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小说《任务在身请求组队》 >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一章:苏醒

作品:《任务在身请求组队

  青寒就坐在颜盏下方一两步的地方打坐,虽然改造这方秘境让他损耗很多,但是却让体内的灵脉之力更加得心应手,仿佛天生就存在于他的体内。
  运转了十二个周天之后,正考虑要不要再来十二个周天的时候。
  “轰隆!”
  被天罡包裹着的颜盏狠狠砸在了他的左前方,溅起的飞沙走石劈头盖脸的就全往他身上浇。
  青寒的身体明显有那么一丝细微的颤抖,缓缓的睁开双眼,心里想着好在没有进行下一个周天的运转,不然分分钟被这个小妮子吓的走火入魔不可。
  也不知道是她报复还是怎么,哪有砸下来石头全往他身上飞的道理。
  可又想到是自己把她弄成这样的,只能站起来,优雅的拍掉那些砂石,头发上的拍不干净,只能用清洁术来整理。
  全部整理干净之后,才渡步到颜盏面前,天罡已经收回到了她的体内,不过全身都是杂质,都看不清人长什么样子了,无奈只能动手给她来了几个清洁术。
  清洁干净之后,发现颜盏脸色终于有了一丝红润,没有五个月前那么的吓人了,这颗心也算放回到肚子里,并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可是折腾半天发现人居然还没有醒过来,上下检查也没有发现哪里不妥,总······总不能把人一直留在坑里面吧。
  青寒摸了摸鼻子,左右看了看有没有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像做贼,一想到要抱颜盏,就说不上来的紧张。
  踌躇了半刻,终是下定决心,蹲下来,缓缓的将颜盏扶着坐起来。
  青寒还没有来得及抱她,颜盏就像个没有骨头的人一样,软软地倒在了他怀里。
  微弱的呼吸打在青寒的脖间,他瞬间就定在那里不动了,一只手保持扶颜盏的背,一只手保持着伸向颜盏膝盖下的姿势,就这么不动了。
  耳根伴随着颜盏的呼吸,越来越红,连带着他自己的呼吸也越来越急,眼睛根本就不敢看颜盏,胡乱的不知道要瞟哪里,可是那扶着背的手,像是自己有想法一样,从扶背变成了搂着她的腰,让其更加的往自己怀里靠。
  关键青寒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还是定期来检查颜盏情况的池临说出来的。
  池临一到湖面就没有看到半空中的颜盏,以为她醒过来了,开心的不行,飞快的往这边赶,没想到看到的却是青寒死死地搂着颜盏,呼吸还异常急促。
  瞬间以为是这丫头没有挺过去,一个飞扑就冲到了颜盏他们面前。
  “乖徒儿,你别吓为师,为师就你这么一个徒弟啊。”
  要不是池临扑过来,青寒还没有感觉到有人靠近,突然出现一个人,吓得他差点没有把颜盏丢出去,以掩盖内心的慌乱。
  只得红着脸尴尬的咳嗽两声道:“池前辈,她没事。”
  池临听他说完,才回过神来,看到这丫头呼吸顺畅,脸色虽然说不上红润,但也比五个月前要好太多了。
  很不解的问道:“她没事你抱她这么紧干什么,我刚刚隔远看着,还以为是她怎么了,你就像要承受不住随时爆发一样。”
  青寒听后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埋了,他怎么可能去搂······
  低头看着已经死死扣住颜盏腰的手,瞬间气血直冲大脑。
  这不可能,不是他干的,他······他怎么就······就搂上人女孩子的腰了呢?
  看了看手又看了看池临,半天才说道:“我······我就是想抱她去先前住的地方,还没有来得及,你就过来了。”
  可惜池临生前只知道修炼,陨后又只想着要个徒弟,所以听青寒这么说居然真的信了,二话不说就站起来:
  “那走吧,回去要老阎给她看看,是不是好全了。”
  池临在这,反倒是给了青寒一个抱颜盏的理由一样,他这次没有扭捏,利索的将人抱起来往竹林外走。
  竹林外依旧是湖面,不过没有继承前那么的广阔了,而且湖面过去也没有什么旱地、绿洲。
  因为池临和阎会觉得这样来看颜盏一次太麻烦了,尤其是那个旱地,他们这灵体状态的人在上面,分分钟要被烤得灰飞烟灭。
  所以青寒就把这个设定改了,改成没有继承人的时候就出现,有继承人的时候就消失。
  于是没过多久池临和青寒就抱着颜盏回到曾经住的山坡上。
  现在的山坡要比以前热闹多了,其他五位也在这附近开了洞府,一上山就能看到司伯明在和阎会下棋,齐峻在树上打盹,沅溪和苓芷不知道去哪里了,简诚安在不远处练剑。
  看到他们抱着颜盏回来,面露喜色,以为人已经醒过来。
  阎会站起来迎上去问道:“醒来了?”
  青寒和池临摇头:“老阎,你快给她看看,怎么天罡也收回去了,身上也没有血脉之力在运作了,可这人就是不醒来。”
  阎会立马将手抵在颜盏的额间,缓缓输入灵力仔细的检查起来。
  半晌才将手放下。
  青寒着急地问道:“怎么样。”
  阎会笑了笑说道:“没事,因祸得福了,她现在全身经脉全部恢复如初了不说,还要比原先扩充了三倍不止,尤其是这个韧性,怕是吸收个金丹期的灵力都不会被撑破。”
  池临傻了:“老阎你没有骗我吧。”
  阎会摇头。
  一旁的司伯明他们三人听后无不震惊,这是什么变态级别的人物,一个练气期能储存一个金丹期的灵力,这不就说明她要是灵力充沛的话,打同等级的人,耗都能把别人耗死?
  可青寒只想知道为什么还不醒:“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不醒来。”
  阎会给了青寒一栗子:“你也不看看这娃娃几个月没有进食了,本来前面就有两三个月没有吃东西,好不容易醒过来,又遇到你继承秘境这事,只能匆匆吃几口,还得亏我们在竹林那边等你的时候,因为不知道要等你多久,她吃了两三颗辟谷丹,不然你以为你现在看得到人?”
  青寒一听原来是太饿了,所以才没有醒来,也不恼阎会给他的一栗子,于是道完谢之后,就抱着颜盏往她开辟的洞府走去。
  进屋之后,家里干干净净的,一看就知道有人经常打扫,将人轻轻的放到床上之后,开始缓缓的给颜盏输入灵力。
  经脉果真如阎会所说的那样坚韧而宽阔,灵力游走一圈之后进入到丹田,渐渐的颜盏的脸上越来越好,很快就有了苏醒的迹象。
  青寒也适时的收回了灵力,坐在床边等她醒来。
  屋外的人也陆陆续续的进来。
  没过多久,颜盏的手微微的动了一下,接着是睫毛轻颤,几个呼吸之后,终于睁开了双眼。
  这一觉她除了偶尔感觉有一些冷之外,就只有那骨头里酥麻绵疼之感,让她总是提不起精神,恨不得睡到天荒地老。
  而且她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好像是一只龙和一只狐狸的梦,但又觉得很匪夷所思,太不真实,以至于什么也不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