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小说《枭雄谱》 >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一章 ‘名分’

作品:《枭雄谱

  第一百四十一章‘名分’
  四十三岁的周军,在政治部工作了八年,是政治部里面最为年轻的上尉,无论阅历城府,较之苏图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苏图还是个涉世不算太深,充其量只是在自家老爷子的那套所谓厚黑里面学到的诸多所谓‘花花肠子’的新兵而已。
  从大层面上来讲,周军的身份地位与苏图完全不是一个位面的存在,两者之间若不是因为弹头这条交叉线走到一条路上,兴许这辈子,周军都不会对这个所谓的黑道大佬有所交集。
  飞机上陪同周军前来的还是那两个只会以行动表示自己存在的眼镜男,沉默,还是沉默,眼神直视正前方,自打苏图和夜狼上飞机之后就没有正眼瞧过两人,兴许,在他们的眼中,这些披着正常人的皮,干着不算正常人的事情的家伙,完全入不得法眼。
  对于苏图说的话,周军只是微微一笑,不留痕迹的看了眼放在夜狼脚边上的箱子,他可没有现在就要打开来看看的冲动,在飞机上还是安全重要,沉吟了片刻,才开口笑道:“听说,现在国内几个帮会之间风云涌动啊…”
  “周上尉,你的消息可能有误,一直以来,国内的几个帮会都是这样,没有什么风云涌动,更谈不上火拼。”苏图脸上笑容灿烂,对周军笑道。
  周军碰了个软钉子,这套近乎的话题看来对苏图并没有什么作用,周军挪了挪屁股,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些,他个人很不喜欢飞机这种交通工具,虽然自己没有恐高症,但是打心里想着这个大铁疙瘩在天上飞,就有种随时有可能坠落的感觉。
  周军似乎也找不出什么话题来活跃飞机上的气氛了,见苏图和夜狼闭目养神,自己也缓缓闭上眼睛,心里面在暗自揣测自己把情况报告总部之后,一众高层的会议结果,在他想来,及与苏图的身份背景敏感关系,高层之间虽然不会把他怎么样,可是,真像苏图所说,给他记个一等功,这个难度还是很大的。
  因为,部门有明确规定,不是部门的人员,是不可能被记一等功的,除非…
  想到此,周军缓缓吐了口气,扭头看了眼苏图,嘴角挑了起来,暗想道:“除非这家伙可以打破记录。”
  大约飞行了半小时,周军才从假寐状态中睁开眼睛,对苏图说道:“两位可能要委屈一下,要带上眼罩…”
  “好,国家机密,我完全配合。”苏图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他很清楚,政治部可不是什么娱乐场所,不是谁想进就能进去的,这个部门的隐秘程度兴许不亚于其他的情报机构。
  周军表示歉意的点了点头,给两名副手使了个眼色两名副手很是利索的给苏图两人蒙上眼罩,手法很快,可能没少干过这样的事情。
  被蒙上眼罩,眼前一片漆黑,苏图索性闭上眼睛打起盹来。
  四十分钟后,苏图感觉到飞机在缓缓降落,直到飞机完全停稳,自己的眼罩才被人摘了下来,摘下眼罩之后先是适应了一下光线,慢慢睁开,苏图发现此时正身处一栋钢结构的停机房之中,整个上千平米的停机棚之中只有三架直升机,停机棚很高,二十余米,四周有很多旋转的摄像头,但没有一扇窗户,完全是个封闭式的空间,只有停机棚顶端有玻璃结构的天窗。
  “两位,请跟我来。”周军开口打断了正在大量停机棚的苏图,当先往停机棚的左侧走去。
  左侧有一道金属门,金属门上方有两个摄像头,周军走到门前,抬头看了眼摄像头,金属门便缓缓打开,周军抬腿走了进去,伸手对苏图一众打了个手势。
  随着苏图一众都走进这个十平米左右的金属空间之中,金属门便缓缓合上,苏图甚至没有感觉到任何震动和机器的声响,除了在金属门完全合上,空间顶端亮起一盏灯光的时候才觉得这个空间开始移动起来。
  苏图想到这是电梯,但是这个电梯并没有往上攀升,而是往下坠落,可以感觉速度很快,但是也没有半点异常的震动和响声,可以想象这个部门的设备何等先进。
  在苏图的预想之中,十层的建筑用电梯上下也只是十几秒钟的时间,但是自己所搭乘的电梯足足走了十五秒,苏图心中暗惊,依照这个速度,这得往地底下延伸了多少米?
  叮电梯终于在苏图的震惊中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电梯门打开,周军第一个抬腿迈了出去,苏图和夜狼紧随其后,门口两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对周军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麻木的脸上看不到半点表情,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斜视,握在胸前的微冲带着冰冷的金属气息,苏图瞟了两眼,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
  整个地下建筑也完全是金属构造,走出电梯便是一个金属回廊,沿着左右两方延伸,让苏图惊讶的是,这个深度就足够让他震惊,而整个地下建筑的宽度也让他大跌眼镜,自己一眼看出去,竟然在目测几百米之外才看见阻挡物,左右均是如此。
  周军转头看了看苏图,发现这家伙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惊讶的表情,不知道他是对此不感兴趣,还是完全喜形不于色,暗叹了一声,开口道:“这是基地,地下一百五十米,整个建筑一万三千米方米,有资源部和武装部。”
  苏图点了点头,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咧嘴笑道:“咱们国家还是很有钱嘛…”
  对苏图这种玩世不恭的表现,周军颇为无奈,笑了笑,说道:“走吧。”
  跟在周军后面,苏图一直在悄悄打量整个建筑的格局,自己所在的金属回廊右手边下方三米处,是被格成一格一格的房间,有点类似于写字楼的办公间,清一色的金属墙壁,在每一间房间的门上都标注了一些编号和相对应的科室名称,让苏图很为惊奇的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部门竟然还会分为这么多的科室。
  建筑立面的灯光很舒适,不刺眼也不觉得太过‘节能’,一路上每隔几米就有一个镶嵌在墙壁之上的摄像头缓缓旋转着,一直走到回廊尽头,周军从身上掏出一张磁卡,在门上的刷卡器上面刷过,房门缓缓打开。
  这是一间如同玄关的房间,一直往前延伸二十余米,才进入一个相对较大的空间,苏图很是奇怪,这个建筑物深入地底一百多米,着沿途走来他并没有发现什么通风设施和空调一类的设备,但是建筑立面的温度很合适,也感觉不到半点潮湿,这些,都显示着建造者的智慧。
  一路走来除了电梯口的两个守卫,就再也没有见到其他人,如果不是被人带到此处,苏图甚至会觉得这里会不会是什么古代遗址,倒是这些现代化的建造设施打消了自己这种无厘头的想法。
  再度刷卡走进一个房间,入眼便看见四人,均是五十开外的年纪,其中一人已经是白发斑斑,身上衣服上的闪耀勋章显示着自己的‘德高望重’,几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边,周军进门之后冲众人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中将,带来了。”
  白发斑斑的老头微微点了点头,那双有如鹰眸般犀利的眼神从苏图和夜狼两人身上扫过,那眼神似乎要将两人看穿,令苏图这个素来都很淡定的家伙都感觉到一股子无形的压力。
  老头收回目光,从桌上拿起两张资料,翻开,缓缓说道:“夜狼,嗯,这个名字很不错,要比姓名更加贴切,曾经是特种部队的服役军人,战斗力四星,个人功劳不少嘛,只是这个迫使退役的理由太牵强了…”
  老者抬头看了眼夜狼,见他八风不动,但是身体很明显的挺直,兴许这是以前服役时候的正常表现,但是现在看在老者的眼中,却是另外一番滋味,尊重他?这让老者微笑的点了点头。
  随即,目光扫到苏图身上,翻开资料,长长出了口气,将资料放在了桌子上,开口道:“苏图,我就不说了,可以毫不隐瞒的告诉你,我与苏笑天苏半仙之间也有不错的交情,至于你,我想说的是,尽量低调些,年轻人,前途不可限量,但是要看你会不会走路。”
  “谢谢中将指点迷津,晚辈切记在心。”苏图心中暗惊,原来这个与自家老爷子还有交情,看来这件事不会太麻烦了,只是,一想到自家老爷子,苏图又黯然了下来,自打离开清河屯,他连见都没见过!
  “小周,去吧技术人员叫过来。”老头子开口对周军说道。
  周军离开房间,到外面打了个电话,随即又走了进来,老头子冲苏图和夜狼摆了摆手,说道:“年轻人,坐下来。”
  两人也不矫情,在会议桌旁边坐了下来,紧挨着身边几位身上或多或少挂着勋章的家伙,苏图总觉得有点不自在,就连夜狼也觉得很是不舒服,这种感觉就像是在部队面对教官或是首长的感觉。
  把一直拎在手中的箱子放在了会议桌上面,时间不长,五名清一色的眼镜男便进入房间之中,纷纷行礼之后,在老者的授意之下,其中一人小心翼翼的拿过桌上的箱子,在办公桌的另一头打开,把里面的弹头取出来放在桌上,几名研究人员纷纷围住弹头观察起来。
  老者并没有注意这些研究人员,而是一直看着苏图和夜狼两人,心里面在想着自己这次拍板定下来的事情会不会引来什么麻烦,在他之上毕竟还有上将,这一次的事情上将并没有表明态度,只是让他自己定夺而已。
  老头名叫严斌,政治部的二把手,是个表面严厉,内心狂热的家伙,与苏笑天之间的关系虽说不是过命之交,但是也完全可以因为对方的一句话而做出某种冲动事情,但是,在他的印象中,苏笑天从来不会开口让自己的朋友提一些原则以外的要求和请求,所以一直以来,苏笑天都被他定义为朋友中的男性知己。
  沉默,整个房间里面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众人都在平息静气的看着几个科学家对桌上的‘危险物品’进行分析。
  “中将,我们需要仪器,要把他拿到研究室。”其中一名科学家抬头冲严斌说道。
  严斌挥了挥手,问道:“拿走吧,告诉我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知道结果?”
  “资料我们已经研究过,只是需要分析一下整个弹头的构成是不是与资料上面所描述的一致,还有就是要分析出弹头的破坏性和…”
  严斌似乎有点听得不耐烦,再次挥手打断了这个科学家的话,说道:“你的意思就是说,按照资料来说,这个东西的构成和原理是完全正确的,也就是说,光是这一份资料就已经可以肯定这个结果?”
  “呃…可以这么说。”
  “那好,没事了,你们去研究吧。”
  几名狂热的科学家早就等着严斌的这句话,听严斌说完,一个个便迫不及待的离开了会议室,桌上的弹头连同箱子也一并带走。
  直到几名科学家走后,严斌才挥了挥手,示意周军也坐下,开口对苏图道:“你想要一等功?”
  苏图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这个老者面前总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被老者这么一问,他犹豫了两秒钟才点了点头,只是心中有点心虚。
  严斌死死的盯着苏图,微微眯起眼睛,良久才缓缓收敛自己犀利的目光,逐渐转为平和慈祥,微笑道:“年轻人,有时候睿智是一件好事,但是有时候也会要人的命啊。”
  苏图心中微微一颤,他很清楚老者这句话的意思,胃口太大,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也会适得其反,这得看是用在谁,用在什么人的身上。
  “一等功,肯定是没有,二等功也没有…”老者再度眯起眼睛看向苏图。
  苏图那道内心的防线在老者的犀利目光下几乎荡然无存。
  话锋一转,老者继续说道:“不过,可以给你一个‘名分’”
  名分…苏图有点哭笑不得,没成想这个老家伙还挺能搞幽默,这是这个场合怎么的也笑不起来。
  与苏图一眼,夜狼也茫然的看着老头子,原本在他想来,事情就不是这么简单,现在看来自己的猜测还是很不幸的贴近了现实。
  老者缓缓从身上掏出一个红色封面的本子放在桌上,开口道:“听说你手中还有备份资料,也算是为了封口吧,记住,是封口,我和你做一个交易。”
  交易…苏图那渐渐堕入深渊的思绪被老者一句话拉了回来,开口道:“您说。”
  老者说话总是这般不急不缓慢慢悠悠,迟疑几秒钟才扭头看了看坐在自己下手的一个中年男子,男子点了点头,站起身,开口道:“对于你的身份我们就不提了,对于目前国内势力的情况我们也了如指掌,不怕让你知道真实情况,帮会之间的争斗对于国家来说肯定是有百害而无一利,换一个思维方式,倘若没有帮会,社会上的犯罪几率绝对不会比现在要少,反而会增加,没有了束缚,社会上的流窜青年作案几率会大幅度增加,这也无形中给国家和社会带来诸多的麻烦,所以,一直以来官方对帮会的打压都不是很激烈,因为事情没有发展到难以控制的局面,反之,也正是这些帮会维持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良好的社会局面,这么说,你是不是比较清楚?”
  苏图恍然,原来如此啊,听完这个少校的一番讲说,苏图点头道:“清楚了,是想用帮会的力量来遏制犯罪几率,也是用帮会的力量来达到相互制衡的一个基础,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帮会之间的争斗,是不是官方也不会干涉?”
  少将摇了摇头,一脸严肃的说道:“年轻人,那要看这种争斗升级到怎样的高度,帮会之间的争斗只要在大局上对官方和社会没有什么影响和骚动,官方也会考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苏图点了点头,至此,他才算完全明白过来,这里面原来还有这么多的猫腻,正如少将所说,没有帮会,社会上的流窜青年就会大幅度增加,没有帮会对这些社会青年的遏制和约束,犯罪几率肯定会要多很多,帮会的存在,在很大的作用下反而减少了作案几率,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帮会也有帮会的规定,任何一个大的帮会,对手下都有一个明令要求,至少不会允许手下做出一些对帮会不利的事情来。
  相通这一点,苏图获益匪浅,抬头看向老者,那种压迫感也减轻许多,开口道:“那您的意思是?”
  老者微微一笑,拿起桌上的红色本子,随手扔到苏图的身前桌上,道:“这是政治部的证件,少尉头衔,你要切记,这东西不是你的护身符,也谨记不要用它来作为帮会牟利和获得便利的砝码,对天地盟和三龙会我们都有详细的资料,甚至连你们做过的任何事情都一清二楚,我想说的是,你应该用自己本来的身份为国家多做点事,比如今天这样的事情。”
  苏图算是彻底明白了老头子的意思,这个少尉头衔作为自己封口的砝码,也同时成了自己在今后的日子里为官方‘办事’的紧箍咒啊。
  似乎没有退路,苏图怎么觉得自己不是来给别人说条件,反而是自己钻进了某些人的圈套之中?
  伸手拿起身前的本子翻开看了两眼,惊奇的发现,本子上竟然还有自己的照片…
  “好,我同意。”苏图把本子装进自己的口袋之中,站起身很认真的说道。
  老者点了点头,默不作声的站起来,一言不发的走到自己身后会议室的一扇墙壁之前,伸手在看似严丝合缝的金属墙壁上按了一下,墙上开出一个正常房门大小的门,老者走了进去,墙壁恢复原状。
  “苏少尉,恭喜了…“周军满脸灿烂的笑容。
  可是,看在苏图的眼中,怎么像是奸计得逞的阴笑。
  在场几名老者也纷纷起身离开,并没有与苏图打招呼,直到几名老者全都走出会议室,周军才咧嘴说道:“苏少尉,不得不再次提醒你,这个本子可不能滥用…”
  ………………
  随同周军返回停机棚,上飞机之后,苏图和夜狼再度被蒙上眼睛,一路上苏图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心里面很是憋屈,自己原本的计划完全没有结果,反过来自己成了被别人设计的对象,虽说这说起来也算得上是一件好事,但是这种被玩弄在鼓掌之间的无力感让苏图很是不爽,从小到大,从清河屯到走进大都会,他何曾这般被玩弄过?
  一直到下了飞机坐上自己的悍马,苏图都还处在那种难以平静的状态之中。
  “夜狼,咱是不是掉进陷阱里面去了?”
  车上,苏图扭头问道。
  夜狼轻轻的点了点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被牵着鼻子走,这个周军看来早就准备好了,不是个好相与的角色,不过,也算是有收获,至少知道了不少事情,不是也得到了一个‘名分’么?”
  苏图苦笑,从口袋中掏出本子,连同那本通行证也一并逃了出来,翻看一遍,喃喃道:“对,也算是有收获,至少,以后这玩意也能派上用场吧?”
  从南京驾车,没有直接返回杭州,两人驾车前往淮安,目前,淮安一带和宿迁都是火药味十足苏图暂时没有心思考虑其他,就连这么长时间没有沈云飞和黑手党的消息,也完全没有心思顾及。
  而此时身在上海的沈云飞,依然与保罗几名杀手住在隐秘的地方,一直以来没有和苏图联系,一来,是想让保罗几人缓缓放下对自己的猜疑,避免联系后发生什么不可测的事情,二来,是这段时间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提供的消息,黑手党潜入三龙会据点被清理之后,似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纵使东北帮现在也转移了作战方案,但是,黑手党这边依然如是一潭死水,似乎在短时间内并没有什么新的计划。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