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小说《大明1937》 > 章节列表

对阎崇年被掌掴事件引发争论的感想

作品:《大明1937

  (手打)
  一道闪电文
  10月5日,阎崇年在无锡签名售书,被一个年青人掌掴,这事在天涯论坛首次披露,
  顿时炸开了锅,短短两天,网友们发帖就3000之多,浏览量是到了13万
  有网友把阎崇年近年来的言论汇集起来,强烈声讨:
  例如,阎崇年说:剃发易服是民族文化的一种交流形式,不能上纲上线文字狱有
  它的历史局限性,虽然制约了一定的思想灵性,但起码维持了社会稳定清军入关
  多的是促进了民族融合,其中造成的某些局部的破坏是不可避免的”
  阎崇年说:我刚录完的一讲《明亡清兴六十年》里谈到皇太极5次带兵杀入关内其
  中有一次就掳掠“人牲97万头”,这对于当时兴的清政权来说当然是喜剧:扩大了影
  响,为入关增加了经济基础;对中原百姓来说肯定是悲剧: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历
  史是在多维中发展的,很难说悲,也很难说喜
  阎崇年:玄烨是刘彻和李世民加起来都没法比的,因为他面临的环境比两人艰巨
  并且,比起汉武帝,康熙有开拓之业,让中国人扬眉吐气;比起唐太宗,康熙
  有包容之心,让中国人普天同庆禁海策和闭关令是有明显的进步意义的,因为这维
  持了意识形态的稳定
  阎崇年:为什么我们不为曾经给我们作出如此巨大贡献的清十二帝表示出最起码的
  感恩之心呢?人是需要感恩的,不然就泯灭了人性的底线.
  这场争论,在天涯吵翻了天,一伙满遗还是老战术,把矛盾引到“民族团结”和“统一
  神圣”这条路来,就大部分网民表达出的理由姑且不论,就他们的感情和核心要求来看
  ,他们最需要的是“正义”,当今社会最急迫的也是“正义”,正义必须得以伸张华南
  虎、三鹿奶粉包括奥运圣火事件等等都是同一个性质,这也是包括满族同胞在内的全
  体中国人的要求
  这些年热点事件引发的争议,根本上讲都是起源于精英集团剥夺人民利益的行为,
  是在经济上、政治上、法律上、精神上、舆论上、生存权上的剥夺,事实证明法律、
  主流舆论并没有对精英实现束缚,舆论可以控制和收买,司法可以**纵,惟有公道
  、正义在人民心中他们永远买不到,也控制不了这次事件只不过披上了民族问题的
  外衣,加敏感
  同以往一样,每当出现争议,我们看到一些人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否定正义,这次
  也不例外,比如,他们的理由是“民族团结”、“共荣和谐”、“尊重老人”、“血浓于水”、
  “统一神圣”、“团结起来,一致对外”、“以法治国”、“稳定压倒一切”、“民族品牌”等等
  等等,这些理由充分不充分?充分,然而所有的理由加起来都比不上老百姓认识的两
  个字-“正义”再充分的理由没有正义作为支撑,所有的理由戳穿了无非是少部分人
  的“利益”,一条都站不住
  正义是老百姓最大的利益,是保护自身利益的武器,尤其在强势集团霸占各种资源
  为所欲为的今天,老百姓需要正义,不光需要今天的正义,也要维护过去的正义,否
  定过去的正义,今天的公平正义也维护不了,“掴掌事件”,就是在这种极度不公正的
  舆论环境下的必然后果
  意料当中,主流媒体颠倒黑白说多数网友谴责打人者,而以批评政府敢言著称的南
  方报业集团包括自由派知识分子这次却沉默不语,这说明了什么呢?
  精英集团是不需要道德束缚的,他们喜欢狼,就是想成为吃羊的狼,他们最怕人们
  站出来讲公平、正义他们要压制民众正义的呼声,这件事情哪怕是由于炒作引起社
  会关注也是对他们不利的事情
  然而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不会去崇拜狼图腾,毕竟我们是人而不是狼,让少数
  人当狼,那么大多数人只能做羊,谁又愿意当羊而任人宰割呢?
  各种形式的精英主义,不管是以民族形式出现的,还是以西洋鹦鹉形式、资本形式、
  权力形式出现的,都是民本主义的死敌
  精英主义和民本主义路线之争就是这场斗争的实质
  这些年来,政府对满清之歌颂态度令人难以接受,要国家统一、要民族团结不能以
  扭曲历史、颠倒是非来实现,过去是因为人们的闭塞,缺乏信息交流渠道,媒体在权
  力控制下得以将颠倒的是非历史灌输给民众,根本不容许对话和反驳而在互联网发
  达的今天,这一切都不再可能歌颂满清、扭曲历史的国策该改改了
  耳光打出天地
  最大的左派网站乌有之乡,有一篇文章“水火:这一掌,天高地广”,激起网站网友
  强烈共鸣,点击高达7000,支持率高达97%为什么呢?“精英”欠揍这就是那里左
  派网民的共同心声,精英们把民众压抑得太久了把左派、把民众的声音排挤得太久
  了,看得出天天在受精神虐待的人是怎样一种愤怒,这正是“翁安事件”爆发前的情绪
  ,压抑太久,必然爆发,你不让我用嘴辩理,咱就用手辩理你不同意文的辨理,我
  只好用武的辩理这一巴掌不是对精英们的最后一记耳光,而是刚刚开始
  “百家讲坛”位置占得好,名字起得高中央电视台,给授众的印象是这是权威媒体的
  声音,包括其所传导的精神和价值观都是中央的声音而对上则以“百家争鸣”来包装
  上市名为百家实为一家,这就是公器私用,贪天下之利,行我一家之私利益霸占
  不说,歪理还是你的,这类现象在精英横行的中国已经屡见不鲜了
  阎崇年独占百家讲坛,已经有四年之久了,观众、网民对他早有意见,批判的声音
  不绝于耳,要求对话的呼声也一浪高过一浪但是阎崇年讲:“凡是在学术平台和我讨
  论的,有三个条件,一是清史专业,二是在清史研究领域上有学术专著,三是必须有
  参加国际学术讨论会的经历”“如果你不研究清史,我们不在一个平台上,怎么讨论?”
  这种不屑是精英们的普遍态度,余秋雨、葛剑雄、阎崇年一贯如此其霸道、**
  作风就和他们天天批判的**统治者一摸一样,他们永远是老百姓的指导者,老百姓
  永远是他们的受教育者,他们根本不屑与你们对话,你们根本没资格来质疑,来讨论
  ,威严是不能被怀疑的,不能被质疑的,这种态度实际就是**统治者的态度,一旦
  到了和老百姓对话争鸣的时候,形式的本身就是让权力、让威严、让所谓的学术受损
  非但如此,精英们依仗着自己的所谓的学术、专业地位,试图把道德、法律把一切
  问题都装进专业、学术保护圈去,妄图以“学术自由”为名霸占住话语权这可能吗?
  普通人的专业知识和专业技巧不如专家,但是道德底线绝不比精英们低
  看看阎崇年的原话,阎崇年:我刚录完的一讲《明亡清兴六十年》里谈到皇太极5次
  带兵杀入关内其中有一次就掳掠“人牲97万头”,把中原百姓与牲口放在一起计算
  这对于当时兴的清政权来说当然是喜剧:扩大了影响,为入关增加了经济基础
  当今的世界,还没有人敢把屠杀、奴役、掠夺称为喜剧,就是当代纳粹也不敢称屠
  犹是喜剧各国政府就连他们否认纳粹罪行都被刑事追究而阎崇年就敢,做人要有
  道德底线,突破了道德底线,人人得以诛之,这一巴掌打得好,就是教教专家“做人的
  道理”
  看精英们对耳光青年的仇恨:“暴徒”、“流氓”、“恶棍”、“毫无人性”、“纳粹”,用尽
  人间最恶毒的词汇,简直是十恶不赦,他们要求法律严惩,巴不得将其处以极刑一
  个耳光能激起如此大的仇恨,毫无理性和法律意识可言同他们平常依法办事的调子
  完全两样为什么,因为从这天开始,有人用实际行动开始藐视精英了从此限制了
  精英们的“自由”看看为阎鼓吹的精英们的样子,他们同阎没有什么两样,都是一群
  强霸媒体资源,公器私用,看护既得利益的狭隘利益集团,行为举止并无本质区别
  面对阎崇年被刮,他们挺阎的理由自相矛盾,毫无章法,随便抓一把就来诡辩,永远
  不要被他们骗了有人问,阎崇年这种言行如果是针对少数民族的,他们又会怎么说?
  他们永远是两幅嘴脸,面对政府,他们要求民主、要求听他们的建议、决策,而面
  对公众把着话语权不放,决不让你们有任何表达言论的机会
  现在,权力拥有者已经放下架子,各种政策都以倾听群众呼声开始,调价之前必开
  价格听证会然而可气的是这些精英,民主、民意从来和他们无关
  这记耳光打得好,精英独霸话语权的时代该结束了,耳光打出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