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赵女神的痛楚

作品:《美女总裁的近身特卫

  赵晓婉洗澡的度不算快,也不慢,至少跟其他不漂亮,还喜欢死作的女人比起来,算是快了。』
  当她换上一件宽松的银白色睡衣从楼上走下来时,坐在沙上的张恒,已经将一瓶价值不菲的xo消灭得差不多了。
  搓着湿漉漉的长,赵晓婉来到张恒对面的沙上坐下,一看酒瓶里的酒,立即瞪向张恒:“你喝酒还是倒酒?”
  “心疼了?”张恒说着,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赵晓婉没心疼,就是有点惊讶和别扭,毕竟上次在红楼时,就看到这个家伙是个千杯不醉的人。
  沉吟了一会儿,她又问道:“还有个人呢?”
  “他春,我让他去城里乐呵乐呵。”张恒说着,往嘴里灌了一口酒。
  乐呵乐呵,这个词儿从男人嘴里飚出来,作为混迹娱乐圈好几年的赵晓婉当然明白什么意思。
  她在暗骂张恒是个臭流氓的同时,又问道:“你们怎么会出现在冯家的地盘上?”
  “为你而来啊。”张恒摇晃着手里的半杯酒,翘着二郎腿打量着赵晓婉:“你不化妆比化妆好看多了嘛,干嘛整天把自己弄得像个妖精似的?”
  赵晓婉:“……”
  不能愉快的聊天了,这家伙,夸人也带着刺儿,真让人讨厌。
  更何况,对于赵大美女来说,这是第一次邀请一个男人来自己的私人住宅,她在警惕的同时,又多了几分尴尬。
  抿了一口酒,张恒放下酒杯,又从身上摸出香烟点燃。
  正在赵晓婉准备制止时,却一经现张恒正耍酷的吐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眼圈。
  于是,赵大美女放弃了制止的想法,她知道,这个家伙就是说也不会听,他霸道,蛮横,就好像天下老子第一,没人敢充第二似的。
  但最关键的是,这个讨厌的家伙今天真的救了自己的命,还有那么多兄弟的命。
  抖了抖手里的烟灰,张恒轻笑道:“赵大天后,你是不是该说说我想知道的事了?”
  “什么事?”赵晓婉眼神飘忽,做贼心虚的问道。
  张恒笑道:“身边跟了那么多神秘杀手,难道这是你作为天后养的死士?”
  聆听这话,赵晓婉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张恒解释,或者说,她有种矛盾心态,不知道该不该把有些秘密告诉张恒。
  就在她犹豫再三时,张恒又桀桀笑着说道:“作为赵市长唯一的血脉,如果加入了某个杀手组织,不仅对不起自己那位刚正不阿的父亲,恐怕也对不起追捧你这么多年的数千万粉丝吧?”
  听完这话,赵晓婉瞪圆了美眸,像见鬼似的望着张恒。
  他怎么知道这些?难道他是妖怪?能洞察人心所想?还是说,他是什么秘密组织的成员,从另外的渠道得到了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于是,赵晓婉紧盯着张恒问道:“你到底是谁?什么身份?”
  张恒淡然一笑,伸手从身上摸出一本红色证件,直接丢在赵晓婉的面前。
  顺手拿起来一看,赵晓婉立即大惊失色:“你是国安……”
  “退役国安。”张恒很谦虚的笑道。
  “国安a局二级警监,兼华夏军方上校……”念到这里,赵晓婉抬起头震惊地瞪着张恒:“从来没见过你这种国安。”
  吸了口烟,张恒微微笑道:“要是有一天,我这种国安主动找上你,你麻烦可就大了。”
  赵晓婉急忙合上张恒的证件,紧盯着问道:“你掌握了十五年前的一切消息?”
  “没有。”张恒摇头:“只是听说过,再说了,地方行政大员的事,只要不涉及国家机密,并不归国安管,更何况,我们a局不是普通国安。”
  听完张恒的话,赵晓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将手里的证件还给了张恒。
  “怎么样,现在对我不怀疑了吧?”张恒一边收起证件,一边笑道。
  赵晓婉一脸沮丧的叹了口气:“你刚才说了,这件事不归你们国安管。”
  张恒直视着赵晓婉:“但是涉及到神曲,我们就不得不插手了。”
  听到神曲两个字,赵晓婉猛的抬起头,看张恒的眼神变得亮了起来。
  端起酒杯,再次喝了一口酒,张恒笑道:“当然了,你可以选择不说,甚至可以选择自己主动去送死。”
  赵晓婉急忙摆手:“不,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说着,她猛的站起身,朝不远处的一个保险柜走去。
  经过一阵繁琐和复杂的操作后,她打开了保险柜,从里面取出一个文件袋,又将保险柜的门关上。
  眼看赵晓婉拿着一个文件袋匆匆走来,张恒也放下了手里的酒杯。
  “这份资料,应该对你们很有帮助。”赵晓婉将手里的文件袋递了过来。
  张恒接过来后,并没打开看,因为一些大概的事情,在刚才没使用时光倒转时,他都听赵晓婉说了。
  但是那太笼统,根本无法诠释赵晓婉整个人的故事,以及无法说清楚她爹赵市长真正的死因,所以,他现在要听的是这个。
  “你打开看。”赵晓婉着急的提醒道。
  “不忙。”张恒摇了摇头,望着赵晓婉问道:“我想先听你的故事,因为这很重要。”
  赵晓婉一怔,错愕地瞪着张恒,仿佛要从张恒的脸上找出图谋不轨的证据。
  “我们算不算朋友?”张恒问道。
  赵晓婉沉默。
  “你可以不回答。”张恒抿嘴一笑:“但至少我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算是一条船上的人。”
  “你要的东西全在文件袋里。”赵晓婉有些难为情的说道:“这是关于冯家和神曲勾结的许多罪证,是我爸拼了命调查出来的证据。”
  张恒:“那就从你爸开始说起。”
  赵晓婉再次沉默。
  不能说,说出来又有什么用?除了徒增伤心,还能有别的吗?
  可是,面对张恒那好奇而又期待的眼神,想着张恒的身份和刚才拦下自己的一举一动,赵晓婉又再一次陷入了纠结。
  张恒叹了口气,再次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接着,他将酒杯一放,拿起文件袋,起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