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小说《大唐坑王》 > 章节列表

第六百四十九章 走镖归来

作品:《大唐坑王

  “玄都观!”无意识走到观前,江小桐看着观门前的三个大字,不由微微一笑。
  卢小闲什么事都不会瞒着江小桐,江小桐自然知道观里有一位冯曼。思忖片刻,江小桐抬脚走进了观里。
  冯曼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角似乎有了一丝细纹,也是,这些年来她的日子很苦,没有皱纹哪行。
  除了自己的弟弟,就是卢小闲了,这两个男人是她现在全部的念想。冯曼很知足,她不想占有任何一个人,只要能远远看着他们,这就够了。
  经过了那么多事,走了那么多路,遇见过那么多人,能到今天已经相当不易了。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打开门,冯曼望着陌生的江小桐,眼中满是疑惑。
  “我叫江小桐,是小闲的朋友!”
  听到那个让她心悸的名字,在看看面前的美貌女子,冯曼没来由的心中一酸,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冯曼尽可能的让自己心情平复些,微笑道:“江小姐,快快请坐!”
  为江小桐奉上茶后,冯曼静静坐在她的对面。
  “听小闲说,冯小姐是他初恋的爱人?”江小桐笑着问道。
  “初恋的爱人?”冯曼没想到江小桐竟然如此直接,稍一愣神之下,目光有些飘忽,“他这么说的,那应该算是吧!”
  “所以说,在他心目中,你是无可替代的!”
  “在没有遇到真爱之前,或许无人能够取代。但一旦当他遇到了一生的挚爱,恐怕就变得不值一提了。”冯曼盯着江小桐,“我有一种感觉,你就是他的挚爱!”
  江小桐正要解释,冯曼笑着道:“别问为什么,你我都是女人,女人的感觉是很灵敏的!”
  男人的初恋与青春和岁月是不可分的,或许他留恋的并不仅仅是这个人,更多地是那段美好又苦涩的青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或许这段感情终究会毁于异地、毁于成长、毁于不再动心。在现实的面前,喜不喜欢、合不合适、能不能在一起,这是三件事儿,无法逃避又不得不面对。
  江小桐走了很久,冯曼还默默坐在那里。
  “有些男人初恋会记一辈子,但是放下初恋真的只需要一瞬间。但小闲不是这样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你在他心目中都会有一席之地!”江小桐的话,似乎犹在耳边响起。
  冯曼只觉得自己好累,回想这一路,若没有卢小闲为她遮风挡雨,她怎么可能自己一个人披荆斩棘。
  “她走了?”灵珠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冯曼面前。
  “嗯!”冯曼应了一声。
  “其实,她说的对,像卢公子这样的人,不管是谁都应该去珍惜!”灵珠子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怅然若失。
  冯曼本来以为自己很坚强,可还是忍不住在灵珠子面前留下了眼泪。
  灵珠子拍着她的背,喃喃道:“若无相欠,怎会相见?”
  ……
  远远已经可以看见长安城的城门了,卢小闲忍不住有些激动。
  为了躲避李持盈的纠缠,卢小闲主动要求出这趟镖。本以为个把月就够了,谁知却奔波了四十多天。
  四十多天来,长安很多人和事一直让他牵挂着。
  此时,正是骄阳当空,天气热得仿佛一切都要融化掉了,一丝风都没有,巨大的绿树仿佛静止在时间里,叶子全都努力张开着,强烈的阳光穿过树叶,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光影。只有夏蝉还在树上奋力地鸣叫,为这个炎热午后增添了一丝不安的躁动。
  地面不断升腾的氤氲的热气,让卢小闲不得不将衣服大大敞开着,胸膛不住地流汗。
  看着越来越近的城门,卢小闲顺手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着汗,越擦心中越是焦躁。
  终于到了城门口,守城的军士正在挨个查勘进城之人。
  看着前面排着长龙,卢小闲无奈地摇摇头,只能和镖队耐着性子慢慢等待。
  就在百无聊赖之际,肩头突然被重重拍了一下,卢小闲被吓了一大跳。
  他扭过头来,猛然看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庞。
  “小逸,张猛?”卢小闲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们俩怎么在一起?”
  “张哥到长安已经十几天了,天天盼着你回来呢!”卢小逸的脸上洋溢着笑意。
  张猛一脸不乐意道:“你一走这么久,把我们丢在幽州城不闻不问,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卢小闲陪着笑道:“这事是我做的不对,我向你陪不是!”
  张猛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吟风和弄月都回来了?”卢小闲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张猛白了他一眼。
  张猛都到长安了,吟风和弄月怎么可能不回来。卢小闲知道自己这句话是白问,只不过忍不住问了问,见张猛这副表情,便不再理会他。
  卢小闲左右看了看,小声询问卢小逸“你不是和岑掌柜……”
  卢小逸接口道:“事情办完了,一切都顺利!我们已经回来十多天了,听说你去出镖,算算日子也该回来了,这几日我和张大哥天天等在城门口,总算把你给等来了。”
  “岑掌柜呢?”卢小闲问道。
  卢小逸朝着城门口指了指,只见岑少白正在与守城的校尉在说着什么。
  不一会,岑少白过来了,他朝着卢小闲挥挥手道:“公子,走吧,我已经谈妥,镖队可以提前进城!”
  卢小闲上下打量着岑少白,忍不住打趣道:“岑掌柜,你好大面子呀,连官兵都能说上话了!”
  岑少白笑了笑:“不是我的面子大,是银子的面子大,古语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些官兵当然也不会讨厌银子了!”
  进城以后,卢小闲让镖队先回了镖局,他急急拉着卢小逸与岑少白,直接来到了永和楼。
  也难怪,卢小逸与岑少白离开长安也有小半年了,卢小闲有太多的话想要问他们。
  到了永和楼的后院,还没进屋卢小闲便大声喊道:“义父,义父,我回来了!”
  “小闲,你可回来了!”门帘一挑,里面出来不是陈松,却是江小桐。
  “小桐,怎,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卢小闲一脸的懵圈,结结巴巴道。
  “我怎么不能在这儿?”江小桐反问道。
  “可是,可是……”卢小闲不知该怎么说了。
  “可是什么?”陈松、于氏与影儿从屋内出来。
  陈松佯装不悦道:“你们的事情,小桐都说给我们听了,若不是小桐登门,我们还蒙在鼓里呢!你凭什么不让人家来见我们?到底安的什么心?”
  卢小闲小声辩解道:“我没有不让她来呀!”
  于氏上前用指头戳了一下卢小闲的脑门:“这么好的姑娘,打着灯笼都难找,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气?”
  陈松在一旁点头附和道:“你以后要对小桐好一些,否则我可不答应!”
  卢小闲苦着脸道:“义父,这哪跟哪呀,你们怎么都胳膊肘儿往外拐?”
  “忘了告诉你了!”陈松一本正经道:“刚才我们已经同意小桐改口,今后也叫我们义父义母了。”
  “啊?”卢小闲彻底无语了。
  “公子!”一声怯怯的声音传来。
  卢小闲再一看,吟风和弄月姐妹俩从屋里出来,正瞅着他。
  “我就说嘛,你们躲哪里去了!”卢小闲兴高采烈道,“这下好了,咱们所有人都大团圆了!”
  吟风瞅了一眼江小桐,对卢小闲道:“本来我和姐姐准备住在客栈里,等公子回来再安顿,但江小姐非要让我们住到她那里去!”
  江小桐笑着道:“早就跟你们说了,不要叫我江小姐,直接喊我小桐姐就是了!让你们一起住也是小闲的意思。是吧,小闲!”
  小闲看了一眼江小桐,对吟风弄月笑着道:“是我的意思,你们就住在一起吧!”
  吟风点点头:“公子放心,我和姐姐会服侍好江小姐的!”
  听了吟风这话,卢小闲不由皱起眉头来。
  江小桐正要说话,却被一旁的岑少白抢了先:“公子今天出镖归来,陈叔和于婶接纳了江姑娘,张猛和吟风弄月也回到长安了,这是三喜临门,正好大家都在,我请客,咱们庆祝一下!”
  “哪能让你请客呢?”陈松摆摆手道:“哪能让你请客呢,我来请,咱都是自己人,就在永和楼,大家乐呵乐呵!”
  ……
  永和楼的雅间内,众人边吃边喝边聊,不亦乐乎。
  出镖是个辛苦活计,卢小闲风餐露宿了这么久,若放在以往,早就狼吞虎咽了。
  可这会,他却没有心情去吃喝,迫不及待地问道:“岑掌柜,当时你走的急,来不及细说,快给我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
  岑少白见卢小闲一副猴急的样子,放下了筷子笑道:“你别急,听我慢慢给你道来!”
  当初,龙业随龙壮出镖,使了调包计,用石头替代了青玉,差点让镖局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岑少白跟着出了这趟镖,却有了意外之喜。
  凭着祖传品玉绝技,岑少白发现用来调包的普通石头,实际上是“血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