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听书阁畅听网 > 科幻·灵异 > 冥王追妻:这个小妞有点甜 > 第八百六十九章 残害
听书 - 冥王追妻:这个小妞有点甜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百六十九章 残害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聂清歌也不再说话,在子母蛊上外人无法帮忙,唯一的生路就是从魔道手中拿到子蛊并且将母虫引诱出来,但是想要找到子虫并且还是从魔教的手中,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了!

“至于清歌,今日我就将话摆在这里了,你哪怕是拒绝也没有用,我打算破格让你成为缥缈山的第十一位长老,你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论心智功绩阅历修为全都配得上,此事就这么定下了!”大长老一锤定音,似乎压根不给人反驳的机会。

其他长老都对聂清歌看了看,有贺喜的,有自愧不如的,还有的目光复杂,但是对于大长老的决策居然全都统一没有任何其他意见。

聂清歌顿时觉得头大,硬着头皮道:“可是我实在是,不通俗事……”

“你就是懒罢了!不过缥缈山的凡俗事情你不必管,只挂长老名字就好。”

“那衣服,绿色的衣服……”

“早就听说你对我们缥缈山的绿色衣袍多有不满,不过那是你不懂得欣赏!不必多说了,必须穿!”大长老背着手离开,走了两步又转回来吩咐:“愣着干什么?你们十个长老带着清河去寒潭!”

十个长老……十个……

……

从小家伙来到圣教总部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若兰眼看着圣女每天都在小心翼翼的呵护着新来的小生命,就连睡觉的时候也想要抱着它睡,小狗稍微叫一下她都很紧张担心是不是不舒服。

“糖葫芦长大了很多呢!”琳琅摸着小白狗,满脸笑意爱不释手。

“是啊,是长大了很多,以后还会长的更大。”若兰笑着看圣女跟小狗互动,这一个月的时间,她总算是像一个普通小姑娘一样了,每天有玩伴,开心快乐,笑容也多了很多,这会儿她和小狗一起在地上打滚,小白狗尾巴扫在她的脸上,她被逗的咯咯笑。

因为总是跟她讲外面的事情,所以圣女对于她口中的“糖葫芦”十分好奇,现在给小白狗也取名字叫糖葫芦了。

看到圣女开心,若兰当然是也跟着欣慰,这些年过去了,她对圣女的感情已经变得极为复杂,愧疚、自责、还有浓烈的爱意,她早就将圣女看作了自己的孩子,虽然她并不配。

“圣女,今日要去学新东西,随我走吧!”有人慢慢走近,琳琅本来带着小白狗在她们房间附近的甬道玩,但是这会儿却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琳琅皱了皱眉头,有些不高兴。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让她感到极度讨厌的白霜,白霜整个身子都笼罩在黑袍下面,表情也冷若冰霜,看着就像琳琅得罪过她一样。

但是琳琅此刻不能不听话,她担心再次牵连到若兰,于是便将糖葫芦护在身后道:“去学什么?学多久?”

“圣女已经长大了,是时候学一些防身术了,给您挑选了一些武器,您可以去看看有哪些顺手的。”白霜低头,看不清表情,但是语气却十分恭敬。

琳琅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我马上就过去。”

她看了一眼身后的小白狗,然后蹲下身子揉了揉它的脑袋安慰道:“糖

葫芦跟奶娘一起先回去,等我学完东西就可以回来啦!要乖乖的!”

“跟我走吧圣女!还有人在等着。”白霜看琳琅低头温声细语的样子,不由得皱眉,圣女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仁慈心软有怜悯之心,这样今后怎么能成真正的圣女?真不明白主上为何要送她一只狗。

“去多久?”琳琅有些生气,这一个月的时间她难得放松下来,不用接触乱七八糟的人也不用管乱七八糟的事情,她的时间全都用来陪伴小白狗,其余的便是若兰奶娘教她认识一些字,说外面的小孩子都要学的,她才乖乖学了。

现在突然要跟着白霜走,她当然是不高兴的,谁知道又要走多久呢!

“大约五天。”白霜回答着,看琳琅与小白狗难分难舍,皱了皱眉头,然后道:“你准备一下吧,我一个时辰之后再过来接你。”

然后转身离开,琳琅长舒了一口气,跟这个白霜相处实在是太烦了,她抱着小白狗闷闷不乐道:“糖葫芦呀,我又要走了,还是当小狗好,都不用学那么多东西!好啦咱们回家,我把你安置好再离开,不然有坏人!”

若兰叹了一口气跟在琳琅身边,这孩子日渐长大她也就越难过,若兰只希望时间过的慢一些、再慢一些!

白霜知道擎苍此刻正在大殿中,这两天有各种事情等待处理,整个魔道都开始蛰伏起来,尤其玄武城合欢楼被摧毁,对于红莲圣教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她走进大殿之前黑袍使让她先在外面候着,里面尚且有人在汇报,站在外面对于大殿中的声音全都听不到,于是她暗自在心中将说辞过了一遍又一遍。

大殿中,一脸阴沉的擎苍坐在宽大的塌上,抬眼问道:“竟然成了长老?那另一个呢?聂清河如何?”

“这个……现在子蛊和母蛊之间的联系十分微弱,想必他们用了什么办法,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母蛊尚且活着。”黑袍使连忙汇报。

“活着就好!聂清河只是个普通内门弟子,只是他爹却是飘渺山五长老,聂清河是他的独子,只要体内母蛊还在,我们以后就有的是机会威胁他不过现在特殊时期,可先将此事放下,至于那个聂清歌……成了长老?内门弟子一步登天?”擎苍脸色阴沉的厉害,很明显十分不高兴。

“内部情况不太清楚,不过据说是破格直接晋升的,飘渺山人手不好安插,我们的人没法在高层打探消息。”

“聂清歌……这个人十分不简单!假以时日此子必成大器,年轻一辈我还从未见过他这等进展神速的人物,短短几年的时间竟然就有五层飘渺剑气了,实在是不简单,而且子母蛊一事还有蹊跷,继续查!”

擎苍说完便挥了挥手示意黑袍使下去,他现在心情十分不好,平白无故的浪费了一对子母蛊,并且对聂清歌这个人,他有些后悔当时就该直接动手杀了他才是,如今留下这个祸患,成长起来之后必然对圣教是巨大的威胁。

正在思考的时候,白霜进来了,她恭敬的跪伏在地汇报道:“主上,我方才去让圣女学防身武功,但是她对一只狗恋恋不舍,玩物丧志,您看……”

交给你处理,不必再来向我汇报,也不必让圣女知晓是我的意思!今后圣女学业也由你全权负责!”

擎苍略一皱眉,立刻就有了回答,本来也是打算如此的,现在恰好白霜过来了,便直接交给她去做。

白霜大喜,连忙以头触地应道:“是!白霜领命!”

有了擎苍的授命,事情就简单多了,于是白霜再次去叫琳琅,她已经收拾好了并且跟她的小白狗完成了告别,白霜在甬道中没有再看到狗,不过她也不着急,只是对琳琅道:“圣女,可以跟我走了吗?”

“走吧!”琳琅扬起下巴跟在白霜后面,一边走还一边背着手跟身后的若兰轻轻挥手,是让她赶紧回去,也是让她不必担心自己。

走过甬道转角,白霜忽然叫过了一个黑袍使,“你先带圣女过去,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一下。”

黑袍使领命,白霜转身回去,琳琅倒是无所谓,对白霜眼不见心不烦,身边的黑袍使倒是尽职尽责,带着琳琅一起走,只是琳琅不愿这么快就去受罪,于是就在甬道磨磨蹭蹭走的很慢。

没两秒,她突然听到了一阵轻微的狗叫声,琳琅顿下了脚步,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才分开没几步而已就开始想念自己的糖葫芦了。

然而接下来,那狗叫声却又变得大了一些,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恐惧,琳琅莫名觉得心慌,她问旁边的黑袍使,“小黑,你有没有听到小狗的叫声?”

“没有,圣女跟我走吧!”

琳琅越来越心慌,而那狗叫声也更加凄惨了,甚至接近自己这边了,她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回头拔腿就跑,小短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身后黑袍使发觉,连忙阻止:“圣女,我们还有事情……”

“让我回去看一眼,看一眼就好!”

琳琅气喘吁吁跑的飞快,但是跑到甬道转角的时候还是被黑袍使提住了衣领,而那狗叫声呜呜咽咽已经开始变得十分虚弱,琳琅大怒,全身都在挣扎,又是抓又是踢打又是咬,黑袍使吃痛之下总算放开了她。

跑过甬道转角,再转了一个弯,琳琅总算看到了自己的小白狗糖葫芦,同时也看到了拿着匕首恰好插进小狗身体的白霜。

糖葫芦眼看着已经活不成了,白色的松软皮毛此时已经全都被血染红了,小小的身体窝在那里一动不动,只发出了可怜的叫声。

琳琅一下子就傻了,她才离开一小会而已,自己的糖葫芦就遭到了毒手,并且就这样死在了她面前。

“白霜!你竟敢!你为何要杀它?”琳琅一下子扑到糖葫芦身边,抱紧它小小的身体,眼泪也不由自主的下来了,而小白狗此时呼吸越来越微弱,它睁着可怜而又湿漉漉的眸子看着琳琅,看到琳琅在大哭,将死之际竟然还伸出舌头轻轻舔舐了两下她的小手。

依旧温热的感觉让琳琅痛心不已,她看着远处同样泪流满面但被两名黑袍使禁锢住的若兰,哀求着:“奶娘,奶娘你是巫医,你能救救糖葫芦吗?”

若兰满脸是泪不知如何回答,那小白狗睁着眼睛,此时已经一动不动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