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小说《唐朝贵公子》 > 章节列表

第二章:人才呐

作品:《唐朝贵公子

  “今⽇怎么啦?这个逆⼦......他⼜读书去啦?”⼀想到陈正泰总不听劝,陈继业便⽓不打⼀处来,身⼦颤抖,以⾄于⼿⾥拎着的⻦笼⼦,都哐哐震动起来。
  “没,没呀,今⽇公子没有进书斋半步,他⼀清早呀,便让⼈叫了⼏头⺟猪来。”陈管事兴奋的⼿舞⾜蹈。
  “⼤家都看⻅了,他在⺟猪后头,⿎捣了好⼀阵⼦,光天化⽇,⼤庭⼴众之下呢,他还念叨着什么要养猪......还说什么猪中美男⼦......猪中蔡国庆......阿朗,蔡国庆是啥?”
  听到此处,陈继业身躯⼀震,⾯上的肥⾁开始抖动起来,随即,眼⾥掠过了狂喜之⾊。
  “当真......好啊,总算是开窍啦,我这做⽗亲的遛⻦,做⼉⼦的养猪,好,好,总算是让我这做⽗亲的得偿所愿,这是祖宗之幸哪。”
  背着⼿,⾯对陈管事⼀脸不解的样⼦,他意味深⻓的看了陈管事⼀眼,旋即他⽓定神闲道。
  “蔡国庆呀,蔡者,草也。国者,想来你是懂得。⾄于庆,本意为祝贺。噢,你看,这便是说,吾⼉想通啦,他若做⼀个庸碌⽆为的野草,便是国家之幸,是陈家之福。”
  陈管事身躯⼀颤,露出钦佩的样⼦,翘起⼤拇指:“原来蔡国庆是这个意思,阿郎什么都懂。”
  陈继业抬头,挺胸,跨⾜迈过⾼⾼⻔槛,留下⼀道孤傲的背影。
  陈继业很⾼兴,所以到了次⽇,陈家⻔庭若市。
  还没缓过劲来的陈正泰才知道,原来陈家这个家族,居然如此庞⼤。
  有头有脸的陈⽒⼦弟统统都来了。
  陈继业乃是陈家的⻓房嫡系,⽽陈⽒的⽀系⼦弟不少,都以⻓房⻢⾸是瞻。
  有的陈⽒⼦弟,过的⽐较清苦,有的⽇⼦还不错。
  ⼤家听闻陈公子终于不折腾了,⾼兴的不得了,来的⼈有的提着⻦笼,有的抱着盛蝈蝈的锦盒,有的牵着⼤狗,纷纷来给陈继业⻅礼。
  陈继业满⾯红光,溺爱的看着⾃⼰的⼉⼦陈正泰。
  陈正泰⼏乎是被⼈拎着来的,这⾼朋满座,统统都是⼀群⾃⼰认不出来的亲戚,⼤家⾼兴的像过年⼀样。
  陈正泰不能理解呀,这些⼈,都疯了吗?
  陈继业说到了陈正泰已经两⽇没有读书,成⽇往猪圈跑,⼀下⼦,许多族叔、族伯们⾼兴的胡⼦乱颤。
  似有⼀个陈正泰该叫他三叔公的⼈微微颤颤站起来,激动的道:“这便好,这便好,养猪好,这猪呀,跟⽼朽养着的雀⼉是⼀样的,都通⼈性。正泰啊,你能迷途知返,我这做叔公的⾼兴。你是不知道,当初你爹......跟着先太⼦李建成的时候,⼀场⽞武⻔的杀戮,咱们陈⽒上下,哪⼀个不是胆战⼼惊,唯恐那李⼆郎做了天⼦,要将我们陈家赶尽杀绝。若是再往上数,你的祖⽗,当初跟着王世充......咱们陈⽒上下,⼜何尝不是惶恐度⽇呢......”
  他历数着以往陈家遇到的坎坷,⼤家伙⼉都默然了,当初战战兢兢的⽇⼦,到现在还⼼有余悸。
  “正泰是我们陈家的嫡系孙,将来是要承继家业的,你若是还⼼⼼念念的读书做官,你想想,若是再遭遇不测,咱们陈⽒满⻔,可就真要跟着株连遭殃了。”
  众⼈纷纷点头。
  三叔公捋着胡须,随即感慨万千的道:“所以⽼夫活了⼀辈⼦,从前也曾和⼤郎君⼀样,总想着功名,想为这天下做⼀点什么,建功⽴业。可后来历经了数次劫难。⽼夫横竖想通啦,⼈活在世上,两件事最紧要,学会了这两件事,便可保⼀⽣⽆忧。”
  众⼈⼀脸疑惑。
  陈正泰看着这须发皆⽩的⽼叔公,⼼⾥也疑惑起来。
  三叔公咳嗽⼀声,伸出了第⼀根⼿指,随即声若洪钟道:“躺着!”
  陈正泰:“......”
  三叔公随即伸出第⼆根⼿指,⼜道:“吃!”
  呼。
  ⼤家出了⻓⽓,满⾯红光。
  说的好!
  对呀,折腾个啥,快快活活多好,趁着家族还有祖上留下的⼟地,还有华宅,还有美婢,能混⼀⽇是⼀⽇,像那些想要治国平天下的害群之⻢,可别把⼤家坑苦了。
  陈正泰看着他们,⼼⾥忍不住要骂出来。
  玛德,⼀群智障。
  陈正泰⼏乎可以确定,这个孟津陈⽒,极有可能是⾃⼰的先祖。
  也就是说,⾃⼰穿越在⾃⼰祖上身上。
  更令⼈忧⼼的是,上⼀世陈正泰查阅过⾃⼰的家谱。
  陈⽒家族,⾃东汉起便是⼀⽅豪族,曾经⼤放异彩,可⼀直延续到了贞观年间,家族便开始衰败下去,此后的千年......虽还寥寥在族谱之中,有那么⼀两点亮光,可更多的却是庸庸碌碌,沦为了底层,每⼀次兵灾和天灾,都有⼤部分的⼈饿死。
  现在陈正泰终于找到家族衰弱的原因了,敢情这群⽼祖宗们,这样的不思进取。
  不成,⾃⼰得把猪养好。
  这猪养好了,能发财。
  要知道,这可是后世经过了⽆数代育种的畜⽣,⽐之这个时代的猪,不知⾼明多少倍,这是神器啊。
  陈家要想避免衰败的命运,就必须振家⻔不可。
  酒宴之后,族⼈们三三两两的散去。
  三叔公酒过三巡,满⾯红光,突然将陈正泰叫到⾯前。
  “正泰啊正泰,你将来要继承家业,陈⽒上下的身家性命,都在你的身上,你⼀定要争⼝⽓,切切要断了那读书⼊仕的想法,好好在家养猪⽃⽝,如此,咱们⼼⾥也放⼼。我们陈家当初⽀持建成太⼦,早就成了李⼆郎的眼中钉,他巴不得置我们于死地呢。”
  拉着陈正泰的⼿,眼泪⼜要啪嗒落下来,三叔公突然失声哽咽。
  陈正泰的⽗亲陈继业忙是到了⼀旁搀扶着哭成泪⼈的三叔公,语⼼⻓道。
  “三叔,你放⼼好啦,正泰从前不懂事,以后我定要好⽣看着他,⼀定不让他做正经事,他要是再敢似从前那样恣意胡为,看那劳什⼦《春秋》、《礼记》,我抽他!”
  陈正泰⼀听这个抽字,⼀溜烟,跑了。
  他⼼⼼念念的想着⾃⼰的猪,先去猪圈转了⼀圈,⼏头⺟猪在猪圈⾥慵懒的甩着尾巴。
  看着这些猪,陈正泰⼼⾥想,这时代的猪,还真是瘦⼩啊,这都已是成年的⺟猪,居然⻣瘦如柴,只怕连百⽄都没有,就是不知道,⾃⼰⼈⼯授JING有没有⽤,若是能产⼦,那就厉害了。
  对了......
  这些⼈这么折腾,这家产到底折腾了多少?
  我太难了。
  满⻔都是⼀群混吃等死的,我去算算账才好。
  陈正泰溜进了书斋,他记得书斋⾥存着账房的收⽀簿⼦。
  这书斋很⼤,墙壁上挂了⼀幅幅陈家历代先祖的画像,这些悲催的祖先们,都曾很⽤⼼的经营家业,虽然每⼀次......好像都押错了宝,⽀持谁谁死,你⼤爷......
  陈正泰看着墙壁上的⾳容笑貌,似乎⼀点脾⽓都没有。
  他到书架那⼉翻找,陈家的藏书⽆数,毕竟是曾经诗书传家的豪族,只是那账簿,却是没寻到,不过......⼀封信笺,却是落在地上。
  嗯?
  这是啥?
  陈正泰将信笺拾起来。
  这是⼀封⼗⼏⽇之前,有⼈送来的书信。
  上头写着‘报陈议郎书’。
  这陈议郎,便是陈正泰的爹陈继业。
  ⾄于议郎,则是⼀个散职官。
  陈正泰回忆起⾃⼰的爹当初是东宫旧⼈,也是有官职的。
  此后李世⺠⽞武⻔之变做了皇帝,并没有对东宫旧⼈追究,不过父亲陈继业⼼灰意冷,也就致⼠颐养天年了,当然......这个散职的官衔还在。
  陈正泰将信笺打开,这⾥头,竟是密密麻麻的⼩字,洋洋数千⾔,⾥头的意思先是⼀番客套,说是久闻陈议郎您以推举贤能、引荐⼈才为⼰任,⽽我⻢周⼀直怀才不遇,希望陈议郎能够向朝廷推荐。
  再后头,就是这个叫⻢周的⼈所书的⼀些⽂章了,都是⼀些⾃⼰对治理天下的看法。
  ⻢周......
  陈正泰顿时脑⻔嗡嗡的响。
  ⻢周这个⼈......⾃⼰听说过啊,历史上,这个家伙,⼀开始怀才不遇,甚⾄沦落为⻢夫,养⻢为⽣,此后被⼈推荐,⼀下⼦被唐太宗李世⺠看中。
  李世⺠直呼此⼈有经天纬地之才,⽴即⽤他,短短数年的时间⾥,这个⼈便被提拔做了宰相。
  现在......
  现在是贞观三年,这个⻢周,应该还在给⼈养⻢。
  没想到......他已落魄到了这个地步,为了出仕,四处投书给别⼈,希望别⼈能够引荐他。
  可引荐哪⾥有这样的容易,那些身居⾼位的⼈,只怕对⼀个⻢夫的投书,连看都不会多看⼀眼,便丢进故纸堆了吧。
  想来这⻢周⼀定是⾛投⽆路了,所以......连⻔阀圈⼦⾥如此凄惨的陈家,他都投书来。
  好惨。
  咦,好像现在我也好惨。
  陈正泰脑海迅速开始活动起来,如果......⾃⼰举荐了⻢周呢,这不但可以在皇帝⾯前露个脸,⽽且......⻢周被陈家举荐,⼀定感恩戴德,毕竟......陈家是他的恩主啊。隋唐时期,好像举荐⼈和被举荐⼈有⼈身依附的关系,否则,⼈家凭什么举荐你?
  陈正泰低头看着⻢周的⽂章,其实很多地⽅,他看不太懂。
  可就在此时......砰的⼀下,⻔开了。
  陈正泰吓了⼀跳,抬头。
  却⾃⼰的⽗亲陈继业醉醺醺的,带着陈管事和陈福⼏⼈进来。
  陈继业⼝⾥嘟囔:“这才好⼏天,就⼜跑来书斋啦,混账,你这是要⽓死为⽗吗?我们陈家经不起折腾啦,现在是那李二郎做了天⼦,会瞧得上我们陈家吗?”
  他冲进来,身后陈管事⼏个⼈,如丧考妣的样⼦,纷纷劝道:“阿郎,不要动怒,公子只是⼀时糊涂......”
  陈继业已⽓咻咻的上前来,看着陈正泰⼿⾥拽着⼀封书信,⼀看陈正泰看得不是四书五经,脸⾊才微微的缓和:“你翻找书信做什么?”
  陈正泰⼼⾥咯噔⼀下,你妹,陈家能不能翻身,就看这⼀次啦。
  他道:“⼤⼈...”
  在唐朝的时候,⼤⼈是⼉⼦对爹的称呼,虽然陈正泰叫起来怪怪的。
  “唔......”
  “⼤⼈,这个⼈......我们陈家应该举荐他为官。”
  “什么?”陈继业⼀愣,随即脸⾊骤变:“你疯啦,你知道此⼈是谁,此⼈是⼀个⻢夫,他⼏次想来⻅为⽗,为⽗都没有⻅他,这样粗鄙的⻢夫,你还举荐他?”
  玛德,我怎么摊上这么⼀个爹?
  陈正泰开⼝道:“可是......”
  “且慢着!”陈继业突然脸⾊⼀变,随即......他眼睛⼀亮,惊喜的看着陈正泰道:“⼉啊,想不到,真真想不到,想不到你现在不但会玩猪,且还这样的聪明伶俐。对呀,为⽗怎么没想到。”
  “想到个啥?”
  陈正泰觉得,⽆论他爹想到个啥,⾃⼰都不会觉得奇怪了。
  陈继业⼀拍⼤腿:“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那李⼆郎做了皇帝,只怕早就忌惮我们陈家啦,哼哼,他现在登基做了天⼦,虽是不将我们陈家放在眼⾥,他最是虚伪,天天跟⼈说,⾃⼰最需要的就是贤才辅佐,要⼤治天下,所以要⼴纳贤才..更要天下的官吏上书,举荐人才....这时候我们陈家若是举荐⼀个⻢夫上去......”
  “哈哈......”陈继业捋须⼤笑:“那李⼆郎⻅了,定要以为我们陈家有眼⽆珠,有眼⽆珠好,就是要让李⼆郎觉得我们陈家有眼⽆珠,他越是对我们陈家看不起,便越不会再追究从前的旧事,⼉啊,你真是想的周到,为⽗......怎么就想不到呢。”
  陈正泰:“......”
  ⼼好累啊。
  那李世⺠是何等有⽓魄的⼈,⾄于跟咱们陈家计较以前的旧事吗?⾃⼰的爹,为了苟且偷⽣,也是拼了。
  陈继业⼿舞⾜蹈的道:“⽅才是为⽗误会了你,这⻢夫......叫什么什么来着,为⽗好⽍也官拜朝议郎,⾃当举荐,不对......应该以你的名义来举荐,如此......⽅才让那李⼆郎知道,我们陈家上下都是草包,哈哈......陈管事......”
  陈管事忙是躬身道:“在。”
  陈继业背着⼿:“⽴即修⼀份奏疏,就举荐这个⻢夫,还有,明⽇请那⻢夫到府上来,⽼夫依旧不⻅他,我⼉⼦既然喜欢这⻢夫,那就让这⻢夫...给我⼉养猪。”
  陈管事笑嘻嘻的道:“喏。”
  ......
  陈继业说罢,⾼⾼兴兴,醉醺醺的由⼈搀扶着去了。
  只留下陈正泰⼀脸懵逼的在书斋。
  这是⼀群猪队友啊,有些带不动。
  不过......
  总算⻢周的事解决了。
  就是不知道,当李世⺠提前⻅着了⻢周,会是什么样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