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其他 > 小说《汉鼎》 > 章节列表

第93章 木秀于林(5)

作品:《汉鼎

  传令兵是殷红林派来的,根据他的介绍,淮西军的前锋部队已经从桐城出,向怀宁城的方向挺进,总兵力大概五千人,指挥官叫做洪春,是淮西军西路军总指挥颜觉郦的心腹。{第一看书}舒州刺史衙门接到情报以后,已经紧急下令驻扎皖口城和望江县的保信军都赶往怀宁城,准备和淮西军在怀宁城下决战。
  刘鼎在霍山县已经跟颜觉郦打过交道,没想到在舒州也这么快就遇到了。舒州是霍山县最大的后方,如果任凭淮西军将这片区域也破坏,以后的道路将会非常的艰难,无论在公在私,都要阻止淮西军继续深入舒州。因此,刘定当即下令鬼雨都战士立刻集合,上马准备返回怀宁城。那传令兵说清楚情况以后,马上绝尘而去。
  萧骞迪喝令:“大家上马!”
  鬼雨都的战士纷纷上马,整理队伍。
  萧骞迪说道:“大家准备用最快的度赶回去怀宁。”
  刘鼎沉静的说道:“骞迪,慢着!”
  萧骞迪说道:“大人,有什么吩咐?”
  刘鼎低声的说道:“我们不能走原路回去!”
  萧骞迪微微一惊,随即明白过来,紧张的说道:“大人担心……这传令兵……”
  刘鼎说道:“传令兵不会有假,我只是担心他被有心人利用。”微微顿了顿,刘鼎缓缓地说道:“我总是觉得,贝然清和贝丹山忍耐不,一定是有非常厉害的后着。在我们到来舒州之前,他们是占据了绝对的上风的,现在我们来了。他们可能由此处于下风,这种被逆转的滋味很不好受,我想他们是绝对不会接受被逆转的命运地。消灭我们这一小撮人马,将是他们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萧骞迪凛然说道:“如果他们半路设伏,的确是消灭我们的最好办法。我们人员太少了。”
  刘鼎深沉的说道:“我不确定有没有埋伏,我只确定,狡猾地狼,是绝对不走原路回去的!我们现在的情况。非常的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全军覆没。如果真地有这样的事情生,王博是不会给我们一个子儿的抚恤金的。”
  萧骞迪赞同的**头。
  刘鼎在河堤上来来回回的走了两三圈,忽然停下来,启性的说道:“假设归途上有埋伏,那么埋伏会在哪里呢?骞迪,如果你是贝然清或者贝丹山。你会选择在哪里消灭我们最好?”
  萧骞迪仔细的想了想,随即脱口说道:“龙元潭,芦苇荡!”
  刘鼎露出一丝丝赞赏地笑容,缓缓的说道:“对!就是那片芦苇荡!”
  在前来檀木乡的路上。刘鼎对道路两边的地形还是非常留意地,这里的地形和大别山完全不同,大大小小的水塘很多,也不知道这些水塘到底是河流的一段。还是一个完整地湖泊。这些水域的周围,一般都有大量的野生芦苇,茂盛的一眼看不到边,道路就从芦苇的旁边穿过,如果有敌人埋伏在芦苇中,用猛烈的伏远弩或者擘张弩进行袭击,刘鼎他们肯定会遭受重创。而这样的地形。最突出地就是龙元潭附近地芦苇荡。那里的芦苇非常茂密,遮挡了路人大部分地视线。而且道路是成马蹄铁形状的,一旦进入伏击圈,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他招招手,将藏勒昭和秦迈、令狐翼都叫过来,说明了情况,三人都显得非常紧张,同时也非常的愤怒。他们刚刚到达舒州,就被敌人盯上了,这种感觉的确不好受。当然,愤怒过后,还必须冷静的分析问题,同时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秦迈狠狠地说道:“不会又是彭勃这小子吧?”
  令狐翼嘿嘿冷笑着说道:“如果真的有埋伏,我想多半是他。我们已经和他结仇,他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就如同山间的猎物,对于伤害了自己的人,记忆是非常深刻的,哪怕过了三年五载,它都会采取报复行动的。”
  藏勒昭**头说道:“对头!山间的猎物就是这样的,当年有一头熊,我第一次没有杀死它,等第二年再去找它的时候,它居然认出我来了,战斗特别的凶猛,我带去的同伴,被它重伤了两个,最后用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将它擒服。那天我看彭勃,它就是那头受伤的黑熊。”
  萧骞迪惋惜的说道:“当日这小子率兵追赶我们,你们俩随便回头一箭,就够这小子受的。”
  藏勒昭摇头说道:“找不到机会,这小子还是很精明的,冲在前面的都是替死鬼。{第一看书}”
  令狐翼表示同意。
  昨天他们当然想给彭勃一**教训,只是实在没有机会。好像彭勃这种从战场上打出来的军官,不需要十分明确的意识,他下意识的就能够避开很多危险,在这种追逐战里面,是绝对不会轻易的将自己送到死神面前的。
  刘鼎果断的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他既然送上门来,咱们就得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秦迈等人顿时兴奋起来。
  刘鼎思索片刻,阴沉的说道:“小藏,你带六个人悄悄的潜伏过去,烧掉这片芦苇荡!无论彭勃在不在里面,都将这片芦苇荡烧个精光。”
  藏勒昭说道:“明白!”
  龙元潭的芦苇荡很大,藏勒昭他们完全不需要靠近彭勃藏身的地方,直接在西边放火,就可以让西北风将火势蔓延开去,最后将整个芦苇荡全部烧光。当然,这是最理想的情况,芦苇荡的情况很复杂,或许有意外也说不定。不过无论如何,这一火烧过去,彭勃肯定是无法藏身了。
  秦迈有**担心的说道:“就算烧掉芦苇荡。可能也烧不死彭勃啊!”
  刘鼎冷冷的说道:“烧不死他,咱们淹死他!”
  众人一愣。
  刘鼎冷冷的说道:“芦苇荡火起,彭勃能够怎么做?”
  令狐翼眼睛一亮,抢先说道:“肯定是往龙元潭地方向逃。那里有一条小河……我们有马匹,可以走弓背。绕过芦苇荡……”
  萧骞迪握手说道:“好!我们就在那里等他!”
  秦迈裂开嘴笑。
  时间紧迫,刘鼎当即传令分头行动。
  一声令下,藏勒昭当即挑选了六名鬼雨都战士跟随自己行动,带足了**火需要用的物品。可惜没有火油。不过没关系,现在是冬天了,风高物燥,芦苇荡都非常的干燥,只要选择好风向放火,风助火势,很快整个芦苇荡就会燃烧起来。
  藏勒昭出以后,刘鼎等人也迅出。舒州大部分地区都是平原地带。道路纵横交错,随便走哪条路都可以,他们选择了靠近大别山的道路,一路疾驰。很快就过了龙元潭地区,跟着再绕回来。这里是芦苇荡的西面,果然有一条小河,河岸比较高。他们就隐藏在河岸地背后,静静的等着彭勃的到来。
  却说藏勒昭等人骑马到了芦苇荡的外侧,跳下马来,将战马藏好,然后潜伏到芦苇荡中间去。他们仔细地测量着风向,现吹的乃是西北风,虽然风力不是很理想。但是从西边防火。火势也会慢慢的蔓延到东边,如果彭勃等人真的藏身芦苇荡的话。肯定会被火势逼出来的。
  仔细的挑选了个芦苇密集的地方,藏勒昭掏出火镰子,连续地打出火花,成功的引燃了芦苇,其余几个鬼雨都战士也先后**燃了芦苇,西北风不是很大,不过风助火势,芦苇过火的面积越来越大,最终蔓延成看不到头的一片。芦苇荡周围可能有些居民,看到席卷而来地火势,大呼小叫的,十分的慌乱。
  “可以了,走吧!”确信芦苇荡的大火已经无法用人工扑灭,藏勒昭冷峻地说道。
  七个人随即翻身上马,沿着弓背的路线,绕过了芦苇荡,很快就追上了刘鼎等人的踪影。这时候,刘鼎他们已经在河岸等了小半个时辰了。因为彭勃还没有出现,大家的心情都有**焦躁,萧骞迪和秦迈都急不可耐的在河岸上来回的巡视,希望可以现彭勃狼狈逃命的样子。
  可惜,彭勃始终没有出现。
  “任务完成。”藏勒昭跳下马来,兴奋地说道。
  “好。”刘鼎拍拍他地肩膀,让他带着弓箭手到前面去埋伏。
  根据刘鼎的估计,芦苇荡地大火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蔓延到彭勃藏身的方向,否则彭勃应该早就出现了。联想到淮西军的进攻,刘鼎并没有太多的等待时间。时间慢慢的过去,始终没有现彭勃的身影,远处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浓烟和火光,显然芦苇荡的火势已经蔓延到了这里,可是还是没有彭勃的踪影。
  “难道是自己的估算错误?彭勃并没有出现?”刘鼎内心里悄悄的问自己。{第一看书}
  但是,他相信自己的直觉,相信自己的判断。
  时间不等人,半个时辰过去以后,刘鼎只好下令撤军,立刻返回怀宁城。
  萧骞迪疑惑的说道:“难道彭勃没有在里面?”
  这个问题谁也没有答案。
  龙元潭的芦苇荡面积很大,彭勃可以选择的藏身地**很多,藏勒昭等人**燃的大火,到底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够燃烧到彭勃那里,都是未知数,而且芦苇荡里面可能还有当地居民,他们可能懂得如何对付芦苇荡的大火,那就是集中船只,在芦苇荡里面穿梭,将所有的芦苇都压到水里面去,从而开出一条防火带。实在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在其间,彭勃兴许逃过了这一劫。
  怀宁城很快在望。
  因为握有殷红林的特殊令牌,守城的保信军很快打开了城门,他们悬挂的是庞丹的旗号。刘鼎简单的问了两句,得知贝丹山地忠字营已经调出了怀宁城,现在城内的驻军只有庞丹的韧字营。至于淮西军,情报说他们已经从桐城出。但是现在到底前进到了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
  忽然间,正在入城的刘鼎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萧骞迪关切地说道:“大人,你怎么啦?”
  刘鼎若有所思的说道:“没什么,看来芦苇荡的大火燃烧的很厉害。”
  萧骞迪下意识地看看西南方。结果什么都没有看到。
  难道大人有天眼通?
  殷红林骑马从刺史府直接冲了过来,急切的说道:“刘鼎,你可回来了。”
  刘鼎沉着的说道:“淮西军到达什么位置了?兵力多少?指挥官是谁?”
  殷红林低沉的说道:“据说已经到达高河埠,兵力大概五千人。指挥官叫做什么方……对了,叫做洪春!都是贝丹山报告上来的,天才知道真假,反正他们向来都习惯了虚报数字的,虚报敌人人数,虚报自己部队人数,需要需要的粮饷,虚报部队战绩……”
  刘鼎勒住战马。制止了他的喋喋不休,沉静地说道:“城内的情况如何?”
  殷红林有**不安的说道:“城内都是庞丹的部队……大人已经下令贝丹山地部队前往迎战,他居然同意了。只是,我总是觉得。贝丹山这样做不太正常,尤其是那个彭勃,是最先出城的,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如此的积极……”
  萧骞迪和藏勒昭对望一眼。随即又悄悄地****头。
  看来,彭勃十有都在芦苇荡里面,难道,藏勒昭的一把火,居然将他烧死了?应该不会吧?
  刘鼎仔细地看看四周,现城内的居民摊贩都已经全部隐藏起来,家家户户都将门窗关闭的严严实实的。街道上显得空荡荡的。不过这种隐藏就好像是鸵鸟,脑袋虽然埋在了沙子里面。但是却露了出来,一旦淮西军攻克怀宁,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当务之急,乃是将怀宁城的居民动员起来,加固城墙,囤积物资,编排后备人员,可是这些工作完全没有看到。
  萧骞迪皱眉说道:“城里地居民为什么不撤退?战备工作如何?”
  殷红林无奈地说道:“他们相信刺史大人可以挡住敌人进攻的。战备工作,向来是薛成负责地……”
  萧骞迪欲言又止。
  王博个人虽然软弱,但是在民间的口碑还是不错的,这几乎也是文官的特**,只要不是十分无能的人,他们上任以后,都会做一些赢得老百姓好感的事情,积累声誉,这是文官升官的一条重要途径,这时候也不例外。其实在舒州这种地区,只要不是贪污的十分厉害的官员,老百姓都会给他不错的评价,王博也是如此。然而,王博在这个时候还没有下达总动员令,征集民夫和青壮年,储备箭镞和粮食,做好迎战的准备,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难道,他们认为淮西军是虚张声势吗?
  刘鼎想了想说道:“大人的意思怎么样?要我做什么?”
  殷红林压低声音说道:“大人并没有要你回来,是我……要你回来的。”
  刘鼎深深地盯着他。
  殷红林有**畏缩的避开他的眼光,支支吾吾的说道:“刘鼎,你不在身边,我总是感觉不踏实……桂花湾和檀木乡的事情,你也处理的差不多了吧?反正这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也不着急这一两天……淮西军这次西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来真的,咱们舒州的军队又是窝里斗的好手,我……你要骂就骂我好了。”
  刘鼎叹了口气,慢慢的说道:“大人没有叫我回来,你却叫我回来了,我遇到大人怎么说?”
  殷红林诚恳地说道:“舅父那里是什么意思,我不懂。不过,我只知道,你刘鼎就是我身边的**梁柱,少了你万万不行。刺史府其他的官员,除了长史薛成这个王八蛋之外,其他人都是真心实意的想你回来的,我手下的兄弟们更加不用说了。好了,兄弟们在外面也都累了吧?赶紧回去侍卫营房休息休息。我已经安排人准备了姜汤和洗脚水,大家好好休息休息。”
  刘鼎严肃地说道:“大人问起来,一切责任都在你身上。”
  殷红林说道:“这个当然。这**责任我还扛得起,绝对不会连累你。”
  刘鼎倒拿他没办法,他自己也的确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怀宁。白白给贝然清他们动政变的机会,刚好殷红林给自己下台阶的机会,于是这件事情就这样一笑而过了。
  殷红林带着刘鼎回到侍卫营房,刘鼎现自己的屋子里多了好几个大木箱。看样子是新搬来地,但是木箱的外面没有丝毫的标记,看不出里面装载的是什么。
  刘鼎皱眉说道:“这是什么?”
  殷红林让身边地人都退下去,才压低声音说道:“这是我给你的一**心意,刘鼎,你千万不要拒绝,也不要跟我客气。我知道,在你眼中。我殷红林不过是纨绔子弟,没有什么本事,不过,我殷红虽然没有办法上阵杀敌立功。但是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我舅父乃是迂腐文人,这样下去迟早要吃亏。你刘鼎不同,你刘鼎是**天立地的好汉。天塌下来都可以扛住。我也不想隐瞒,也不想说什么客套话,我殷红林就是想和你搞好关系,万一我有危险,你可以拉我一把。”
  刘鼎沉吟不语。
  别人说得如此坦白,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呢?假清高吗?
  殷红林打开第一个箱子,里面全部都是药品。他说道:“你看。这是军队用的药品,这是外伤止血的。这是医治疟疾的,这是防止霍乱蔓延地,舒州军队战斗力兴许不行,但是装备却是很好的,这些药材都是从江南东道输入的,价钱可不便宜。战场上,拼的就是人命,伤兵地处理也是关键,希望这些药材对你有用。你看,这些是红升丹,只要是有伤口地方,都可以用的上它。”
  刘鼎淡淡地说道:“谢谢。”
  忽然想起霍山县的卢舜杰,不知道他的“云南白药”研究地怎么样了?红升丹虽然止血的效果还可以,但是在疗伤方面还是不行,而且数量太少。想要军队保持连续作战的劲头,充足的有效的药物是绝对少不了的。
  殷红林打开第二个、第三个箱子,里面居然全部都是白花花的银锭,看起来至少有上千两。殷红林面不改色地说道:“这些,不是我一个人孝敬你地,是几个人的意思,至于是谁,我不方便透露,反正大人是绝对不会干预地,你拿了这笔钱,用来武装军队也好,改善民生也好,没有人会干预的……”
  刘鼎拿起几个银锭仔细的看了看,现银锭的铸造形状并不完全相同,看来是出自不同的地方。银锭在唐代并不完全通用,市面上也很少见,一般都是官府或者大户人家收藏起来,只有在大量结算的时候才会使用。这些银锭大的可能有五十两重,小的却只有两三两的样子,表面上的光泽也被磨损掉了,不过纯度应该还不错。殷红林如此大手笔,看来对自己的确是志在必得了。
  殷红林继续打开第四个箱子,里面却空空如也,只有几本帐本。正在疑惑的时候,殷红林拿起帐本,继续说道:“这些,是我调拨给你的粮食数量,咱们是长期交易,你需要多少我就提供多少,这上面是商人的名字,你只需要拿我的命令,就可以和他们建立贸易关系,价钱还可以比市价更便宜一**。本来,我还想弄**盔甲武器什么的给你,但是这些东西只有保信军才有,我们衙门储量非常少,暂时是没有办法了。不过,我正在和江南东道那边联系,看看能不能给你弄一批好**的武器。”
  刘鼎沉吟着说道:“殷红林,你心里藏着什么念头,坦白的说出来吧。到底想我做什么?”
  殷红林看看四周,低声的说道:“刘鼎,我就拜托你一件事情,保住我的舅父。”
  刘鼎慢慢的说道:“怎么这样说话了?”
  殷红林热切的说道:“刘鼎,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直接叫你刘哥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没有什么本事,如果舅父被他们弄掉了,我肯定是生不如死,那些人都恨死我了。尤其是那个麻东,他曾经扬言,如果我落在他地手中,他就要当着大家的面。我的……”
  刘鼎哑然失笑,下意识的看了看殷红林的。
  殷红林地反应好古怪,马上将扭到旁边,脸色非常的尴尬。
  刘鼎忍住没有笑出来。
  这唐末因为战争纷乱,朝不保夕,人的生理和心理都产生了较大的扭曲,有些人喜欢折磨男人,尤其是那些长得比较文静地男人。在某些人的眼中,要比美女还受欢迎。这殷红林面红唇白的,的确是那些男人的选,难怪他如此紧张。这种荒唐的事情平常听得多了。却是没有亲眼见过,看殷红林心有余悸的样子,可见这种风气的确是存在地,而且影响还不小。
  微微思索片刻。刘鼎说道:“贝然清什么时候动手?有没有这方面的情报?”
  殷红林艰难的说道:“没有,现在我舅父正在和薛成说话……什么说话,根本就是谈判。薛成要我舅父离开怀宁城,到望江县去避难,这里的事情交给他来指挥。他保证淮西军不进入怀宁城半步,我呸!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们怎么会上当?”
  刘鼎却慢慢地说道:“淮西军既然前来。怀宁城已经不安全,还是请大人尽快离开吧!”
  殷红林着急的说道:“刘鼎。刘哥,你不明白这其中的关键。我舅父要是离开了怀宁城,这权力就全部落在薛成的身上了,这是贝然清他们地第一步计划。等我舅父到了望江县,他们的第二步计划就会实施,到时候派人明目张胆的扮演雷池水寇,将我舅父杀了,那也是死无对证,何况,就算他们不派人假扮雷池水寇,以雷池水寇对我舅父的怨恨,也不会放过我舅父的。”
  刘鼎淡淡的说道:“原来如此。那大人坚持不肯离开就是了,难道薛成还能逼宫不成?”
  殷红林气愤地说道:“这就是最令人愤慨的地方了,贝然清和贝丹山都说,如果我舅父不离开怀宁城,他们有后顾之忧,就无法安心作战,可能无法击败淮西军地进攻,到时候可能会连累了怀宁城地十万老百姓。这不是用怀宁城的十万百姓来威胁我舅父吗?这群贪心不足地家伙!”
  刘鼎用力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没有说话。
  殷红林继续说道:“城里只有庞丹的八百人,就算董澜的七百人赶到,也不过一千五百人,要是他们两个不出兵的的话,淮西军如果真的打到了怀宁城下,怀宁城也是凶多吉少啊!”
  刘鼎沉吟不语,没有表任何的意见。
  殷红林歪着脑袋,可怜兮兮的说道:“刘鼎,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沉默了好大一会儿,刘鼎才缓缓的说道:“刺史大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刺史大人如果不给我明确的职务,我就算想帮忙也帮不上啊!难道我这样去夺贝丹山和贝然清的兵权吗?不可能的!”
  殷红林苦恼的说道:“你等着。我去看看他和薛成谈完没有,这件事情一定要定下来。”
  说完转身而去。
  黎霏嫣悄悄地走进来,有意无意的说道:“他不像在说谎。”
  刘鼎轻描淡写的说道:“他当然不是说谎,只是,王博还不舍得放下他的架子,我又着急什么呢?黎霏嫣微微叹息一声。
  王博书生气太浓,难怪贝然清他们蠢蠢欲动,要是换了刘鼎是王博的对手,王博现在恐怕早就人头落地了。
  一会儿的功夫,殷红林就回来了,脸色显然不是很好。
  刘鼎也没有问结果,他知道王博对武夫的理解,绝对不是一时半刻可以影响得了的。
  殷红林最后自己摇摇头,一儿坐在刘鼎的身边。
  刘鼎不紧不慢的说道:“你舅父批评你了?”
  (求票票票,猛烈的向我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