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小说《任务在身请求组队》 > 章节列表

第九十五章:秘境灵脉

作品:《任务在身请求组队

  青寒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下意识的就往竹林方向看去,回头才发现自己是蒙着眼睛的,非但什么也没有看到,还把好不容易找到的那股灵力跟丢了。
  无奈只能重新去找,可这短短半天的时间,他发现身上缠绕的灵力越来越多,竹林方向的灵力已经只有九股了。
  这是怎么回事?灵力在加速缠绕他,而山上的灵力却还是七股,没有变动。
  青寒再一次的犹豫,他觉得这些灵力虽然非常的亲和,但他也感觉到竹林那边的灵力在迅速的消失,仔细观察身上的灵力,其中蕴含的力量是非常雄厚的,仿佛······仿佛······
  是这个秘境的根本?
  “不!”
  像是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青寒开始要往回赶,可他身上的灵力却已然不允许他做这样半途而废的举动。
  哪怕他用出了七八成的功力也无法往竹林方向挪动半分。
  “放开我,那什么宝物我不要了,让我回去······寒烟!”
  命剑应声而出,要去斩断缠在他身上的灵力,但是刚斩一剑,这秘境就开始出现剧烈的颠簸。
  御剑飞行的颜盏直接被震的掉落下去,好在阎会和池临及时的接住她,才没有让她掉水里。
  而之前一直住着很多人的镇上,也因为这一波动,那里的人时隐时现,每个人脸上都呈现出不一样的痛苦。
  颜盏一稳住身形,就迫不及待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阎会眉头紧皱,开始掐算起来,不出三息,就见他惊道:“不好,青崽子疯了,他居然在斩断秘境的灵脉。”
  池临一听傻了:“你说什么?他要斩断秘境灵脉让秘境消失?那他费那么多功夫跑这么远做什么?直接抽出他的命剑,来一招雷霆万钧,这秘境不就直接消失!”
  阎会摇头:“先不要在这里胡乱猜测,我们还是快快前往秘境阵眼才是最主要的。丫头,接下来我们可要飞快一点了,不然掉下去,估计会没命的。”
  “为······为······为什么啊?这下面难道不是水吗?”颜盏咽了一口口水。
  阎会向湖面拍出一掌,没有击起一丝水花不说,拍出去的灵力还被吸收掉了。
  “怎么会这样。”颜盏这下是真的有点脚发软,身后已经看不到湖岸,身前更是一望无际,连个小岛都没有,丹田里又只有微弱的灵力支撑着,身边虽然有两位大佬,但架不住人家是灵体状态啊。
  左边的池临语气也没有了往日的欢脱:“不好,这湖因为没有秘境灵力支撑,在吸食周围的灵力。”
  “这湖还成精了不成?”颜盏弱弱的问道。
  “并不是,只不过是维持它运转的灵力不足,它就会越来越小,但本身设计的时候就很广阔,所以它就会吸食四周的灵力,直到变回原来的大小。”
  阎会一边托着颜盏的轻巧剑,带着她飞快的往前飞,一边还给她科普。
  想到刚刚阎会那充满能量的一掌都被吸食的无影无踪,颜盏觉得自己要是掉进去,瞬间就会灰飞烟灭吧。
  这九渊真人到底在搞什么?这哪是寻宝啊,这分明就是在要人命!
  刚砍完一剑,发现灵力连一丝缺口都没有出现,反而让这个秘境差点消失,让青寒不敢再来一剑。
  此刻寒烟已经化为人形去扯青寒身上缠绕的灵力,但任凭她怎么用力,那些灵力就是纹丝不动,依旧非常有规律的运作着。
  “主人,怎么办,这些,到底是什么啊?”
  青寒已经取下蒙着眼睛的布,眼睛死死盯着竹林方向,很是着急:“寒烟,我大概猜到奖励是什么了,但我不能拿。”
  “什么?”忙着给他扯灵力的寒烟,被这个有便宜居然不占的主子给愣住了,她听到这话第一反应是,他主子短短几天就被人夺舍了?
  接收到自己命剑想法的青寒,要不是现在情况紧急,他真的想和自己的命剑一刀两断。
  感受到主人杀剑的眼神,寒烟默默的底下了头。
  “这灵力,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这个秘境的灵脉,如果我走完全程,想必奖励就是继承这方秘境。”
  还不等青寒说完,寒烟又是惊讶的抬头看着他:“这么大的好事,主人您为什么要放弃啊,这可是广埕秘境啊,这里有山有水,还有小镇,还有池前辈和阎前辈,您要是收了这个秘境,不等于您就有这么大的随身空间了?”
  青寒抬手就在她脑袋重拳出击:“你看看现在的局势,如果秘境里面只有池临和阎会,那还好说,关键秘境里还有那个丫头,她现在根基不稳,经脉破损,怎么可能抵抗得了秘境易主时的灵力波动。”
  这下可把寒烟吓到了:“那······那怎么办,这秘境咱不能要啊,会出人命的,走开,你们这些灵脉走开,我家主人不想继承这个破秘境,听到没有。”
  “没用的,眼下只能通知他们快点往东南这边赶过来了,希望她在我身边,受到的冲击会小一些。”
  说完就召出水光镜开始结印,明明几个月前脑子里怎么也勾勒不出的人,此刻只要一瞬间就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不敢有一丝分神的颜盏,完全没有感觉到水光镜的波动,急得青寒汗都出来了,不自觉的会去想,刚刚他要斩断灵脉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波及到了对方。
  眼下只能强制连接了。
  于是专心御剑的颜盏,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水光镜差点吓得摔个灰飞烟灭。
  还没有来得及骂人就见镜内的人开口说话:“徒儿你在哪里。”
  讲真,颜盏有被这情感饱满的徒儿二字惊得一身鸡皮疙瘩,要不是他的声音和自家师父的差别太大,她刚刚有那么一瞬间还以为是自家师父打过来的呢。
  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一边的池临抢了去
  “我说青小子,你到底在搞什么,你要是把阵眼给毁了,我们都要陪葬,你不在乎我和老阎,难道你自己的徒弟也不在乎了?”
  青寒现在没有功夫和他拌嘴,只得简单明了的告示他们他现在的处境。
  “你的意思是,现在你要继承这方秘境?要我们快点赶到你那去?”阎会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
  “对!只是不知道你们要不要像我一样走那么多路。”
  “没有。”颜盏摇头:“我们一来就是湖面,已经飞了快两个时辰了,还没有看到尽头。想来是你破坏了灵脉走势,所以减少了很多环节。”
  青寒一听他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瞬间放心不少,又想到吸收灵脉走势会让他们的行程减少,决定再一次启程,于是和他们商量一下之后就切断了水光镜。
  颜盏他们也更加奋力的赶往青寒那边,没办法,现在是掉下去必死无疑,慢一分必死无疑。
  要不是旁边有两位大佬兜着她,她觉得自己分分钟就要被九渊真人玩死在这个秘境里面。只要她能活着从这里出去,以后一定有多远就离他多远,最好一辈子都不打照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