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恐 > 小说《踏星》 > 章节列表

第两千四百四十五章 不如老爹

作品:《踏星

  木邪师兄只是一人,雾祖不会插手,农易也不太可能愿意插手,他们只希望稳定,靠自己一个人面对陆疯子,什么都做不到。
  就算陆疯子站在他面前,他也未必有能力击杀。
  农易一下下的刨地,“有些事不能急,慢慢来吧”。
  陆隐握着锄头,“刘岳死了”。
  农易动作一顿。
  “三年前,我们遏制了四方天平,不代表三年后还能遏制,前辈,您就没想过四方天平究竟凭什么放逐陆家吗?陆家在抵挡永恒族过程中起到的作用您是知道的,陆家没了,永恒族势大,完全可以打入树之星空,四方天平挡不住”。
  “晚辈查了当初陆家被放逐后的几场战争,发现曾经与陆家僵持的七神天消失了,五大阵基压力增加,四方天平老祖被迫坐镇主宰界,但战场的激烈程度却比陆家还在时小了,这不对劲”,陆隐说道。
  “还有刘岳之死,四方天平哪来的底气在毫无证据的前提下杀死一位老祖?他们做好了与农家,鬼渊,包括寒门硬拼的准备,这个准备的底气来自哪里?”。
  “四方天平做的很多事都很奇怪,看似合情合理,却经不起推敲,总感觉”。
  农易抬头,“总感觉他们有一股隐藏的底气”。
  陆隐与他对视,“不错”。
  农易失笑,“当初陆奇找过我,想让我甘愿被封神,你猜我怎么回答?”。
  陆隐好奇,“怎么说?”。
  农易笑道,“我让他滚远点”。
  陆隐挑眉,没有说什么。
  “陆奇是你老爹,不要脸,居然让我甘愿被他封神,我又不是姓文的,整天一副悲悯世人的模样,为了人类可以牺牲一切,这些废话别对我说,而且你老爹也不是擅长煽情的,所以我把他扔出了界外界,那时候我一直坐镇界外界”,农易道,“但你却能让我甘愿封神,不是因为你比你老爹有魅力”。
  “凭心而论,在你跟你老爹之间做个对比,我更愿意被他封神,他虽然混蛋,脸皮厚,还无耻,但纯粹,你心眼多,多的可怕”。
  这些话陆隐全当好话听了。
  “但形势不同了,陆家没了,四方天平果断放逐陆家,又杀了刘岳,绝对隐藏了什么,谁都看得出来,我愿意被封神,忌惮的不仅仅是四方天平,更是他们隐藏的底气,我是真不知道他们究竟隐藏了什么底气,毫不犹豫杀了刘岳”。
  农易深呼吸口气,“唯有常年坐镇界外界,才知晓那里对树之星空的重要性,刘岳一死,让谁坐镇界外界?那个巨大猩红竖眼被毁最多阻止尸王到来,却不可能阻止祖境尸王的降临,五大阵基虽然放松了,但主宰界,从未放松”。
  “在这种情况下,四方天平直接杀了刘岳,无异于放弃界外界,这是不对的,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却依然如此,只能代表他们有我们不知道的底气”。
  陆隐问道,“前辈对四方天平的底气完全不了解?”。
  农易摇头,“不了解”。
  越是不了解,越让人不安。
  农易能修炼到祖境,当然不蠢,而且凭其祖境之能加上农家,还有之前的刘家,对四方天平这股底气依然查不出,四方天平藏得太深了。
  “你比你老爹差远了”,农易忽然来了一句。
  陆隐一愣,“差在哪?”,他自问修炼速度与同境战斗绝对无与伦比,放眼人类历史,或许三界六道可比,其余,包括九山八海在同境界都比不了他,这都比老爹差?
  农易感慨,“你老爹虽然本事不大,但他对付女人有一手啊,当初在这方星空也算是风流人物,任何事,只要与女人沾边,就没他解决不了的”,说完,看着陆隐怪异的神色,继续道,“如果你有你老爹这份本事,白仙儿也不在话下”。
  陆隐尴尬,“这点晚辈确实不太擅长”。
  农易坐了下来,指了指地面。
  陆隐跟着他随意坐下。
  两人就坐在泥地里,抱着锄头,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两个朴实的庄稼汉。
  “修炼,争命长,为人一世,争权,争利,争各种各样的东西,跟谁争?”,农易问道。
  陆隐一愣,跟谁争?
  “当然是跟对手争,跟敌人争”。
  农易笑道,“是啊,跟敌人争,本质上,能与你争的,是人,修炼,商业,权谋,你的对手都是人,只要能争赢,需要看手段吗?”。
  “当然不需要”。
  “哪怕一个普通人,如果能赢了祖境,结果都一样,本质上,与你对弈的都是人,了解人,战胜人就可以,你走的永远是修炼杀伐那一套,你老爹不同,他看透了女人,所以面对女人无往而不利,即便那个女人是祖境,你说,你是不是比他差”。
  陆隐笑道,“也是,琼熙儿说过,商业谈的不是生意,而是人,了解对手,吃定对手,这就是商,修炼也一样”。
  “你说的琼熙儿就是那个代表天上宗与我们谈战略物资交易的女人?”,农易问道。
  陆隐点头,“第五大陆生意全权交给她”。
  “你看人还是很准的,那个女人我听过,很难缠,四方天平被她吃的死死的”。
  “主要是靠战略物资,如果没有好的战略物资,四方天平也不会理她”。
  农易道,“三年时间,这方星空产生了很大变化,尽管永恒族威胁暂消,但修炼者装备更换却从未停止,五大阵基依然严阵以待,一个个修炼者都希望拥有折叠小型飞船,微阵武器,宇宙战甲,无线蛊,还有最重要的虚浮游,在这方面,赚了不少吧”。
  陆隐道,“不多,半卖半支援吧”。
  三年内,通过这些战略物资,第五大陆赚了很多,非常多,但赚到的钱陆隐一分没动,琼熙儿有她的布局。
  “对了,说到星能晶髓,晚辈想起了新大陆,新大陆那么多城市,每座城市应该都有数量不菲的星能晶髓,那么,这些星能晶髓哪去了?”,陆隐问道,这是他来此最大的目的之一。
  农易道,“新大陆两百七十二座城,如你所说,每座城都有星能晶髓,如今已经被划分,你自然也有,属于你的城,除了将尸王清剿,其余一概没动,这是四方天平的原话”。
  “多少?”,陆隐问道。
  农易道,“四方天平各五十座城,我农家分得二十城,五大阵基修炼者分摊二十城当做奖赏,解语者研究会十城,你十城,最后还有十二城分摊给散修以及树之星空各大小家族,毕竟这些人都参与背面战场战争,都出过力”。
  “我只有十城?”,陆隐目光一凛。
  农易道,“新大陆收复,你确实出了很大力,是你第一个打上去的,但在这之后因为第五大陆的原因,你走了,第四阵基也只是留守,并未怎么进攻新大陆,所以才给你十城”。
  “每座城大概多少星能晶髓?”,陆隐问道。
  农易道,“过百亿吧,差不多是这个数字”。
  陆隐点头,如何瓜分这些城市,农易没怎么说得上话,他有不满只能找四方天平,当然,一定会找的。
  “对了,还有件事”,陆隐想起了什么,“你那个麦田里是不是关了个人?”。
  农易疑惑,“谁?没有啊”。
  陆隐道,“一个叫秋诗的女的,关了很久了”。
  农易一拍脑袋,“秋诗啊,当初确实关了她很久,莫名其妙来到我农家,还无人知晓其来历,我就猜她来自废弃之地”。
  陆隐道,“没错,是我第五大陆天星宗的第一真传,她怎么样了?”。
  农易道,“没事,关了她很久,也注意了她很久,不得不说这女娃娃挺招人喜欢,而且天赋绝佳,不在三娘之下,脑袋一热,收了作弟子,现在还在闭关呢,已经十多年了”。
  陆隐了然,怪不得秋诗一直没有回去,如果被放出来还没有闭关,早应该回第五大陆一趟了,原来在闭关,这么说,对外界的事,她知道的不多了。
  “要不要喊她出来?”,农易问道。
  陆隐摆手,“不用了,让她好好闭关吧”。
  种子园有种朴实的美,每次来到这里,都让陆隐有回归自然的感觉。
  此次来,他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跟农易一样,就在田地里挥舞锄头,一下又一下。
  农四娘凑过来了,她还想着玉昊的事,看陆隐目光充满了怪异。
  陆隐无语,“你这么盯着我,让我不自在”。
  农四娘眨了眨眼,“我想念昊玉先生”。
  陆隐翻白眼。
  农三娘来了,抓住农四娘提溜了出去,“人不大,看什么颜值”,说完,看向陆隐,“其实你长得更带劲”。
  陆隐笑了笑,“你也是”。
  农三娘一怔,总感觉陆隐说的违心。
  白雪来了,每人一杯茶。
  递给陆隐的时候神色如常,陆隐知道她没有暴露,她在农家时间太久了,对这里或许有了感情,不希望产生隔阂。
  “三娘,时间到了,轮到你们了”,疲惫的声音从田边传来,是一个中年男子,面容疲惫,跟大战过一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