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小说《分海谣》 > 章节列表

第六章 281 完结章

作品:《分海谣

  《分海谣》合同签订30-60万字,共六卷280章,60万字。
  均订60。
  感激所有支持小泽的读者朋友。
  《分海谣》系列共四本。分别是《分海谣》、《分海谣之四界之战》、《分海谣之魔世三皇》以及《分海谣之天下人心》。
  既然是一个系列,之后三本书仍然会在起点发布,具体事宜发书时将与编辑再次沟通。
  《分海谣》是什么?这是读者问的最多的问题。我的答案是,分海谣是力量,力量本无善恶,灭世之音还是救世之音,此处难与君说。
  一个皇子,生于皇宫,长在皇宫,锦衣玉食,怎么会是一生孤苦无依。
  萧翎这番话实在是不懂凡间百姓疾苦,一位什么都有的皇子若还说什么孤苦无依,凡间那些因为疫病和战乱没了父母家人的孤儿呢。
  一场两国之战,前后数年,多少孤苦无依的孩子只能到处艰难求生,有些死于饥饿,有些死于病痛,有些死于野兽之口。
  说一个宫中的皇子孤苦无依,实在是萧翎生在福中,含着金汤勺长大,不懂事。
  “我还是去栖霞山吧,叶先生会有办法的。”
  “你这是要断了三皇子成为太子的路。三皇子要坐稳太子之位,甚至将来要登上皇位,都要仰仗这次与南吴公主的婚事,他处理好了,以后风调雨顺,若是处理不好,以后的日子比现在更难。现在他身处南吴,你若是要去栖霞山就要劝叶先生尽快将三皇子接回金陵,以免一路上生出什么意外。”
  “为何?三皇子能有什么意外?有什么意外比突然要娶一个公主更可怕的。”
  无鬼生本不想再和萧翎解释,又念她对哥哥一番真情,只能勉强道,“你不觉得南吴这一次是有备而来吗,而且是占了先机,做了充足的准备。
  你想他们为什么不把公主嫁给大皇子,而偏偏选了三皇子?”
  “大皇子已经立了皇子妃,皇子妃是秦王爷的小女儿,本就是皇贵族,怎么可能让皇子妃让位给南吴公主。这不是得罪了秦王爷吗?”
  “秦王爷现在自身难保,秦将军在凌云一战中失踪了,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去寻大皇子了,也许是战死了,那晏王府不愿意承认秦将军已死,故意在朝堂之上声称秦王爷是去找寻大皇子,要知道凌云发生的事,根本就只有几个人能说的清楚,秦老王爷自己也并没有前往凌云,所以凌云山究竟发生了什么秦王爷也并不清楚。”
  “难道他们还敢欺瞒我父皇?这可是欺君之罪。”
  “他们未必有意欺瞒,也许是迫于无奈。”
  南吴公主的算盘打的的确不错,可阴差阳错,瞬息万变。
  “烽火弥漫旧敌新人,
  湖水滚滚望眼染红。
  战鼓雷鸣又扬起,
  旌旗高舞家何归。”
  婕妤扇开启之时,三皇子便已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他愿意接受这份命运,而他作为灵族首领的命运也随着姻缘一线瞬间打开。
  辗转千年,山水恒古。乾坤分海,寰宇变,却是朝夕之间,昙花一念。
  “魏兵,她在受苦。”
  “谁?三皇子不是该准备回金陵吗?”
  宇文长也不知道三皇子在说些什么,这个一向病弱的皇子突然之间成了天下至关重要的一枚棋子。
  他本该是最稳定的,最好拿捏的一枚棋子。
  “她在受苦,我的妻子,她需要我。”
  “三皇子,您在说什么啊,南吴只是提亲,那公主还不是您的皇妃。”
  “我说的不是那位公主,我的妻子也是一位公主,天底下最动人的公主。”
  宇文长见到三皇子魂不守舍又心意已决的样子,心中一阵担忧,秋夜忽起凉风,乌云漫过长夏。
  这种转变任何敏感的人都会多一分担忧,宇文长是天底下最敏感的人,他察觉到了异常,不仅仅是三皇子古怪的言辞,还有他四周不祥又高洁的气息。
  是妖,是魔还是天界之人?
  是谁在开他的玩笑。
  好不容易拉拢鬼族为他所用,现在大事将定却又冒出来一个非鬼非魔之人,还是他此时最需要的一枚棋子。
  “可是我的殿下啊,宇文将军说得不错,今日你回到金陵,朝中大臣就算不拥戴你为太子也没有其他人选了啊,好不容易能熬出头,再也不用看那绮皇妃的脸色,回金陵后荣华富贵都是您的啊。”
  萧晋笑了,清澈如风,客栈里一丝风也没有,门窗紧闭却好似四季的风都汇聚在三皇子四周,他就站在风的最中心,不畏惧任何一个方向任何一股力量。
  他淡淡开口,“荣华富贵固然能保一人安枕无忧,快活一世,但一个人若不能保护他的妻子,又如何保护他的子民,如何守护天下。君子有所为,有所必为,何况你们想要拥戴的天子。
  这天下若是我的,我自当全力保护,一直以来我也是这么做的。
  这天下若不是我的,我也定不能害这天下的人,一直以来我也是如此言行的。
  今日,我决不能回金陵,待我接回大齐名正言顺的太子妃,我自会做我该做的事,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宇文长的脸上已经再难压抑怒火。他不允许萧晋破坏他的计划。
  “宇文将军,你是六极堂的司侍,我说的可对?”
  瞬间惊讶,“没错。”
  “今日,我醒了。我想其他人也早该醒了,我醒的有些迟了,但这些都是天命。你现在应该已经察觉出我的异样,是不是?”
  “不瞒三皇子,的确已经察觉到您不是人。”
  “很好,我是灵族,最接近天界修者的魔世一族。”
  魏兵诧异不已,宇文长反倒镇静下来。
  “殿下呀,你在说什么胡话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啊。”
  魏兵急了,整个事态朝他不可理解的方向走得太远,他已经不知道要如何问个明白。
  “既然灵族被唤醒了,看来四界之战避无可避,而水界有我灵族皇后,我必须要去保护她,护她周全。”
  “你说的是圜城?你要去圜城?”
  “四界之战始于水界,待我去接回皇后,灵族自会公平对待这场大战,绝不偏袒。妖族圣器,鬼族圣器,天界圣器皆由我灵族守护,想要开启天地之战,此二族定要来寻我灵族。
  若有可能,我真不想聚集这些圣器让分海谣之力再临这一天一之界。”
  “既然是天一之界,大战岂不是避无可避?”
  “这一点出乎你的预料吧?你想要一半分海谣,很多人都想要分海谣的一部分,但分海谣自有自己的打算,力量本无善恶,是救世还是灭世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
  “所以,你才是这场巨变的中心?灵族才是开启分海谣的唯一钥匙?没想到竟然是你。”
  萧晋笑了,海风吹开窗,跟随这风,萧晋要赶在那个傻丫头走进十阵之前将她带回灵族。
  灵族皇后,岂容水族判他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