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恐 > 小说《平凡的旅行》 >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无功而返

作品:《平凡的旅行

  太阳完全落下之时,大部队也安全返回了营地,几个妇女一下子冲了过来,紧张地问东问西。李攸就此判断,她们应该是失踪人员的家眷。
  一个领着能有五六岁的小孩的妇女,也是焦急地等花姐给大家讲述一下今天的经历。
  花姐有些发红的眼圈儿中噙着泪水,没有发声,只是无奈地摇摇头,有几位直接失声痛哭了起来。可唯独那个领着小孩的女人没有太大的反应,似乎坚信自己的丈夫还活在世上。
  李攸看着小孩脏兮兮的脸,心里也不落忍,急忙从身上翻找回来时候摘取的野果递给了他。他想,这种不伦不类的生活,其实并不好过。
  刚来到这里,瞧见几个孩子分食“人手地瓜”的时候,他就意识到,环境变化对人们的生活影响有多大。
  “你叫什么名字?”小孩接过果子,用那清澈的眸子盯着他一言不发,李攸赶紧强挤出了一丝生硬的笑容。
  孩子身边的女人倒是很放得开,低头对小孩儿说:“没关系,告诉叔叔你叫什么?”
  小孩依旧没有说话,用黑黢黢的小手攥紧了妈妈的衣角,藏到了她身后。李攸并没有放弃,自言自语道:“叔叔答应你,一定帮你找到爸爸,拉勾儿。”
  李攸也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有爱心,悬在空中的手持续了一会儿,也没有得到回应,尴尬的又收了回去。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相信孩子他爸一定还活着,昨晚我还梦到了他。”李攸心知肚明,看到实验室发生的那一幕后更加确定,这群人活下来的几率不大。
  可他不能说出来,摧毁一个女人仅有的希望,并不是善良的他可以做得到的。
  “李攸,彭老叫你去他帐篷里,他有话跟你说。”花姐走到他跟前说。李攸叹了口气,转身朝帐篷走去。
  “彭老,有什么事儿么?”
  一进去,李攸就看见彭老正在翻着什么东西,头也不回的说:“其实我有很多事情瞒着你,这也都是为了你好,你要是够聪明的话,就不能答应那个老太婆的话。”
  “我,我没明白你的话的意思?”
  彭老听到李攸的话,也不知道哪儿来的一股子邪火,直接把桌面上的书籍都胡撸到地上,气急败坏地“扑腾”一声坐在了床边。
  李攸第一次看见这个老人的时候,还以为他不会生气,没想到发起火来这么吓人,便默不作声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
  几分钟之后,彭老的情绪缓和了一些,长吁短叹道:“小伙子,我不是冲你发火,你是不知道这里面的厉害。这样吧,你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我就说你跌落裂缝里得了。”
  李攸虽然在被俘的时候就想离开,可自己害死了袁艾达,哪有脸走,深思熟虑后便追问这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再三追问下,老头终于老泪纵横地说出了真相。
  原来,在那批乘坐航天飞机离开的人,根本就没有走远,并且在不久前,开始不止一次的向地球发出着陆信息,想要重返地球。
  可是当初那些留下来的人里,大多数人都不同意,当初就是因为人口过剩的原因,使得资源过度开采,污染、辐射等等原因,夺走了许多生命。
  他们拍屁股走了,留下这些人孤独地坚守阵地。眼下地球恢复过来了,又想回来跟他们共享资源,自然不同意了。
  不过,也有不少人并不反对这件事儿,从此分离开了两派。一派是同意他们回来,另一派则是坚决反对。
  而两派的代表,分别是今天跟李攸谈话的女人,苏玛丽;还有被放逐的另一个代表,李香兰。
  “李香兰?你确定?”李攸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的女人,也出现在了这个世界。
  彭老看李攸反应这么大,急忙问他是不是认识她。
  “在上个世界里,也有个李香兰,虽然有点疯疯癫癫的,但我总觉得她好像知道点什么。后来没等问出来,她就消失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李攸尽量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故作平静地说。
  “消失?”
  “我也不能确定是什么原因,总之就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消失前,身上发出了跟我穿越时空时同样的蓝色光芒。”
  彭老皱着的眉毛,始终没有放松开来,眼神中带着些许的憔悴,感叹道:“其实,这个李香兰,是我的爱人。我留在这里的原因,无非就是想弄清楚苏玛丽的阴谋而已。”
  感叹之后,彭老继续说在李香兰等人被驱逐之后,怪事儿就接连不断的出现。开始只是人员失踪,直到前几天才开始发现尸体的。
  而这些人死状凄惨,连一具全尸都没能留下,也就叫彭老联想起了李香兰还在这里生活的时候,做的那些研究笔记,刚才他四处翻找,也是在寻找笔记。
  “看来,苏玛丽一直都对我有着戒备之心,在我身边安插了卧底,趁机盗取了笔记。”彭老说完,眼泪又止不住的流淌了出来。
  李攸走到他身边轻轻地坐下,歪着脑袋说:“您的意思是,这些人的死,都是您爱人李香兰造成的?”
  彭老没有说话,擦着眼泪轻轻地点着头。与此同时,花姐一下重外面冲了进来,怒火中烧地瞪着彭老,牙齿咬的“咯吱”作响。
  看到这个场面,彭老没有动弹,反倒是李攸站了起来,用身体挡住了彭老。
  “你都听到了?”
  “何止是听到了,我现在就去告诉所有人!”说完,花姐就要往外走,李攸两步向前拉住了花姐。
  “不行,你知道这件事情要说出去,他们会作何反应么?”
  花姐现在正是气头上,油盐不进,用力想要挣脱李攸的手臂。而李攸也是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无奈身子单薄,索性坐在地上抱着她的腿,不让她有所动作。
  “你给我松开!”花姐气哼哼地吼道。
  “行了!”彭老快步走到花姐跟前说:“我去找她问问,要是我能活着回来,一定给大家伙一个交代!”
  花姐怒视着彭老,脖子上青筋凸起,狠狠地说:“你一条命,就想换那么多人的命?李攸,我看你长得像我哥,才没有为难你,要不早就让大象宰了你了,快松手!”
  “你能不能冷静一下,说出来对大家真的有好处么?毕竟事情的真相还没有水落石出,谁也不知道这些变异的虫子也好,怪物也罢,是不是李香兰放出来的。要是,是玛丽苏呢?她就想看咱们这群人互相残杀不是么?”
  李攸的一番话,终于止住了花姐的动作,也同时叫彭老为之震惊。
  “对啊,我怎么这么糊涂?”彭总一拍脑门儿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