!这是家里遇难的那天!
  慕家,这个已经在他的脑海里消失了几百年的族姓,却被这湖面唤醒。
  湖面火光通天,他的脚下放演着七岁家里出事的每一幕,他亲眼所见的每一幕。
  那时候,他家刚回本族,他也刚刚测完灵根,雷灵根,成为慕家最强的灵根,他到现在都记得,爷爷得知他的灵根时多么的激动,嘴里不停的念着慕家有望了,慕家有望了。
  父亲和母亲亦是开心的落泪。
  可是谁又能想到,二叔的喜赌,把慕家直接送上了断头台!
  “清正!慕夫人,我想您是没有搞清楚慕家如今的局势,听说你们是刚回慕家的老七,可惜了,怪就只能怪你们回来的太不是时候了,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你们慕家的二少爷,欠了灵石灵宝不说,还赌红了眼,杀起了人来。”
  来人说得大义凛然,完全不知道自己也在做着杀人偿命之事。
  此刻的青寒被藏得很好,父亲点了他的哑穴,以为这一切都不会被他看到,可却没想到发生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深深的刻在他的心里。
  那刀是如何刺入父亲的胸膛,母亲是如何自缢在父亲身边的,一幕幕都像是烙铁一样烙印在了他的心里。
  他在哪狭小的缝里活了三天,口子是他自己一点一点的抠开的,出去之后,他太饿了,直接昏倒在了父母的尸首旁边。
  醒来之后他就在乞丐堆里,不知道是谁把他送过去的,当时的垣州那些人还在奋力的排查他们慕家的人,他不能出去送死,所以这一呆就是四年,他做了四年的乞丐,才遇见了他的师父。
  很多年之后,他筑基期参加门派的交流大会,遇到了无尽欲念,他才想明白,不是二叔好赌杀了人,而是那些人需要一个由头来铲除他们慕家,他们需要得到慕家的守护灵。
  可惜了,那守护灵不单单他们没有得到,就连他这个慕家独苗也从来没有感应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