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小说《玲珑阁》 > 章节列表

第一章∶苏醒

作品:《玲珑阁

  深夜,华州、某大学男寝室内。
  “胡休,咋,又睡不着,搁那看恐怖片呢?”
  “老徐,我看的是悬疑、搞笑、动作片,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恐怖片了呢?”
  不满的声音从床铺下传上来,那青年抱着膝盖,眼睛看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
  从面相上说他还是有些个俊秀,可略长的胡子、熬夜熬的通红的眼睛、油腻的不知几天没洗的脸皮也真不知要怎样形容!
  “切,你是不是又遇到啥不开心的事情了?”
  “咕咚~”胡休第一时间没有回答他的话,顺手拿起放在电脑桌旁的可乐,猛喝了一口,朝隔壁床铺瞧了一眼。
  “嗝~华容兄,你既然问了,那兄弟我就不得不说了。”
  “别,可真别,你上次跟我们讲的事已经够雷人的了,这次的就算了。”
  华容和老徐连连摆手道,神态有些怪异。
  “卧槽!你们是不知道这事,今天遇到一个特别不要脸的一女的。我今天不是一个人去学校食堂吃饭嘛,吃完看见旁边桌上有个手机放在那边,我怕有人拿走,我就好心的等失主。”
  “等啊等啊等,终于让我等到了,竟然是一女的,看起来倒是挺文静的,但一开口就要我电话!这能忍嘛!当然是不能忍!我又不认识你,还想要我手机?我这刚刚买的手机,还能就给她了?这是啥道理嘛?我当时就怒拍桌子走了。”
  胡休边说着,说到气愤的点,还努力的挥了挥手臂。
  “真tmd是个人才……”老徐和华容不忍的捂住了自己双眼,这多好的一个脱单机会啊!
  上帝在创造这小子的时候,是不是忘记给他脑壳里面放放脑浆,导致他现在脑壳里面装的都是屎!!?
  “啥?你们刚刚是不是说话了?”
  胡休刚刚看的正仔细,没有听见他舍友说的话。
  “没事、没事,那个小休子我们就先睡了,哦~对了,看完恐怖片记得关灯,现在可以不关,知道你小子胆子小。”
  上铺的老徐,有些熬不住了,迷迷糊糊的哼唧了几句,就盖紧被子躺下了。
  “嘿嘿嘿~还是老徐你懂我。不对!我跟你说过了,我看的是悬疑、搞笑、动作片!……”
  ……
  夜渐深,也不知几点,电影已经放到高潮部分,胡休的手微微的颤抖,扶了扶往下滑的眼镜框。
  “吼~!!”
  突然!电影快结束的部分,一个恐怖的血肉人脸浮现在电脑屏幕上!他在对着胡休笑!露出了他布满献血的牙齿。
  胡休本来胆子就不大,被这一吓,手更是一哆嗦,一不小心把桌子旁边还剩半瓶的可乐瓶子打翻了。
  “呲呲呲……”瓶子里的可乐涌出,笔记本也被打湿了,屏幕也有些花了、但那个血人笑脸,还在上面,颇为瘆人。
  “靠!我的电脑!”胡休一声惊呼,猛抽了几张纸巾,就直接盖了上去。
  在指尖触碰到可乐的一瞬间,电脑屏上的血肉笑脸逐渐狰狞,像是活过来了一样……
  “滋滋滋~”鲜红的水透过纸巾,发出细小的‘滋滋’声。
  胡休的意识渐渐模糊,映在他瞳孔的最后画面,是电脑屏幕上血人的狞笑。
  “草!小爷难道就要这样憋屈的死了嘛?小爷我还没谈恋爱呢!小爷连女人的手还没拉过呢!嗷!除了我妈妈的手。唉~真的是便宜没好好货,这从淘淘上买的笔记本,竟然不防水……”
  ……
  “嘤~”胡休翻了个身子,怀里抱着的枕头硬梆梆的跟石头一样。
  晕晕乎乎的睁开眼睛,松开枕头,仰着身子看向天花板,金色的龙、浴火的凤,栩栩如生,不知用了什么颜料画在了上面。
  咦?天花板?这么漂亮,得多贵啊!咦?不应该是木板嘛?我住的是下铺,老徐那家伙还在上面呢!
  胡休一哆嗦,感觉事情有些不对,下意识的想扶扶眼镜框。
  “唉?我的眼镜呢?没有眼镜,我咋看的这么清楚?”摩挲着脸,发现他的眼镜没了!
  胡休眼睛近视,度数挺深的了,戴了好几年的眼镜了,除了睡觉的时候会摘下来,其他的时候,都是戴着的。
  “不对!怎么回事?这张脸也不是我的脸!我不会是死了叭!到了地府阎王爷都觉得我难看,找不到对象,给我换了张脸,嘤嘤嘤……”
  “砰砰砰~”这时,门外传来几声轻轻的敲门声。
  “少爷,该起床吃朝食了,老爷和夫人已经等的急了。”
  门口的声音颇为阴柔,声音很小,像极了女声,但仔细一听,胡休却有了认定,是个男声。
  “知道了。”
  胡休随口回答了一句,可娇柔的正太音,却吓了他自己一跳。
  “好的,少爷,我就在门口等您。”
  随后便没了声响。
  “这怎么回事!?”胡休惊声呼了一声,他老爷们的大嗓门呢!这跟臭娘们一样的声音是个什么情况?咋,换了个脸咋连声音都换了?
  “嘶~这头怎么突然就疼了?嘶……”突然间的,也不知道是何缘故,头顶一阵剧痛,疼的他几近晕厥。
  “神州大陆,今年是胡历三百二十三年,我为王爷胡非为之独子,胡休!”
  胡休眼神呆滞,神情有些涣,呼吸渐渐急促。
  “胡非为,玲珑阁阁主,为修为五窍的武者,而玲珑阁则独立于胡国所有衙门,直归于皇帝查管!任何案件皆可查,只要证据充足,京内大臣都可有先斩后奏之权!嘶!这可不就是锦衣卫嘛!”
  “那些个写小说的都是骗人的啊,不是说,皇亲国戚不能干预内政嘛!”
  胡休脑壳还是嗡嗡的疼。
  “不对……这里好像不是华州了,是叫神州大陆!我去,我不会是穿越了叭!还穿越到别的世界!亦或者,我还在做梦,还没醒过来。”
  “啪!”一声清脆的拍脸声,他这白皙的脸上多了道巴掌印。
  “啊!”胡休惨叫一声,这一巴掌真tmd疼!我也没用多大劲啊,怎么样感觉牙都软了呢?但也证实了一点,他没有在做梦,是真的穿越了!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门口的小厮听见了屋里的动静,急忙喊了几声。
  “没事,你在门口候着就行。”胡休皱了皱眉头,不自觉的应道。
  “哦~好的,少爷。”
  ……
  淅淅嗖嗖的,慌忙从床榻旁捡起一套衣服,胡乱的穿在身上。
  真的奇了怪了,胡休作为整个王爷府里,王爷的唯一独子,身边怎么连个丫鬟都没有?
  “少爷,您快些个叭,老爷、夫人都等的急了,等下又要骂您了。”小厮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水渍,在门口小心翼翼的催促了几声。
  “来了!”胡休推开门,迎面看到个小子,白白净净的,看起来不大,看起来真像个娘们。
  “带路。”看着面前,低着头,施了一礼,头抬也不敢抬的小厮,胡休嗤笑了一声,世界变了,规矩也变了……
  “你叫什么?”路过个花园,察觉着,还有些个脚程,便和小厮攀谈起来。
  “回公子的话,小人范坚强。”
  “什么?你叫范坚强?强奸犯!你莫不也是地球中人……”
  “大人!你冤枉小人了,小人并不是强奸犯啊,小人从七岁就被买入府中,在府中呆了十几年了,身份清白,怎么会是强奸犯!”
  那小厮满脸惊恐,跪在地上,鼻涕眼泪齐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被虐待了呢。
  “起来吧,这只是句玩笑话。”
  胡休当时听见范坚强的名字,以为这小厮也是从那边过来的,一时激动,结果是他想多了。
  “谢大人,嘶~”范坚强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结果牵扯到了后背,发出了声嘶吼。
  “你的后背怎么回事?”胡休上前扶住了小厮。
  “没事的,公子。”范坚强往后退了几步,脸色微微变了变。
  “说出来,公子给你做主。”
  刚刚胡休,扶这小厮的时候,不经意间,触碰到他的后背,细长的伤痕,脑海中不由的浮现了“鞭伤”这个词。
  “只是小人前些天,干活不小心摔的。”
  “摔能摔出鞭痕来?”胡休脸色一寒。
  “我说、我说实话,公子别罚我,这伤是小人自找的,昨日小人出去采购,贪玩结果误了时辰,让程管家知道了,按着家规,就领了二十鞭。”
  范坚强胆子像是比胡休还小,这还没怎么吓他呢,就什么都说出来了。
  “就玩了会,就要被挨打?”
  胡休挠了挠头,他小时候,他娘叫他去买菜,经常玩到天黑,但只要菜买回来了,最多挨顿骂,也就没事了。
  “公子,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小厮低着额头,小声的回答道。
  “算了,你继续带路叭。”胡休支会了一声,他脑袋里面的记忆没有告诉他,这王爷府怎么走。
  “是。”范坚强回了一声,低着他的大脑袋,又走在了前面。
  “刚刚见你,听见我说强奸犯,反应挺大?”
  胡休怎么看他,怎么别扭,你低着个头,一头闷气的往前走,看那奴才样,便忍不住继续问了句。
  “公子,您平时不最痛恨采花贼嘛?”
  “啊?是吗?”
  胡休打着哈哈,他平时痛恨采花贼?这他自己还真不知道,但这强奸犯这个词闹明白了,这个世界应该是有的。
  “就像前些日子,您抓的花十六,最爱糟蹋未出阁的少女,最近更是嚣张,连魏员外的女儿也想指染,要不是魏家仆从发现不对劲,就真让他的手了。”
  “当晚,魏家的仆从追着他跑了半个平安城都没追上。圣上得知此事大怒,要求刑部彻查此事,这案子被公子劫了下来,结果,就三天,这花十六就被公子打断手脚投入了玲珑阁。”
  范坚强恭维的说道,这马屁拍的啪啪响。
  “呵呵~挺会说好听话的嘛。”
  “公子,小人说的都是实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