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听书阁畅听网 > 历史·穿越 > 我给战神王爷寄刀片 > 第8章 做贼心虚
听书 - 我给战神王爷寄刀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8章 做贼心虚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那个叫赵参将的又不屑道:“将军还说了,瑞王是个不受宠的皇子,事后,就说他们都死在了东阴人放的那把大火里,皇上定也不会深究。”

魏参将脸上难色更盛,犹豫道:“他可是我们纪国的战神呀!我,我于心不忍。”。

此刻的赵参将脸上就像个调色板,闪过恐惧,闪过无奈,也闪过狠戾和不屑,最后不耐烦道:“不忍也没用,我们跟着将军不管是愿意还是不愿意,没少做那些昧着良心的事,将军这次倒了我们还能活否?”

赵参将一句话说到了点子上,魏参将想了想,点点头悻悻而去。

偷听完他们所有对话的纤尘,心想,看来这魏参将本性不坏,可以从他身上突破扭转乾坤,纤尘悄然离去。

一个石子巧妙地打在阿峰的左肩,阿峰顺方向看去,他看见了纤尘,纤尘对他眨了眨眼睛,阿峰会意想必是纤尘发现了什么有事找他,随即他就离开了人群,向着纤尘离开的方向跟去。

“纤尘姑娘可有事吩咐?”阿峰跟着纤尘来到一处隐蔽的巷道。

纤尘四下看了看,确定巷道里没人,为防止意外被人偷听了去,她还是很谨慎,招手示意阿峰附耳过来,将自己刚刚听到的消息说给了阿峰。

阿峰听完为之一震,“多谢纤尘姑娘,阿……”

纤尘知道阿峰是想说些客套话来感谢自己,现在哪里是感谢的时候,赶快将此信息告诉瑞王殿下,让他尽快商量出对策才是最重要的。

她即刻打断阿峰“你快回去,将此事说于殿下听让他早做准备,若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来客栈找我便是。”

阿峰拱手一礼告辞纤尘回到顾子毅身边,此刻顾子毅也被张县令和曹将军迎进了县衙府,围观的百姓们不得进入县衙府大家都姗姗退去,纤尘也已经回到了客栈。

苏妈妈见纤尘回来,连忙端来茶水给纤尘倒上一杯茶,“小姐,事情可都办完了?”

纤尘接过茶,吹了吹漂浮在上的茶叶,摇摇头正要开口说话,便听到房外客栈小伙计边敲门边说“客官,有位姑娘来找。”

有姑娘来找?纤尘愣了愣很快就反应过来,定是昨日那个卖身葬父的女子,便吩咐苏妈妈去开门。

苏妈妈打开门,那女子怯怯地跟了进来,女子今日穿了件绛红色的布衣,衣服颜色看起来很新,想必是她精心挑选过的,脸上依旧精心修饰过,只是她用的胭脂水粉质量都不佳,近看脸上还看得到没晕开的粉粒。

纤尘从那女子进门,就又一次将那女子再打量了一番,她抿了口茶,不紧不慢开口问道:“你想好啦?”

那女子点点头,“想好了。”

女子心想,她在交州已经无依无靠,若能去京都,进了大户人家,不怕自己找不到上位的机会,为了有一天能进入富贵门第,她可是学了不少本事,什么交州小调,推拿按摩,就连字她也识得一些……

纤尘放下手里的茶盏,她嘴角微勾向那女子展出一抹微笑,眼里却带着警告和敲打,“做我的丫鬟,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你对我无二心,我便不会薄待了你。”

女子赶紧跪到纤尘身边,抓着纤尘的裙角双眼剪水道:“奴婢定不会对小姐有二心,还望小姐给奴婢一个侍候您的机会。”

女子一双眸子自带狐媚之色,纤尘忍不住道:“你的眼睛真媚,不过这样的媚眼,你还是学会有的放矢的好,回府可不要让府上的嫡母大人看了去,引来不必要的灾祸。”

那女子连连点头,“小姐放心,奴婢明白,奴婢定会好好收敛。”

纤尘这才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韩双双。”

“韩双双这个名字不错,你先起来。”纤尘刚扶起韩双双,阿峰就带着一个男子前来。

因为着急办事,阿峰见纤尘的房门没关,便直接将那男子给带了进来。

他看到纤尘屋里不仅有苏妈妈还有一个女子,愣了愣方觉自己唐突,又才解释道:“阿峰见门没关,没有支会便带人进来,太过唐突是阿峰失礼了!”

纤尘不动声色对苏妈妈道:“苏妈妈,将双双姑娘带下去,给她讲讲我这里的规矩。”

苏妈妈应声将韩双双带了出去。

韩双双边离去边用余光瞟了一眼说话的阿峰,这个男子相貌堂堂,气宇不凡,看着装却像是护卫,这样的护卫定不是普通大户人家请得起的,韩双双在心里暗自窃喜觉得自己赌对了,坚信纤尘是京都大员家的女儿也更坚定了跟随纤尘的心。

待苏妈妈和韩双双都离开后,阿峰又才说道:“纤尘姑娘,这位是瑞王殿下两百精锐里的领军方海将军。”

“方海见过纤尘姑娘。”方海拱手一礼。

纤尘欠身回礼。

二人简单礼数一番,阿峰接着又说:“方海将军在殿下求医的这段日子里,一直混迹在交州军营与那魏参将也颇有些熟悉,策反魏参将之事,殿下想请姑娘协助方海将军,一同去趟军营。”

纤尘看向方海,身长七尺八寸,身材魁梧,皮肤黝黑,剑眉星目英武不凡,“方海将军我们什么时候去军营?”纤尘问。

“随时。”方海语言简练。

哞……

这时,客栈门口有牛叫的声音传来,纤尘闻声嘴角微扬“方海将军,我也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出发。”

“好。”方海一脸正气。

三人离去,阿峰直接回到顾子毅身边,纤尘和方海来到门口,纤尘对门口那牵牛的小伙计说:“东东把牛牵到交州军营去。”

方海疑惑“纤尘姑娘牵牛去军营做甚?”

纤尘反问:“方海将军可知道牛肉在交州代表什么?”

方海摇头不知,纤尘边走边解释,“交州沿海,畜牧业欠缺,牛肉很是稀缺,牛肉在交州代表了诚意和贵重,普通老百姓走访,能带去一块牛肉那已经是很好的礼物了,沈家肉铺的牛肉用的全是品质上等的肉牛,它的价格更是普通牛肉无法比的,是交州权贵和大型饭店里的贵宠,我让沈家的伙计带着他们独有的肉牛前去,便是想让军中的将士们看到瑞王殿下的诚意。

方海赞赏的看了一眼纤尘,“姑娘考虑甚是周全。”

守营的士兵看到方海带着一个女子和一个沈家伙计牵着一头牛前来,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挠着脑袋迎过来问:“方将军,县大人和将军不是给你们准备了庆功宴吗?你怎么有时间到军营里来了?这两位是……?

不等方海开口,纤尘先自报了家门,“我是沈家肉铺的少东家,瑞王殿下知交州的将士们守卫交州海域辛苦,特在我沈家肉铺定了肉牛犒劳诸位将士,这不,方将军就是带我前来找魏参将大人商议肉牛一事。”

那守营的士兵听到瑞王定了沈家肉铺的肉牛来犒劳大家,眼里都放着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欣喜道:“魏参将就在营里,方将军、少东家你们跟我来。”

“不必了,你把它牵到厨房去,魏参将的营帐我熟悉,我带少东家过去便是。”说着方海就接过东东手里的牵牛绳,将牵牛绳交给了那位守营的士兵。

守营的士兵看到手里的牵牛绳如同看到一盘香喷喷的牛肉,欢喜道:“好,那我就牵牛去厨房了,就有劳方将军带少东家去找参将大人。”

方海带着纤尘进了魏参将的营帐,魏参将正独自坐在营帐里回肠九转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执行将军的命令?他手里端着茶盏,茶盏里的水都凉了,见方海突然到访,心里一紧慌忙起身,不小心将手里的茶盏都打翻在地。

“方、方将军,您,怎、怎么有空,来、来军营里来了?”魏参将脸上难掩惊慌之色,就像自己偷了人被逮了个现行一样,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方海捡起地上打碎的茶盏,啧啧嘴道:“魏兄可是在想什么大事,想得如此出神,竟将自己心爱的茶盏都打碎了,不心疼吗?”

魏参将强稳心神,不想让方海看出什么破绽来,“没,没想什么,一个茶盏而已,不心疼。”

方海这些日子和交州军营的弟兄们相处下来,没有发现军营里的端倪,还认为东阴人的细作应该在交州府衙里,突然听到阿峰说交州不是细作,而是县老爷和边防将军都被东阴人收买,他们还要联手对付殿下,一时惊得咋舌,不敢相信消息的来源是真的,这会子他看到魏参将失态的反应完全信了阿峰的话。

方海扬眉嘴角微勾,他已看穿魏参将的惊慌,抛给魏参将一个寓意深长的笑,“可我上次与魏兄饮茶时,听魏兄说过,这杯子是难得的上品汝窑瓷器,是你媳妇嫁进府中时带进门的嫁妆,你非常珍惜,一般情况下都舍不得用,今个儿是个什么的特殊日子,魏兄将它打碎了都不心疼了?”

魏参将心虚地搓了搓手,故做镇定道:“方将军前来可是有什么事?”

纤尘看到魏参将喉结打颤,目光闪烁,双手不停地揉捏着衣角,心里暗叹,这个魏参将心里承受力可真差,别人还没怎么做,他自己就先乱了阵脚,也许这就叫——做贼心虚。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