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恐 > 小说《狂魂》 >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四章 尸变

作品:《狂魂

  木清风猝不及防,被苏帛一枪在左臂上留下了尺许长的伤口,斜躺在地上,还满脸的错愕,他原还想去拉苏帛起来的。
  他哪知道苏帛下山是要找他在报爷爷辈的仇,他倒是听他爷爷提过当年擒获苏帛爷爷的事,但那都是老黄历了,他就当故事听,根本没往心里去。
  火凤凰靠他最近,立时用长鞭将他一卷,扔到牌楼那边去。
  木坛弟子纷纷站过来想接,木清风在半空中一个旋身,轻飘飘的站在了他们身前,怒视着苏帛。
  而这时苏帛已陷入了火凤凰跟白子松的围斗中,两人可不像对上宋子雄时那样还留有余手,完全的下狠劲要制他于死地。
  被宋子雄折腾得够呛的苏帛,一击不中,心里就有点慌了,这同时对上两名坛主,就大是力不从心,被逼得手忙脚乱。
  凌正背着宋子雄走到玄飞跟前,将靠山王放在地上,就擦了把汗。
  早就将三魂还魄丹准备好的滂滂忙跑到宋子雄的跟前,撬开他的嘴就往下灌。
  凌一宁瞧着那墨绿色的液体,打了下寒颤,说道:“这真能让宋帮主起死回生吗?”
  “难,很难,非常难,”玄飞一连说了三个难,“三魂还魄丹原就是让人成为行尸走肉的邪药,而金线锁魂能产生同样的作用,两个同时作用的话,宋帮主恐怕连七七十四九日都活不到了。”
  听着玄飞的话,在将药汤喂入到宋子雄口中的滂滂手打了个抖,眼里满是迟疑。
  “要是救不活宋帮主的话,那也没什么的,人生一世,总是难逃一死。”玄飞说着像是完全忘了他是个阎王薄上没名的主一样。
  滂滂抿含着嘴唇,将药汤全都灌到了宋子雄的口中,接着紧张的站在一旁,手指扣在乐扣杯上,期待着奇迹的发生。
  不必将定字符取下,只要等着看宋子雄眼珠颜色的变化就能知晓三魂还魄丹是否起了作用,能否救回这位枭雄一命。
  那面的苏帛被含愤出手的白子松跟火凤凰逼得极其危险,几次三番的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火凤凰的火魂气蔷薇鞭,跟白子松的水魂气短斧。
  楼夜雨抱着臂膀退到了雪月楼前的台阶上,跟凌思旋在小声的说着话,并没有上前相助的意思,因为两人都瞧出了现在的苏帛只是强弩之末,依着他的身份要再上前围攻的话,就有失大派掌门弟子的气度了。
  而凌一宁与凌正已回到玄飞的身旁,在雪月楼的广场里只剩下石净一人在观战,他受的伤势不轻,但还不至于危及生命,可要想上前助火凤凰、白子松一臂之力,还是不可能的了。
  “正叔,劳你先下山去监督那些弟子。”
  十大车的青龙帮宝物,要光由山下的弟子在搬运,没人监督的话,先不说会不会私藏,万一有外人过来抢夺,那光凭他们还是不保险的。
  凌正点头走下山,同时将还围着看热闹的弟子跟帮众都哄了下山去做帮手。
  “他动了?”
  玄飞瞧着宋子雄,以为自己眼花了,就问了句。
  “好像是真的动了。”赵欺夏惊奇的说道。
  玄飞这张超级版的定字符的威力可不是说笑的,怕就算宋子雄毫发无损,活蹦乱跳,被贴上后,想要动弹那难度也无异跟登天一样的难。
  而现在他竟然动了,哪难不让在场的人吃惊。
  玄飞都下意识的拿出一叠早就写好的黄绸,想要分发给凌一宁和赵欺夏,再布个阵法,以防万一了。
  滂滂听着他们说的话,急道:“真的动了吗?可我一直在看,怎的没瞧见四叔动了呢?”
  关心则乱,滂滂虽是一直盯着宋子雄在看,但她越是紧张,这眼神就越发的像是失神一样的,看是看着,可却完全的像是穿过了宋子雄,不知飘到哪里去了。
  “咔!”
  就看超级版的定字符贴着的宋子雄,突然发出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吓得在场的人都脸色一变。
  楼夜雨注意到这边的变化,忙带着凌思旋奔了过来。
  “难道金线锁魂加三魂还魄丹真能让人死而复生?”玄飞讶然的说道。
  这个问题在场的人都想知道,虽是三魂还魄丹极难制作,金线锁魂更是风水师的不传之秘,但要是能永生不死的话,怕不知有多少门派会为此而争得斗破血流吧。
  财力实力强于山神帮的门派还是在所多有的,像是天门,甚至门下寺院数不胜数的佛门四大门派都具备这样的实力和财力。
  楼夜雨同样紧张的观注着宋子雄,但还是向玄飞问道:“玄帮主,你听出那声音是从什么部位里发出来的了吗?”
  人体的骨骼由于位置不同,就算是碎裂的声音,那声音也大不一样。
  即使同样是肋骨,第一根肋骨和第七根肋骨由于四周的肌肉血液内脏的关系,在修行人耳中听来完全就是两回事。
  就算是指骨都是一样,左手的指骨跟右手的指骨断裂的声音完全不是相同。
  只是那细微的差别平常人是不会注意到的,现在的玄飞无异就是个平常人。
  “我没留意。”
  玄飞摇了摇头,就看宋子雄突然间又动了下,这回动的是眼睑,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了,不禁发出惊奇的咦声。
  “是不是定字符的关系?”凌一宁小声的问玄飞。
  玄飞苦笑说:“要是这张超级版的定字符都无法定住的话,实力就太恐怖了。”
  楼夜雨听得清晰,当即拉着凌思旋退了两步,无法判断宋子雄就算是活过来的时候,是神智清楚还是神智已失的状况,要是他发疯的话,隔得如许之近,那就跟活靶子没两样。
  玄飞瞥向雪月楼前,瞧见苏帛已完全的落于下风,就喊道:“留他一条命。”
  火凤凰回头瞧了眼,突然一鞭打在苏帛的身旁,逼得他不得不往另一侧躲去,而在那里白子松的短斧早就等候着了,等他一过来,白子松狂喝一声抡起短斧直劈下去。
  而这时苏帛力已竭,身形已老,再无法躲避,眼看就要死于白子松的短斧之下,那水魂气的短斧在快要接触到苏帛之时,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白子松的手掌。
  他重重的一掌切在苏帛的后颈上,将他打得晕了过去,再顺势一把将他提起,扔到一旁,让雪坛弟子拿来绳索,将苏帛整个绑棕子一样的绑了里三层外三层,就算是大罗金仙也休想再逃脱。
  等一切办妥,白子松才跟火凤凰走回到牌楼下。
  “眼珠的颜色,”玄飞皱着眉瞧着宋子雄完全睁开的双眼,那里头的眼色不是之前的死灰色,但也绝非人眼一样的黑色,而是,“青蓝色。”
  滂滂呆呆的瞧着宋子雄的眼珠,听着玄飞说的话,完全不知该怎么回话,她整个人已经惊呆了。
  但那眼珠还是了无生意,里头空洞洞的,像是什么都没在看似的,不像是人眼。一般人眼里总会浮现出一些倒影似的东西,而宋子雄的眼珠,却是什么都没有。
  “咔!”
  又是一声轻敲,这回站在旁边的楼夜雨脸色一变,喊道:“是头骨。”
  玄飞拉着凌一宁的手腾然往后跃去,死死的盯着宋子雄,从牙缝里蹦出一个词:“尸变。”
  赵欺夏脸色一变拉着滂滂就硬往后拖,就看那定字符突然间崩裂。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