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同人动漫 > 小说《魔君的追命娘子》 > 章节列表

第15章打架多好玩啊

作品:《魔君的追命娘子

  凌悠悠顿觉有趣,她最喜欢看打架,神仙打架看的多,不觉得新鲜了。她真想看看凡人是怎么打的。
  “好哎,加油,快点啦。”
  小玉脑门上滑下一道道黑线,这位主子不仅暴力,还喜欢火上浇油。希望陛下今后千万不要把自己指给这位当侍女,她可不想跟着这样的主子倒霉。
  “娘娘,端庄,一定要端庄。这时候该您上场了。”
  凌悠悠不解的问:“我上去做什么,帮她们一起打?”
  小玉心口疼,“不是,是劝架。”
  “为什么要劝架,又打不死人。让她们打,多好玩。”
  要亲命了,打架好玩,她也是头一次听人这么说。
  “不能打的,娘娘,这是陛下的宴会。万一惹陛下生气,您岂不是前功尽弃。”
  阿勒,好像是的,某皇帝生气,那么今天的一切都白折腾了。
  “喂,给我住手。”一声断喝,震耳欲聋,凡人没几个受得了的,打闹的人顿时安静了,忙着揉耳朵,耳朵疼。
  凌悠悠几步走到挤成一团的人身边,左手拽一个,右手扯一个,轻轻松松把两个人分开。
  “这里不能打,要打咱们出去打,外面的场子大。”
  小玉一个趔趄差点跌倒,老天,有这么劝架的么。
  两个要打起来的人,一听这话,互相对瞪了一眼,自觉的退回位子上。
  凌悠悠耸耸肩,遗憾的问:“你们不打了?”
  那语气是巴不得她们两继续。
  “不打,算了,我还准备给你们两个定一个胜负规则呢。下次,你们两要想打架一定来找我,我会给出最公正的点评。”
  打架还要点评,谁脑子有问题不成。
  孟佳月乖巧的回:“娘娘,您别开玩笑了,我跟杜妹妹是好朋友,刚才我们闹着玩的。”
  杜娥收起恨不能掐死对方的眼神,挤出温婉的笑容:“是的,娘娘,我们两经常闹着玩。”
  不管是真是假,反正没戏看了。凌悠悠颇觉无趣的转身回座位,一脸郁闷。
  小玉觉得该好好跟凌悠悠沟通一下,弯腰附在她耳边,悄声道:“娘娘,打架是明令禁止的。今儿就该吃吃喝喝,唱唱跳跳,其他的不能做。”
  “还可以唱唱跳跳,好啊,我正想看看她们有什么本事。你让她们跳一个给我看。”
  小玉为难的摇头:“现在不行,要等陛下来了,她们才肯唱歌跳舞的。”
  原来她没有资格单独看,凌悠悠鼓起腮帮子:“那我现在能让她们做什么?”
  “您让她们陪您说说话。”
  没意思,又不熟,没有共同语言。
  凌悠悠百无聊赖的趴在桌案上,捡起最大的一只梨啃了一口,随即又吐了出来。惊叫:
  “啊~这果子怎么流血了?”
  小玉又一次被雷的五脏飙血,“娘娘,那不是血,是涂在嘴唇上的唇脂。”
  “唇脂也太劣质了吧,居然会掉,这让人怎么吃东西呀。”
  “娘娘,让奴婢们给您切好了,一小块一小块的吃。”
  没法活了,连吃东西都不能随意。撑完今天,不管结果如何,她都要走,必须走,不然会被憋的折寿的。
  百无聊赖的坐等削好的梨,外面传来内监尖细的唱声:“太后娘娘驾到。”
  凌悠悠立即打起精神,目标人物出现了,该她表现的时候。快速站起来,往旁边一站,低眉垂手,表情严肃认真。
  太后带着一群宫内进来,两边的人立即跪倒口称太后娘娘千岁,迎驾。
  凌悠悠发现自己实在做不出来,跪的姿态,勉强弓下腰,心说这对于她来说巳经是足够尊敬了,千万不要再挑她的毛病。
  太后的目光正在搜索自己的相中的人有没有到,发现她点了名的几家小姐均在,欢喜的点点头,“都平身吧。”直接忽略了凌悠悠。毕竟这里有几十号人,太后没心思每一个都看一遍。
  走到主座的时候,终于发现还有一个人头低的特别低,一时好奇就问:“这位姑娘颇为眼生,你……”
  猛然看到凌悠悠明亮的眸子,愉快的心境一下子没了。
  “怎么是你,谁让你到这里来的?”昨天把她气成那样,今天居然又跑到相亲大会上,她想做什么,砸她的场子,然后独断专宠,休想。
  凌悠悠努力释放出一抹微笑:“是陛下让我来的。”
  “皇上让你来做什么?”
  “自然是来帮娘娘您的。皇上怕您太过操劳,所以让我过来替您分忧。”
  太后冷笑:“分忧,你不捣乱就好了。”她对凌悠悠没半点好感,“你走吧。今儿这里不需要你照应。”
  当她喜欢在这里呆着么,要不是变态的家伙非要让她讨好太后,她早哪儿凉快去哪儿了。
  “太后娘娘,陛下命令我在这里,若是我擅自离开,他会很生气的。而我最需要的就是他开心。不管怎样,只要他开心,让我留在这里,其他的您怎么样都行。”
  太后颇觉诧异,这话在她听来,应该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毕竟有一个女人走到了皇帝身边,而且还得到了他的在意。
  她这位皇帝儿子什么都好,就是不愿意花时间在女人身上。她也不是要求他沉迷女色,只要他稍微宠幸一两个女人,好让她们为帝国诞下继承人。
  太后理顺不平的心绪,第一次认真的打量凌悠悠。妆扮得体的凌悠悠,确实拥有与众不同的容貌,难怪她冷漠的儿子有意袒护。这不就是她想要的么,昨天无端生出的气消了大半。
  “既然如此,你就留下吧。”缓缓落座,扫了一眼场中的女子,侧身问,“皇上有说什么时候到?”
  贴身内监,悄声道:“陛下在御书房与大臣们商议围猎的事,完事了,就会过来。”
  “宁王在么?”
  “王爷千岁身体抱恙,有两天未上朝了。”
  太后微一皱眉:“生病?哀家怎么没听说?”
  “据说就是偶感风寒,不是什么大病,特意吩咐不要惊动您的。”
  太后微一点头:“宴会后,着人送点野山参去。”
  “是,老奴明白。”
  凌悠悠不便问宁王是谁,但看太后的神色,肯定是不喜欢那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