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赚钱这件小事

作品:《我在古代追星的日子

  平日里柳辞在私塾帮工,私塾不忙时便在家替苏夏迟做些零活,今日恰巧无事,她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正发愁如何将昨晚的点子送给萧妄怀,机会突然就来了。
  “阿辞,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隔壁李阿婆家的小孙女李粒粒晌午便拉着柳辞朝外跑,柳辞几番推脱不掉,只好由着她。
  李粒粒买不起入会的胸针,又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若是能帮会长曲秋霜混入王府,将大家的信物送到小王爷手里,便可入会。
  她一个人不敢问,便拉上了柳辞。
  “曲小姐真有这事吗?我带妹妹来问问你。”
  每隔三日曲秋霜便会走上一趟宴宾楼,两人到时,她正气定神闲地坐在暖阁里喝茶。
  柳辞拉着李粒粒,“我们愿意去。”
  曲秋霜抬眸暼了一眼,伸出两根纤细的手指挥了挥,丫鬟便将两套侍女服拿了上来,“换上衣服,黄昏交班时自后院柴门混进去,东西能不能交到王爷手里就看你的了。”
  柳辞拿着衣服问她,“就这么简单?”
  曲秋霜笑着将杏饼含-入嘴中,“就这么简单,只是混入王府是死罪,被发现了要杀头的,王爷若是心情好网开一面,也要被打个半死不活,我可不管捞你们去。”
  李粒粒吓得脸色发白,拿着衣服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头一转跑了。
  倒是柳辞,一口答应了曲秋霜黄昏时见面。
  待两人走后,周楚初笑着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东西都准备好了,这丫头上次逃了,这次看我怎么收拾她!”
  曲秋霜略带埋怨地瞪了她一眼,反复确认说,“你确定那东西不会害了妄怀哥哥?”
  “小姐放心,盒子里根本不是大家写给小王爷的信,而是我从街边寻来的大不敬之词,只要柳辞敢献给小王爷…”
  黄昏十分柳辞与柴门附近的接了头,对方将一个装满书信的木盒子交给她,让她跟在换班的队伍后面混进去。
  柳辞想了想,这可能就和接机送礼物一样。
  路上她悄悄打开盒子瞧了一眼,里面竟然全是姑娘们的书信,可真是痴情!
  “诶?我前面的丫鬟呢?”也是这一个走神,她跟丢了。
  刹那间柳辞尴尬地站在原地,她左右转了几圈,最后胡乱推了一间屋子的门,入眼便是满墙的藏书令人眼花缭乱,估计是个图书馆之类的地方,她边走边感叹,当转过一排书架,她突然石化在了原地。
  萧妄怀坐在攀爬书架的木梯上,右手撑着头,睡着了!
  柳辞倒吸一口凉气,蹑手蹑脚地靠近,先将木盒放在了一旁的书桌上,又不知该怎么叫醒萧妄怀,一时急得没什么头绪。
  她承认,见到爱豆她是有一些激动和手足无措的,以至于不是出声吵醒他,而是想凑近了看看他的脸。
  要说柳辞马上满十八了,可身量还是没怎么长,细细瘦瘦的,总是被人轻易摸到头,换个词来说应该叫…萝莉?
  从前她见惯了一米七几的世界,突然瞧见了一米五几的世界,只觉得很新奇,不过这身高偶尔还是有些不方便,比如现在,她就看不清萧妄怀的脸。
  柳辞搬下了书桌上的书,轻手轻脚地爬上了书桌,这下总算能靠得近一点,看清萧妄怀店下巴,嘴巴,鼻子…再往上,她猝然对上一双犀利的眸子!
  柳辞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向后退,可她站在书桌上,眼瞧着要倒栽下去的时候,萧妄怀伸手拉了她一把!
  “你!”萧妄怀没想到柳辞力气这么弱,竟直接扑进了他怀里,他脚下一滑,两人接连从木梯上滚了下来,
  这一刻柳辞糗到恨不得自己化作空气消失,她绝望地闭上眼,却没想到被萧妄怀护得很好,两人滚了几圈跌在地上,她竟毫发无伤。
  “小王…唔!”柳辞刚要爬起来说话,萧妄怀突然掐住了她的脖子!
  “为何擅闯王府?行刺?谋逆?偷盗?”
  柳辞终于发觉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王小博的少年气从里到外满得快溢出来,是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高中生,而萧妄怀不一样,他年少轻狂的外表下恐怕是一颗杀伐果断的心!
  就像现在,当惹怒他时,他可以轻易了结一条人命!
  “咳…咳…我是缱绻会…送信,信…”柳辞脸涨得通红,拼命指着桌上的木盒,终于在窒息的边缘重获新生!
  柳辞趴在地上不要命地咳嗽,萧妄怀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脸色阴郁得可怕。
  侍卫纷纷推门而入将柳辞围住,萧妄怀狠狠将木盒摔回她脚下,“本王留你一命,回去告诉曲秋霜,王府重地不可擅闯,今日涉事之人一律杖责五十赶出王府,本王的话绝非儿戏!”
  柳辞咳的满脸是泪,眼眶红红的,偷偷瞄他,确实和王小博不一样。
  想到这里,柳辞伸手从怀中摸出一沓草纸,“王爷,我此番前来不止为送信,还有一事想与王爷商议。”
  她刚要将草纸递上去,侍卫眼疾手快抽刀将拿纸砍成两半,柳辞眼疾手快躲了过去,不料手上被刀狠狠砍了个口子,草纸散落满地!
  “唔!”柳辞吃痛地捂着右手,刚要开口,萧妄怀抬手制止了侍卫。
  那每一张草纸上都绘着柳辞为忠贤王府设计的logo和应援图样,有身着盔甲的兵士,有威严的王府,有融合了军旗元素的商标…
  萧妄怀自然是认得它的。
  柳辞忍痛解释说,“如今城中仰慕王爷的百姓不在少数,而王爷刚刚继位,整个广俞州的局势急需稳定,若是对这些百姓加以正确的引导,王爷的地位便可稳固!”
  萧妄怀神色如常,却叫柳辞继续说下去,柳辞的右手鲜血淋漓,整张小脸泛着虚弱的白,蜷缩在地上只有瘦瘦小小的一团,倒是让萧妄怀微微皱眉。
  柳辞缓慢地说,“我只是个商人,我只看到如果能为王爷设计些图样,刺绣,木牌,若是分发给百姓,应当是有银子赚的。”
  “你想替本王做事?”萧妄怀挑了挑眉,低头看她。
  柳辞突然抬起头,目光中透露着一丝沉稳,“为什么不是王爷雇佣我,让我帮您将这个想法变成现实呢?我们可以是合作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