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八十年代发家史》 >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五章 番外

作品:《八十年代发家史

  辛安冬直接将辛老爷子和辛婆子接到了b市,他不缺钱,在蒋玄宗的介绍下,将两老送进了最好的私人医院,那里有专门的护士照顾老人,陪老人聊天锻炼,即便这样他也不是很放心,隔三差五去看老人。
  两个老人家做了全身检查,爷爷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体质有些弱,缺少锻炼,奶奶这边辛安冬一直提着心,果然检查结果不容乐观,是胃癌早期。
  当时得到这个诊断结果的时候,辛母挂完电话就晕了过去。
  辛安冬强忍着难受安排奶奶的住院事宜,在父母来b市之前,幸亏有蒋玄宗陪在身边,安慰开解他,辛安冬才没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倒下。
  还记得当初刚来到这个世界,奶奶毫无保留的疼宠辛安冬永远也忘不了,是这位老人家在他最初不安的时候给了他安慰,让他一颗焦灼无助的心安定下来。
  他不是她的亲孙子,可她把她所有的好都给了他,甚至三个姐姐也比不上,奶奶是偏心的,偏着大孙子,好吃的好用的都留给孙子谁也不给。
  她就是个平凡的小老太太,躺在病床上明明憔悴虚弱,却为了不让孙子担忧强忍着痛苦露出笑脸来。
  辛安冬关上病房的门,出去就忍不住捂着嘴痛哭出声。
  蒋玄宗紧紧搂着他,拍着他的背轻哄,可是没有用,他觉得冷,像小溪冰冷的河水快要淹没他。
  辛安冬从来不知道自己是那样脆弱的人,可在奶奶重病的那段时间,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着,他不想管公司,也不想去学校,他只想日日夜夜守在病床边。
  上天垂怜,那段难熬的时光过去了。
  奶奶经过多方面科学治疗癌细胞暂时没再扩散,两老随大孙子定居在b市,每天打打太极,遛遛狗,知足得不得了。
  现在是四年后,他大学毕业,拿到了医学院学士学位还兼修了金融管理,是b大双学位者其中一个幸运儿。
  还记得当初最在意他回校的是赵卓恒,这家伙从他第一天回到学校就用探照灯一般古怪的视线绕着他从头到脚将他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好几遍。
  辛安冬知道这家伙心里想的什么,不动声色的任他打量,心不虚气不喘,淡定得很。
  赵卓恒就算心里还有怀疑,在他从容淡漠的面色下也只能放下诡异的念头,毕竟他对辛安冬家那位不是一般的怕,怂到真没有胆子招惹他。
  现在毕业了,辛安冬留校读研,赵卓恒家里要他出国留学,这家伙还撺掇辛安冬跟他一起,被蒋玄宗背后狠揍了一通才死心。
  家里那边三姐也嫁人了,孩子都两岁了,比他家两个臭小子小三岁,嫁的人当初差点没吓着辛安冬,竟然是辛安冬开歌舞厅的朋友吴猛。
  吴猛也算是在辛安冬的帮助下在宛然市站稳了脚跟,与辛安秋的恋情纯属因缘巧合,两人不打不相识,最后从朋友变成恋人,欢喜冤家结成一对跌破众人眼镜。
  还好吴猛对三姐言听计从,两人感情很深,虽然只生了一个小闺女,但夫妻俩很恩爱。
  踏着欢快的步伐回到家,爷爷奶奶正在摘菜准备做饭,见孙子回来,辛婆子咧开了嘴,又向后张望了几眼,“回来啦?壮壮、牛牛呢,孩子咋没跟你一块?”
  辛老爷子也目光灼灼的向门口张望,见实在没人,失落的低头继续摘菜。
  别看这会两老宠孩子宠得不行,嘴上不忘我家曾孙孙,其实当初跟家里坦白,很是闹了一通,用兵荒马乱不足以形容当时的场面。
  辛安冬第一次被辛文芳追着打,狠狠的被棍子抽,现在他还记得,小时候没被打过,长大了反而被父母混合双打,屁股开花的辛安冬又丢脸又怕父母真的不让他和蒋玄宗在一起。
  罪魁祸首蒋玄宗不比他好到哪,以前辛家多敬重他这个恩人,现在辛父、辛母就有多烦这斯文败类。
  老牛吃嫩草啊,丧心病狂,看着人模狗样没想到畜生不如,这个变态!
  报恩报恩,报着报着儿子报给人家了,幸父辛母心痛难忍!
  真正掰弯人的辛安冬:屁股痛,黑锅蒋玄宗背。
  当时闹了整整一年,辛文芳带着魏良国包袱款款的来b市,见天的守着他,美其名曰陪读,其实就是监督他和蒋玄宗,誓要拆散这反人类的一对。
  以至于让辛安冬和蒋玄宗当了一年苦逼的牛郎织女。
  后来还是两个小混蛋齐力卖萌,以及蒋家老爷子和蒋爸爸的助攻开解,在辛母抱着两孩子痛哭一场,然后又抽了辛安冬一顿之后,才渐渐眼不见心不烦,总之每年还是不接受蒋玄宗上门,但辛安冬可以带孩子回家,也算默认了两人的不正当关系。
  两个孩子的大名也定下了,是辛母坚持要求的,壮壮姓蒋,蒋嘉瑞,牛牛跟辛安冬姓,叫辛嘉佑,两个名字很好听,可是辛安冬觉得跟自家儿子气质不是很符。
  应该叫蒋调皮,另一个叫辛捣蛋!
  辛安冬也不知道他妈在别扭什么,好像不看不见,就能无视她儿子找个男人这个事实一样。
  蒋玄宗心虚,反倒安慰辛安冬,也不在乎岳母的冷落,过了明路后就上赶着在辛父辛母跟前献殷勤,高档营养品,各种进口水果,按摩椅,还贿赂了辛父一辆车,辛母的护肤保养品也亲自挑选,俗话说一个女婿半个儿,他把辛安冬这个亲儿子都比下去了,更是把辛安冬的三个姐夫直接比成了渣。
  接受姐姐们羡慕嫉妒恨的辛安冬:……
  要辛安冬来说,他妈口嫌体正直,过年不让带蒋玄宗回家,还不是给他包爱吃的牛肉包子,上百个硬生生让辛安冬带回b市,不知道是不是嫌得慌。
  辛安冬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回答眼巴巴望着他的两老,“被宗哥带去游乐园了,大概是玩疯了,我们不等他们,奶你和爷歇着,我来做饭。”
  今天周六,幼儿园放假,那两小祖宗早闹着要去游乐园玩,辛安冬也就是今天被教授叫去了学校才逃过一劫,不然脑袋要被两个混世魔王吵炸。
  不是辛安冬矫情,他是真嫌弃自个生的两臭小子,一个就够烦人了,还来一双,要不是有蒋玄宗管束着,两调皮捣蛋的娃能把家给掀翻。
  他卷起袖子接过菜篮,今天准备做点清淡的,前天蒋玄宗他们公司周年庆,一家人懒得做饭直接去吃了现成的,海鲜鲍鱼样样都有,老人大补一顿吃得腻着了,辛安冬也不好受,昨天竟然犯恶心吐了,家里少了三个无肉不欢的,他就准备偷个懒。
  “奶,咱煮菜饭吃吧,好久没吃了,我放点咸肉,肯定特别香。”辛安冬眼巴巴期待的问,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一样。
  曾孙孙没回来,辛婆子有些失落,又听孙子说吃菜饭,心里也挺想的,可是,“要是壮壮和牛牛回来吃啥啊,两小子不喜欢菜饭,你还是烧菜做饭吧。”
  辛安冬嘴抽了抽,感情孙子想喝菜饭就不行,曾孙不在身边都念着,不带这么偏心眼的。
  但老太太的偏心眼辛安冬不是第一天领教,硬的不行只能软的来,辛安冬撒娇了好一通,辛婆子才松口,“煮少点吧,咱中午吃,晚上玄宗他们回来还是要做饭的,你可不能偷懒。”
  辛爷爷不忘补充一句,“壮壮爱吃辣子鸡,牛牛要糖醋排骨,这两样可不能少。”
  辛安冬:……
  “知道了,饿不死你们曾孙孙!”辛安冬苦逼的咬牙切齿说,捧着菜篮子去了厨房。
  在辛安冬走后,辛婆子和辛老爷子齐齐笑着摇头,“这孩子,多大人了还跟两个小孩吃味,不像话。”
  离开的辛安冬是没有听见这句话的,不然非得被气吐血,就不带这么偏心的!
  现在他们一家住的还是当初蒋玄宗自己买的四合院,这边房间多,地方宽敞,把奶奶从医院接回来后就搬回了这边。
  甚至前两年为了即将来定居的父母,辛安冬和蒋玄宗又出钱把隔壁那套买了下来,虽然要价比较高,又费了一番波折,结局却是喜人的,辛安冬算是如愿以偿。
  刚做好菜饭,辛安冬喊爷爷奶奶来吃,从柜子里拿出家里常备的美味酱菜,三人就准备开动,突然辛安冬的手机响了。
  他放下筷子,一看是蒋玄宗,撇了撇嘴,“干嘛,你们在外面吃大餐还想着我呢?”
  “安冬!是我,我是正浩!”
  手机里突然传来一声激动兴奋的喊声,晴天一个霹雳,辛安冬拿着手机僵在了原地。
  佟正浩,出国六年没回来的佟正浩?
  半天,手机那头传来稀稀疏疏走路的声响,然后就是他老攻蒋玄宗无奈的声音,“他回国了,刚好来b市,在游乐园门口遇见我和孩子们,现在说是要见你,跟你叙叙旧,你怎么看?”
  ‘叙叙旧’三个字蒋玄宗说得咬牙切齿,还不多不少带了三分委屈。
  看你妹啊?!
  这种莫名羞耻的感觉快要把辛安冬淹没了好吗,他抚头,心累的呸了蒋玄宗一声,“你表弟你自己不会管啊,他想见我就见呗,好歹我跟他当了几年朋友,又没有深仇大恨,总不能躲着不见人吧。”
  真要说不见,反而搞得他和佟正浩有什么一样,他身正不怕影子斜,坦荡得很。
  顿了一会,辛安冬才听到蒋玄宗淡漠的声音,“我知道了,我给你们安排。”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辛安冬快要被他阴阳怪气的语调气笑了,这小心眼的男人!
  果然不过一会,蒋玄宗就开着车回了家,将辛安冬带上车,先泄愤一般狠狠啃了一通,直到把辛安冬啃得面红耳赤才面无表情的开车。
  到了游乐场旁边的西餐厅,辛安冬在下车前无奈的揪了揪老男人的耳朵,“幼不幼稚,我跟他没什么,只是普通的朋友,再说他还是你表弟呢,我能不见吗?”
  蒋玄宗这才委屈的转过头,“我没跟他说你和我在一起,他也不知道孩子是我们的。”
  辛安冬:what?!
  “你到底要不要这么可怜兮兮,你董事长的气势呢,能不能别这么怂,我们俩在一起跟正浩有什么关系,那会就是年少无知,他说了五年就回来,五年回来了吗?你跟他斤斤计较个鬼啊!”
  辛安冬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男人,明明平时一副霸气侧漏稳重冷峻的酷总裁模样,偏偏一遇上辛安冬的事就只会跟他别扭,也不知道他在自卑个什么劲!
  蒋玄宗叹了口气,语气沉重:“五年之约你没有忘记。”
  似是在强调什么,黑黝黝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辛安冬,黑色的眼眸深邃忧郁。
  辛安冬:“……你这是在跟我抠字眼吗?我跟佟正浩没关系没关系,我是你的,说一万遍都行,你能不能给自己一点信心。”
  “我比你大,很多岁。”
  辛安冬嘴抽了抽,“所以呢?我又不嫌弃你,你还长那么帅,身材又好,是我赚了吧。”
  蒋玄宗眸光一闪,嘴角隐晦的翘了下,继续用死气沉沉的语气说,“我没有情调,不懂罗曼蒂克。”
  他心想你也知道啊,面上笑眯眯道,“你三五不时的跟我闹别扭就够有情调的了,多了我消受不起。”
  “真不嫌弃我?”蒋玄宗不自信的抿唇,活像没人爱的受气包。
  辛安冬眼睛眯起,有些危险道,“还要我说多少遍?蒋玄宗,我告诉你别得寸进尺啊,只会装模作样的大尾巴狼!你两个儿子都跟你学坏了!”
  两个小混蛋抢好吃的就会说‘爸爸好’、‘爱爸爸’,不给他吃了转眼‘爸爸坏’,这两面三刀的德行都是跟老男人学的!
  蒋玄宗英俊的眉头微眉,声音低沉,“我没装。”
  辛安冬冷笑,双手怀抱,看好戏的望着他,下巴抬高:“没装是吧,那你悲伤啊难过啊自卑啊啥的,你倒是给你流滴眼泪出来,整天就知道扮委屈,老子忙得很没空看你不走心的演戏!”
  蒋玄宗握住他的手亲了口,看着他:“……老婆,我知道错了。”
  “哼!”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辛安冬和蒋玄宗磨蹭了好一会才进去西餐厅,一眼就瞧见了一个打扮时尚的帅哥向他们这边招手。
  “嗨!这边!”
  他们走过去,辛安冬家的两个小混蛋刚吃完餐盘里的黑椒牛排抬起头。
  佟正浩将他俩抱下去,嫌弃得不行,“哎表哥,你快把你家俩混世魔王带走,可烦死我了!”
  “牛牛是个乖孩子,表叔才烦人!”牛牛不高兴的嘟嘴。
  壮壮翻了个白眼,补刀,“哼,谁嫌弃谁还不一定呢。”
  两兄弟雪白、粉嫩,长相帅气可爱,同穿t恤哈雷裤,一个白一个黑,头上戴着黑色英文字母鸭舌帽,墨镜架在鼻梁上充大佬,吃饭也不肯拿下来,辛安冬看着就眼角抽痛。
  蒋玄宗是个小心眼护短的,上前温柔的牵了两孩子手,临走前不忘吩咐,“爸爸带你们去玩,跟表叔说再见,他小时候可没你们这么讲礼貌。”
  壮壮&牛牛鄙视脸,特别上道的一齐挥手:“表叔再见!”
  佟正浩:……
  辛安冬抚头,对上两儿子期待的小眼神,蹲下身轻轻在两人小嫩脸上亲了一口:“去吧,爸爸等会去找你们。”
  壮壮满意的点头:“爸爸记得你说过的话,不然晚上回去让大爸爸打你屁股。”
  牛牛认真点头:“打屁股!”
  打你妹!
  辛安冬臊红了脸,在蒋玄宗揶揄的目光下咬牙切齿:麻蛋,他怎么就生了那两个倒霉孩子,上辈子肯定跟他有仇。
  蒋玄宗走后,辛安冬和佟正浩面对面坐着,佟正浩面前是一盘未吃完的牛排,他的面前是一杯白开水。
  “六年了吧冬子,我竟然有六年没见着你了,你真是男人十八变,越变越标志啊,哈哈哈。”佟正浩首先开口,眼含笑意的望着辛安冬。
  当初俊朗帅气的男孩变得棱角分明,牛仔衬衫搭配九分裤,头发染成了耀眼的金色,一样的帅气,身上的气质却多了几分攻击性。
  谁也逃不开时间的改变。
  辛安冬移开眼:逗比。
  “是啊,好久没见了,之前听说你在国外读的服装设计,怎么样,大设计师,准备回国发展了?”他随意的喝了口水,问。
  “没想到你还关注我的新闻,太受宠若惊了,”佟正浩是真的蛮惊讶,随后耸了耸肩,“不过你猜错了,我只是回家看望下爷爷,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老人带出国,我爸妈那边也是这个想法,所以过几天我又要离开了。”
  他目光毫不隐晦的打量着眼前的青年,俊秀精致的面貌彻底长开后是慑人心魂的美,以一个设计师的眼光来看,即便是见过太多外貌出众的模特,佟正浩也敢说,没有谁能如安冬一般将清冽与温润柔和得如此浑然天成,他就有这样一种气质,让你看着他就有种平淡幸福的感觉。
  “佟爷爷,应该不会愿意吧。”辛安冬迟疑的说,人老了就想呆在熟悉的长大的地方,不太喜欢漂泊在外,就是辛安冬的爷爷奶奶,也是当初费了好一番心里才劝两老留了下来。
  佟正浩不甚在意的抬手,挑起的俊眉有些肆意,“表哥也这么说,看情况吧,不行我就在国内待几年,国内现在发展的也不错啊,听说你已经是全国餐饮界的龙头老大啦,不得了,小时候你做菜就好吃,果然是有天赋,还有经商的头脑,我就不行了,将来就是个小裁缝,可比不得你。”
  辛安冬白了他一眼,“你怎么这么会说话了?还小裁缝,国际新锐设计师要只是个小裁缝,你让其他服装设计师无颜苟活于世了吧。”
  佟正浩其实也很为自己取得的成绩骄傲,他轻轻笑了,突然看着辛安冬说,“你给我当模特吧,如果我在国内办秀你就当我模特吧。”
  辛安冬惊悚的睁大眼,手指着自己,“你没搞错吧,我?”
  佟正浩理所当然的点头,“恩,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多美吗?”
  时尚圈‘十男九gay’,这句话不知道上辈子谁跟他说的,但对上现在佟正浩一脸垂涎的目光,辛安冬猛然一激灵,直接道,“我跟你表哥在一起了。”
  佟正浩楞了一下,似乎有些懵,辛安冬紧盯着看他有什么反应,毕竟当初佟正浩确实那啥挺疯狂的,但他觉得现在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说开了也没什么。
  “我知道啊。”他轻描淡写的笑了。
  辛安冬眨眨眼,表情有些懵,似乎没反应过来。
  “哈哈哈哈,”佟正浩没什么形象的捂着肚子大笑,脸都笑出了红晕,指着懵逼的辛安冬,“表哥没告诉你吗?他跟你表白那会我就知道你俩在一起了,还是我鼓励他不要放弃坚持追求你的,他当时喝酒喝成胃出血,陷在对你的内疚中拔不出来,我跟他说烈受怕郎缠,想要追到媳妇就得不要脸,他后来果然是拿下你了吧,说来没有我的献计你们也成不了,我还是你们媒婆呢。”
  蒋玄宗,你个王八蛋!狗日的,又骗他!
  什么自卑!怕他跟佟正浩旧情复燃!怪不得刚才那么体贴主动把孩子带走留空间给他们谈话呢,感情他知道他跟佟正浩就没半毛钱关系,装,又装可怜!
  辛安冬气得满脸通红,餐桌下拳头捏得咯吱响,一脸山雨欲来的架势,“还有呢,你还知道什么,你俩还瞒着我什么?”
  佟正浩缩了一下肩,“没,没了吧,哦,对了,我还知道壮壮和牛牛是你生的,除了这个真没别的了。”
  辛安冬:呵呵,连他生孩子都知道,蒋玄宗对这个表弟还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
  好样的,今晚要是不家暴他就不姓辛!
  他看着像是气疯了,都有些神经质了,佟正浩以前的确喜欢过辛安冬,但他出国后就知道自己的喜欢多单薄多幼稚,现在面对辛安冬总有那么多羞臊,他跟他家男人好上那会还痛哭一场觉得他辜负了安冬感情呢,那段时间内心承受着煎熬很是不好受。
  直到表哥告诉他,他喜欢安冬,佟正浩才放下心中的谴责。
  但他不知道表哥那么虎,竟然没告诉安冬他已经知道他俩好了的事情,佟正浩脸色微窘。
  两人又谈了些,关于佟正浩的男朋友,又把辛安冬差点吓傻,竟然是他们初中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兰明渠!
  一个冷静自律的班主任,一个惯会惹是生非的熊孩子,十年前辛安冬有想过他俩在一起吗?
  别开玩笑了。
  晚上回到家,蒋玄宗将两个孩子送去他们自己的房间,然后像个小媳妇一样乖乖的走到辛安冬面前。
  辛安冬面沉如水,穿着一身纯白色睡衣,看似活色生香,其实快要怒火焚身。
  蒋玄宗蹲下,轻轻握住他的手,尾音上扬,“老婆——”
  辛安冬瞪他一眼。
  “媳妇——” 再瞪!
  “安冬,”蒋玄宗英俊稳重的脸上露出窘迫,眼睛眨了眨,“我错了,我真的是一时忘了才没告诉你,毕竟当初你不搭理我那段日子我过得浑浑噩噩,我真的不想你瞧不起我。”
  要靠表弟.半个情敌的支招才能追到媳妇,骄傲如蒋玄宗不怕在表弟面前丢脸,实在不想在已经嫌弃他笨拙的心上人面前丢脸。
  好嘛,最终原因竟然是死要面子。
  辛安冬现在知道了这个原因,但他还不想放过蒋玄宗,省得以后又装模作样,冷哼一声没睬他,直接掀开被子上床准备睡觉。
  蒋玄宗轻呼一口气,辛安冬不说,他就厚脸皮蹭上床,他想搂辛安冬的腰,被嫌弃的推开,极懂韬光养晦的蒋先生只好暂时偃旗息鼓,等辛安冬睡熟再死死黏上来,然后满足的笑了。
  第二天早上,辛安冬睁开眼,看到腰侧的大手,眼角抽了抽。
  今天辛安冬不用去学校,吃过早饭一家人收拾妥当去精神病院看望辛美芳。
  没错,就是辛美芳,辛母的二妹,那个年轻时不愿家人攀附打扰她幸福生活的女人。
  辛安冬也没想到时隔十年,他和蒋玄宗在一次带孩子郊游的途中遇见了疯疯癫癫的辛美芳。
  记得当初她智斗小三贵妇人的气派十足,却在十年后趴在垃圾桶翻捡垃圾找食吃。
  如果不是辛安冬记忆好,他真认不出来,当时只是一个念头,还好他坚持将人带回了家。
  她的确是辛美芳,奶奶和爷爷认出了她,只是此时疯疯癫癫的女人已经忘了她的父母姐妹,眼神浑浊神情癫狂,只在稍微清醒一点的时候不忘念叨‘纤纤’。
  吴纤纤,就是辛美芳和吴伟志的独生女。
  辛安冬找人调查了他这个二姨,才知道吴伟志这个人渣喜新厌旧,不仅抛弃了糟糠之妻将她药傻还狠心把独生女卖去了l省黑市,只因为后找的小三给他生了个大胖儿子。
  将吴伟志绳之以法之后,他们去了l省,却并没有找到吴纤纤这个人,同名同姓的好几个,但无一例外不是他们要找的吴纤纤。
  吴美芳是个可怜人,她现在疯疯癫癫,只能靠辛安冬将她养在精神病院,爷爷奶奶偶尔去看看这个闺女,辛安冬有时也会去,但看着她绝望的对着白墙嘶吼痛哭总会心酸。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看完二姨,扶着奶奶的胳膊回到家,辛安冬眼睛红红的。
  “老婆,我们不要冷战了吧,同床异梦的滋味好难受。”回到房间,蒋玄宗俊脸祈求的看他。
  辛安冬心情不好,对他也没有好脸色,“滚远点。”
  “你要打要骂都行,别不理我。”
  他这样说,面上没什么表情,眼底却泛着可怜兮兮的光,辛安冬冷哼,“你是牛牛吗?幼不幼稚?”
  牛牛每次惹辛安冬不高兴了,就会唉声叹气的这样说,认错的态度很好,但你要真信他就傻了,绝对两天不到旧态复萌。
  蒋玄宗这会哪还在乎幼稚,搂着爱人亲啊亲,默默撒娇,像只大狗一样黏在辛安冬身上。
  辛安冬被他弄得脖子痒,又想笑,刚要开口——
  “呕——”
  他忙推开蒋玄宗奔向卫生间。
  辛安冬趴在马桶上吐,胆汁都要呕出来。
  蒋玄宗惊愕,快速走上前轻拍着辛安冬的背,后悔莫及,“安冬我真知道错了,下次有事绝不瞒着你,还难受吗?我送你去医院吧,我这次太过了,我只是不想你见到我脆弱的一面,没想到会让你这么难受,你说的对,是我太幼稚了。”
  辛安冬痛苦的摇头,上气不接下气,“不是你的问题。”
  说完又低下头吐了。
  那是怎么回事?吃坏肚子?安冬早上喝的白粥就酱菜,中午还没吃呢,昨天三荤两素都是很正常的菜,应该不可能。
  不对!还有一种可能性!
  想到这,蒋玄宗心跳加速,瞳孔猛然收缩,辛安冬似乎也想到了,跟着震惊的转过头看他,咽了咽口水,闭上眼睛又睁开,手轻轻放在腹部苦笑,“不会吧?”
  两人对视着,蒋玄宗深吸一口气,看着辛安冬就像看个稀世珍宝,小心翼翼的将他扶起来,坐到床边,强装淡定的说,“明天去医院做个检查吧,我想应该不会错。”
  恩?这话什么意思?
  辛安冬忽然转头,瞪大眼睛,咬牙切齿:“你特么又做了什么?!”
  “呵呵,呵呵……”蒋玄宗面对爱人的愤怒脸装傻充楞。
  心里默默想:一定要是个小宝贝啊,最好是小棉袄,实在不行,小混蛋也勉强接受。
  蒋玄宗搂着辛安冬,露出一脸幸福满足,不管大的小的,都是他的宝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