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听书阁畅听网 > 历史·穿越 > 我给战神王爷寄刀片 > 第1章 相遇
听书 - 我给战神王爷寄刀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章 相遇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初春的红日刚刚爬起来,一道身影逆着微光看着这住了十二年的庄子,心中微涩。

她将这座庄子环顾了一遍又一遍,仿佛要将庄子里的一草一木都刻在心里,不再忘却。

“小姐,该出发了。”

纤尘思路被打断,转过头不再回头看,从踏出这个庄门开始,她便知道有些事回不去了!

一辆豪华气派的鎏金红木马车停在闲庄大门外,鎏金的厢顶,镶金嵌宝的窗牖,香云水纹缎的帷裳处处彰显着土豪般的气派。

“呵、呵、呵”苏妈妈瞧着眼前这辆豪华马车,满心欢喜,双眼乐成了一道缝。

“苏妈妈这马车?”纤尘眉头微蹙,觉得眼前这辆马车豪华得太过张扬。

“小姐,这是舅老爷的一份心意,如今,小姐的娘家舅舅再不是过去的小商小贩,可是大周界富甲一方的大商贾,小姐,我们十二年没回冉府,这次我们要风风光光、气气派派地回去,可不能让冉府的人小瞧了我们。”

纤尘轻摇了摇头,她知道舅舅是想给她撑面子,只是现在还不是撑面子的时候,“苏妈妈,下了山我们就换一辆马车。”

苏妈妈不解,为何小姐会驳了舅老爷的一番好意,抬眼一脸茫然地望向纤尘,“小姐这是为何呀?”

纤尘也不做旁的解释,回过身将闲庄大门锁上,不急不缓问道:“苏妈妈可知纤尘在闲庄学艺十二载,一直让舅舅瞒着冉府,谎报纤尘一直在舅舅家跑堂是为何?”

苏妈妈了然,眼眶瞬间灌满泪水。

她撇过脸将滚落脸颊的泪水擦去,语重心长,声音有些哽咽,“小姐,我知道您是个有大主意的人,你不想让冉府的人知道你学了大本事,也不想让冉府的人知道如今的沈家今非昔比,您韬光养晦只想为替夫人报仇;只是,只是小姐,报仇的那条路可不好走!”

“不好走也得走。”纤尘心思沉稳不易喜形于色,淡淡然说着,就好像在和苏妈妈闹家常。

苏妈妈看不出纤尘脸上的悲与伤,但是她能感觉到纤尘发自骨子里的坚定,心酸得又一把老泪横流。

苏妈妈是纤尘母亲的陪嫁丫鬟当年的事她最清楚。

那天,老爷又来到院里,再次与夫人提起让出嫡母大夫人之位,夫人不同意就和老爷吵了起来,苏妈妈见老爷和夫人吵架,就将在院子里玩耍的小纤尘带回了屋。

透过屋里的门缝,她们看见,老爷一记重重的耳光将夫人扇倒在地,随后拂袖愤然离去。

“娘亲……”小姐见到这一幕,猛然推开房门冲了出去将倒在地上的夫人扶起,“娘亲,爹爹为什么打你?”小姐稚嫩的声音触动了夫人的心,夫人再也没忍住一把抱过小纤尘,母女两哭在了一起。

姥爷才走没多久,姚氏又带着几个五大三粗,满身横肉的仆人进了院子,夫人见势不妙又让苏妈妈强行将小姐带回了屋。

“姐姐,我劝你还是自愿让出嫡母大夫人之位,免受那皮肉之苦,否则就不要怪妹妹。”姚氏的声音轻缓,说出来的话却如吐着信子的毒蛇。

“呸”夫人轻蔑地向姚氏啐了一口唾沫,姚氏气急便吩咐下人动手,夫人奋起反抗就要冲向姚氏,那姚氏被吓得后退时脚没踩稳摔倒在地。

一时间,血从姚氏的下体流出,大家都慌了神。

姚氏小产,她一口咬定是夫人推了她,下人们也配合姚氏,一口咬定是夫人推了姚氏,夫人有口难辩,绝望中,夫人跳了院子里的那口水井。

父亲打母亲,母亲被姚氏逼死,这一幕幕一桩桩都被刚满四岁的小纤尘看了个真切,为母报仇的种子也是那一刻,在她心里生了根。

“小姐,夫人有您这样一个女儿,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只是奴婢担心小姐,那冉府里的姚氏可不简单,她可是只披着羊皮的狼!”苏妈妈说着,手里的拳头情不自禁都紧捏了起来,恨得咬牙切齿的。

纤尘的脸上倒是平静如水,她只是顿了顿,眼里闪过一丝犀利,苏妈妈说得没错,那姚氏一直披着贤良淑德的外衣,掩饰着自己吃人的本性,这样一个有心机、有城府的人对付起来确实不简单。

然,那又如何?纤尘看向苏妈妈展出一个宽慰的笑来,“苏妈妈,那姚氏是披着羊皮的狼,我就是揭开羊皮打死狼的猎人,我不会有事的,你尽管放心”

苏妈妈抹了一把眼泪,“放心,放心,奴婢知道小姐学了一身真本事,奴婢放心!”

这十二年来,纤尘起早贪黑苦学医术,勤练武功,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累,苏妈妈心里都清楚,她更知道如今的小姐已得闲庄庄主真传。

在纤尘心里苏妈妈早已不是什么奴婢而是她的家人,她拿出绢帕来替苏妈妈擦去脸颊的泪水,“别哭了苏妈妈,我们要开开心心的回去。”

苏妈妈收住泪,脸上挤出个笑来,“对,小姐说得对,我们要开开心心的回去,回去为夫人争口气。”

二人款步向马车走去。

两匹俊美健壮的马儿,拉着一辆宽敞的土豪车厢奔跑在下山的小路上,车夫悠然地扬起马鞭,控制着马车匀速前进。

山下,一辆马车马蹄飞速的敲击着地面,溅起尘土飞杨,向着山上疾驰而来,虽然是阳春三月,山上绿树成阴凉风徐徐而那赶车的人却是满头大汗。

“架…架…架…!”那人频繁地赶着马,满脸焦灼,时不时用手肘擦去额前豆大的汗水,不难想象他有急事,他在与时间赛跑。

“吁……!”

“吁……!”

幸好,两位驾马的人,同时拉紧了缰绳,拉停了马儿,避免了一次两辆马车交汇相撞的翻车事故。

马车骤然停下带来的惯性冲击,让疾驰而来的那辆马车里的人不受控的滚到了车厢口,险些就要摔出马车。

“主子!”,阿峰赶紧蹿进车厢扶起顾子毅,“主子,您没事吧?都是属下的错……”阿峰心里又愧又急。

“我没事,你快去拉马。”顾子毅打断阿峰,马儿受惊未定,若此时没人拉好缰绳恐马儿再次受惊乱跑带来危险,阿峰也明白这一点,快速扶起顾子毅便又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拉起了马缰。

此路是通往闲庄的路,纤尘的耳朵敏锐,听到那马车里的人说话,声音气咽声丝,仿佛就剩下一口气吊着命,便断定这辆马车是赶去闲庄求医的。

师父云游在外,自己又离开了庄子,如今的闲庄空无一人,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纤尘递了个眼神给苏妈妈。

苏妈妈会意,掀开帘子问:“客家可是要去闲庄?”

“正是,请问大娘闲庄还远吗?”阿峰拱手施礼。

“不远,只是庄子上的主人都已离庄,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再回庄子,客家若是求医就去闲城的同善医行吧!”苏妈妈说完便关上了帘子吩咐车夫赶马。

“什么?”阿峰先是一愣,即刻就回过神来,“请等等,大娘可知闲庄的主人去了何处?我家主子不是生病而是中毒,此毒唯有闲庄之人可解,还请大娘指个明路,在哪里可以找到闲庄的主人?”

纤尘一听,车里的人是中毒,而且还是唯有闲庄可解的毒,柳眉微蹙,那人莫不是中了东阴人的腐尸酥骨油之毒?缓缓开口问道:“你家主子中的何毒?”

纤尘的声音很是温柔,像三月里的春风,一扫阿峰焦灼的心带来的烦躁,只是主子中了什么毒,他不便对外人提起,“这个在下不便说。”

能让东阴人使用腐尸酥骨油来暗杀的人,大多身份尊贵,这样的人身边的侍卫一向小心谨慎,纤尘也不再追问,而是自己掀开帘子下了马车,端端向顾子毅的马车走去。

阿峰只见一位紫衣仙女从眼前飘过,刚回过神来,那仙女已经上了自家马车,“姑娘,姑……”

见仙女不顾马车里浓烈的腐尸臭,已经为自家主子查看起了伤口,阿峰也闭上了嘴。

果真是中了东阴人的腐尸酥骨油之毒,手臂大面积腐烂,看来这毒是三天前中的,再不施救,他性命难保,“你们跟我走。”

纤尘向阿峰丢下这句话,便又回了自己的马车,吩咐车夫“我们回庄子。”

车夫是沈家的长工,为人忠厚老实,纤尘吩咐回庄,他二话没说,调转马头就打马回庄。

听到纤尘对车夫说“回庄子”,阿峰心里一阵惊喜,心想这位姑娘定是闲庄的人,也扬起马鞭便跟在后面,直到闲庄。

闲庄虽是一座用全竹打造出来的院子,布置的却十分雅致,花香满园,流水潺潺,亭台楼阁错落有致,主要由一间主房,两间耳房,一个小厨房和一间接诊室组成。

进了庄子,纤尘便安排阿峰扶着他的主子到接诊室里躺下休息,又安排苏妈妈去准备浓盐水来,自己则在一堆子的瓶瓶罐罐里扒拉着。

终于找到一个天青釉的小瓶子和一个玉白瓶子,她从白玉瓶子里倒出一粒药丸,“公子,这个是腐尸酥骨油之毒的解药,你快吃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