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听书阁畅听网 > 历史·穿越 > 我给战神王爷寄刀片 > 第18章 抖黑底
听书 - 我给战神王爷寄刀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8章 抖黑底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朝堂大员的八卦大料可是极品大新闻,吸引力非同一般,这会子,京兆尹外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人群将京兆尹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家都是慕名来看二品大员家里的丑小姐,来听她爆料的。

纤尘也不负众望,“哎呀!”她一拍大腿,活脱脱一个农妇的形象,脸上还露着几分憨实直爽的傻笑,“我就说嘛,有句老话说得好,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娘,你的眼睛就是雪亮的,我可不就是在肉铺子里跑堂的丫头吗?”

接着,纤尘蕴酿了一番故做神秘地对大家道:“我给你们说呀,我娘说当年我爹爹读书时,那成绩好得可不只是我们交州第一,在纪国他都是数一数二的,爹爹上京赶考,考取了功名就留在了京都,把我娘和我还有我祖母都留在了交州。

祖母想儿子,就带着我娘和我一起赶到了京都看儿子,哪知道我们来了京都才知道爹爹又娶了一个妻子,听说我爹爹那个新妻子还是个大官的女儿,长得也老好看了,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那个妻子的漂亮的模样,我娘来京都没两天就死了,我也被送回了交州舅舅家。”

纤尘说到这里,情绪就低落了下来,顺带着围观的群众也心里一沉鼻子一酸,可怜纤尘是个没妈的孩子。

哎……!

纤尘垂头丧气地叹了口气,“原本我舅舅在交州开着几家肉铺子,他家的日子挺好过,没想到交州突然来了东阴人。”

一说到东阴人,围观百姓身上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那可是传说中的杀手组织,东阴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臭名昭彰纪国上下无人不知,前不久朝堂上四品官员文侍郎一家被灭门就是东阴人干的,他们还大言不惭留下血书为证,眼前这个丫头竟然是在东阴人横行的地方长大的,可真不容易呀!

众围观百姓无一不为纤尘捏一把汗,庆幸她能在那么恶劣的环境里长大。

纤尘将大家的情绪调动起来,又继续道:“至东阴人盘踞在交州后,那里的百姓常年被东阴人骚扰,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他们的日子也越来越苦,家里的负担也越来越重,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舅舅家白吃、白喝,于心不忍便去了肉铺子里当跑堂伙计。”

说到这里纤尘便将目光投向那位大娘,笑呵呵地道:“呵呵……大娘你真厉害,一眼就看出来我是个跑堂的!”她又向那大娘竖起了个大拇指。

纤尘话里句句透着内涵,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明白,纤尘是被她爹遗弃了的孩子,好心的百姓着急这丫头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自己的亲生父亲遗弃。

那大娘看着纤尘憨实的模样,忍不住心里一酸,没娘的孩子太可怜了,“姑娘在老家没少受苦就吧?”那大娘问。

纤尘头摆得像拨浪鼓,“没受苦,没受苦。”她连忙摆摆手继续道:“我舅舅和舅妈都是一顶一的好人,他们可是把我当亲闺女来养,你们看。”纤尘扬了扬自己身上的衣服,“我身上的衣服,听说是什么蜀丝金陵缎做的,在我们交州这布料老贵了,舅妈硬是要给我置办这身好衣服,说爹爹是大官,要穿好些给父亲撑场面呢。”

京兆尹陈大人,一头黑线,心想丫头,你这哪里是给你父亲撑场面,你这分明就是在告诉大家你爹为了仕途抛弃贤妻,还把你遗弃到娘舅家,不给钱也还不管你的死活……

你这是将你父亲的黑历史都抖落出来了,还抖落得坦坦荡荡让人找不出你是在说你爹半点坏话。

丫头我都不知道该说你是憨实呢还是说你……

陈大人无语,围观的百姓却只觉得纤尘是个老实憨厚的娃,只是她太憨实了,连自己爹爹将自己遗弃了都不知道,难免人群里有仗义的人。

有人便仗义直言,“姑娘,你爹把你一个人丢到交州那种不太平的地方,一丢就是十几年,不闻不问,他这是遗弃你了你知道吗?”

还有人善意提醒,“姑娘,你娘当初怎么来京都没两天就死了?她是怎么死的?你们有没有报官查一查?”

更有甚者还啧啧嘴道,“他那个爹,可真狠心,这算个什么爹,不管人家不说,连钱也没寄回去过,多亏他舅舅家是好人,要不这丫头活不到今天吧?”

……

一时间,百姓们越说越义愤填膺,纷纷都替纤尘抱不平,陈大人满头恶汗,这悠悠之口,可不能再让他们继续说下去,再让他们说下去,冉大人不给自己穿小鞋,九王爷那里自己都不好交代。

陈大人又狠狠将惊堂木拍到桌上。

啪……

一声脆响,惊得众人都颤了颤身子,闭上了嘴,看着公堂之上的陈大人,陈大人这才撇着嘴一本正经道:“公堂之上,肃静。”

他又瞥了围观的百姓们一眼,见他们没再议论,才继续问道:“姑娘,你说你一直在交州,怎么又来京都了呢?”

“哦,那是我突然收到父亲的家书,家书里说祖母病重想见见我,我已经过了及笄的年龄,再过段时间若在老家已经婚配,就不好再回京都了,这不我就赶在婚配之前回来看一下祖母。”

纤尘说着就去翻找她的行囊,她在行囊里翻找着家书,故意将行囊口子大大打开,故意让大家看到行囊里的寒酸,看到里面就只有一件旧衣服。

“大人你看,这可是我父亲的亲笔家书,上面还有他盖的章子。”纤尘高举着这封家书,在头顶晃一晃的,就好像在示意大家,你们看,我是有证据的。

那封家书也确实也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力。

陈大人立即吩咐人将纤尘手上的家书接了过来,仔细看了看,摇头晃脑像个夫子,“嗯,是冉大人的印章,这信里的字,笔走龙色行云流水,果真是好字。”陈大人不失时机地拍了拍冉大人的马屁。

可是冉羽涅现在又不在场,这马屁拍出来只能让围观的百姓觉得恶心,更加觉得冉羽涅是个道貌岸然的小人。

百姓们听到那家书确实是冉大人所写的,大家又不淡定了。

一群人中不知道是谁说了句,“字好心眼子坏有什么用?这样的人,女人嫁给他不如还不如嫁给一个挑粪的农人幸福。”

哈哈哈……

这酸溜溜不恰当的比喻引来了众人哄堂大笑。

人群中不知谁说了句,“别笑,大家别笑,你们看,那丫的头的行囊里,只有一件换洗的衣服,里面连一件像样的首饰都没有,这是什么朝堂大官的女儿,这日子过得可比普通百姓家的女儿都不如。”

“啧啧……谁说不是呢,真是死了娘的孩子没人疼。”

……

百姓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陈大人又是满头恶汗,心想着这灵曦郡主怎么还没将冉大人找来,这烫手的山芋自己还是早些丢出去的好。

这也不能怪灵曦郡主迟迟未将冉大人带来。

灵曦郡主与冉府姚氏所出的嫡女冉花楹不对付,冉府守门的小厮见是灵曦郡主前来找冉大人,问也没问她什么事,就说“老爷还在宫里,你要找就去宫里找吧。”将人给打发走了。

灵曦郡主也是个实心眼,果真信了那小厮的话,转身就去了皇宫。

到了宫里灵曦郡主才发现冉夫守门的小厮在诓她,冉大人散完朝堂就早早回了府,她去冉府的时候,冉大人已经到家了,守门的小厮只是不愿意替她通报而已。

顿时灵曦郡主就火冒三丈,本想着不再去管冉府的事,这事反正已经交给了京兆尹,自有京兆尹派人前来通知。

转而她又想想,如果那个女孩真是冉大人的亲生女儿,这事要是传进了宫里,看那冉大人在朝堂之上还怎么耀武扬威,看那冉花楹还得意什么?

一个邪恶的念想顿上心头,她心里的火气也消了下去。

现在散朝不久,还有些散朝后打堆闲话的朝臣还没有出宫,灵曦郡主就在宫门口等,等到一个朝臣就拉着那个朝臣的手,满脸焦急地问:“你看到冉大人了吗?”

不管人家回答她是说看到还是没看到,灵曦郡主都会对他们说上一句,“有个乡下的丫头说是冉大人丢在交州十年的女儿,她从交州来京都找不到冉府就去了京兆尹,麻烦你见到冉大人替我转告他一下,让他去京兆尹看看那个丫头是不是他女儿。”

后来,灵曦郡主干脆见到从宫里出来的人就拉着人家问。

……

直到灵曦郡主说得口水都干了,才解气地离开。

经灵曦郡主这么一闹腾,不多会这个消息就在宫里和朝臣之间传了开,唯有冉府还浑然不知。

一个平日里和冉花楹关系交好的小姐妹,从她下朝的父亲嘴里听到冉府的事,便匆匆忙忙去了冉府。

这个小姐妹是正四品忠武将军的女儿,名叫夏伊人。

冉府的小厮见了夏伊人满脸堆笑,热情地迎了来,“夏小姐你来啦,小姐在书房和老爷说话呢,我这就去给你通传。”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