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听书阁畅听网 > 历史·穿越 > 我给战神王爷寄刀片 > 第25章 春心荡漾
听书 - 我给战神王爷寄刀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5章 春心荡漾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韩双双见纤尘戏演得逼真,看着冉花楹母女气得吹胡子瞪眼,却又拿纤尘没有半点法子的模样,就忍不住想笑,憋得一张小脸通红又怕旁人发现她的失态,心虚地将头埋了下去偷笑。

片刻之后,韩双双抬起头来,正巧看见冉羽涅正看着自己,四目相对,七上八下一阵心慌,如万马奔腾又如张草的泥菩萨慌神凌乱。

冉羽涅的眼神含情默默,热烈似火,然,韩双双全然没有感觉到冉羽涅的温情,她慌乱地担心着自己刚刚的偷笑是不是被冉羽涅发现,她怕冉羽涅发现什么端倪影响了纤尘,慌乱中,她又再次将头埋了下去,不敢去看冉羽涅,掩耳盗铃般的认为只要自己不去看冉羽涅,冉羽涅就不会再看她。

殊不知,冉羽涅此刻的头脑已经发了昏。

现在,在冉羽涅眼里,韩双双的所有表现即便是那个忍不住的偷笑,都成了小女儿家的娇羞,看得冉羽涅是春心荡漾,成了涟漪一圈圈化开又一圈圈泛起,他现在的脑子里还能有什么其它的想法?

见韩双双羞涩地埋着头久久没有抬起,冉羽涅才得空大口大口吃起东西来。

桌上,老太太带着三分失望,七分心疼看着纤尘。

见她旁若无事,津津有味地吃着饭,啃着鸡腿,心里更是五味杂陈,看到桌上一大堆食物也没了胃口。

老太太是个知恩的人。

儿子能有今天的功名,有一大半要归攻于交州沈家,归功于沈家当年好心,不记回报的供自己儿子读书。

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家境贫寒,儿子想读书求去功名,家里没钱,投学无路,是沈家向他们敞开了私塾的大门。

也是那个时候,开启了她儿子冉羽涅与沈家大小姐沈芳芳的缘分。

白富美与穷小子的浪漫爱情故事曾经在交州也是一段佳话,殊不知,往往白富美爱上穷小子都没有好的结局,因为爱得痴也注定伤得深。

儿子求娶沈家大小姐成功,沈家大小姐下嫁他们冉家,沈氏从来没有嫌弃过她这个穷婆婆,相反,沈家大小姐知书达理,对她这个穷婆婆敬爱有佳,婆媳两做起事来有商有量,和和睦睦,不像现在这个姚氏,仗着自己是院判的女儿,对自己也是各种瞧不起,说出来的话,明里暗里还带着刺。

老太太也不怪姚氏对自己不好,她知道,姚氏心里也有气,自己儿子当年也是连蒙带骗才将姚氏娶到手的。

自己儿子是个什么人?

知子莫若母,老太太心里跟明镜似的,别看冉羽涅现在对姚氏百依百顺,若姚氏家里出了什么事,影响到他的仕途,或者有个更厉害的女人,能帮他的仕途再提升一个台阶,老太太敢肯定,她这个儿子也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姚氏。

老太太暗自生自己的气,气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不是个玩意儿的东西?

老太太突然想到冉羽涅的父亲,那个当初为了吃上两口饱饭,狠心将他们母子两抛弃和青楼一位风烛残年的老妓、女过起了日子的男人。

那个男人花光那个老妓、女的钱后,就又和一个卖小面的寡妇搞到了一起,寡妇门前是非多,那个卖小面的寡妇又是个骚狐狸,姘头不只冉羽涅父亲一个,一天几个姘头争风吃醋,嫉妒冉羽涅的父亲长得好看,便联手将冉羽涅的父亲拖到海里活活给淹死了。

冉羽涅的父亲是老太太心里永远的痛,那天她看到那个男人的尸体被打捞起来,竟然没有落下一滴眼泪。

哀默大于心死,老太太对那男人已经心如死灰,她没想到自己生的这个儿子,竟也随了他的那个不是个玩意儿的爹!

可冉羽涅是她的儿子,面对自己的儿子,老太太能有什么办法?除了愧疚还是愧疚。

同为女人的老太太,一想到自己的遭遇,心里无论是对死去的沈氏还是对现在的姚氏都感觉非常、非常的愧疚。

今天,看到原本聪明可爱的纤尘,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她愧疚的心就沉得气都喘不上来。

“你们吃吧,我身子不舒服,先回房了。”老太太放下筷子就对薛妈妈说“薛妈妈你过来扶我回房休息吧。”。

薛妈妈是姚氏安排在老太太身边侍候的人,她看了一眼姚氏,见姚氏没有反对,就快步向前扶起老太太。

“母亲,可是身子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儿子给您请个太医来瞧瞧?”冉羽涅关心道。

“不啦,都是老毛病,我这腰呀坐久了就疼,我没事,就是想回去躺躺。”

冉羽涅纵使功利心很强,对女人来说是个十足的渣男,不过对她这个母亲还是孝顺的,老太太怎么也生不起自己儿子的气来。

“祖母,尘儿也吃饱了,尘儿陪你一起回去吧。”纤尘扬手用手背抹了抹嘴上的油,顺势就起身来扶老太太。

老太太慈爱地拿出绢帕来替纤尘插去手背上的油,“尘儿,以后就不要用手擦嘴了,你是个大家闺秀,要学会用餐巾擦嘴,你今天才回府,长途跋涉也累了,吃好了就早些回院休息,祖母乏了今天就不用你搀扶。”

刚刚老太太在给纤尘擦手背上油的时候,纤尘就顺手替老太太把了一下脉,老太太身体也确实没什么大毛病。

纤尘本想去给老太太看看她的腰病,既然老太太拒绝她搀扶,她也不好再坚持,来日方长,改天再去给祖母诊疗也不迟。

老太太走后,纤尘她们也准备离席。

“尘儿,等等为父。”猝不及防,冉羽涅叫住了纤尘。

“爹爹可是有什么事?”

冉羽涅用餐巾擦了擦嘴,起身理了理衣服,宽肩窄腰一身修长的冉羽涅就是一具行走的衣架,俊朗的脸上镶嵌的两瓣唇,虽性感非凡,却自带一份天生的多情和薄情。

“为父陪同你一起回院,为父白日里太忙,这会子得了空,为父也去看看你住的院子。”

纤尘脸上闪出一丝讥讽,转瞬即失,她还不知道他父亲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吗?他对韩双双放的电,她可都看进了眼里。

姚氏一听,冉羽涅要去纤尘的院子里看看,忙用餐巾点了点嘴,起身道:“我也陪夫君一起去吧!”

冉羽涅心里一阵烦躁,心想怎么那儿那儿都有你?你陪我去什么,我又不是找不到回房的路。

他又不敢真的在姚氏面前表现出来他的不悦,心里腹诽一通,脸上却和颜悦色道:“玉儿,我也只是去看看尘儿的院子,认个路,去去就回,你这一去,人一多难免耽误时间,你还是别去了。”

姚氏在冉家是很强势的,他不怕冉羽涅说她给纤尘安排的院子不好,他也知道,冉羽涅不会对她的安排有微词。

冉纤尘这个女儿若长得漂亮,兴许冉羽涅还会把她当成对自己有利可图的一枚棋子,对她好一些。

如今的冉纤尘丑得毫无价值可言,对冉羽涅来说也可有可无,至于她的住所如何?只要能住人,想必是个柴房冉羽涅都不会多说一个字。

姚氏刚刚不过也只是句客套话罢了,既然冉羽涅都说了她不用去,她便也不去了,省得看到冉纤尘那个憨货自己心里就堵得慌。

她做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那夫君早去早回。”还顺手替冉羽涅理了理他的衣服领子。

可惜了,姚氏母女整个席面上都将注意力用在了纤尘身上,她两谁也没注意到冉羽涅对韩双双发情放电。

庄氏闷不吭声吃着饭,这会子也吃好了,她的女儿冉剪秋也懂事地停下了筷子,见冉羽涅就要离去,庄氏忙起身向冉羽涅福了一礼,“老爷,天色不早了,妾身这就带剪秋小姐回房休息。”

“嗯。”冉羽涅并没有多看庄氏一眼,只从鼻子里嗯了一声出来。

庄氏小心翼翼地离去,纤尘看着她带着女儿落寞离去的背影,就知道庄氏母女在冉家其实过得不好,冉羽涅的心里根本就没有这对母女两。

能走进冉羽涅心里的女人,要嘛有权有势能在事业上帮他一把,要嘛就要年轻漂亮,顺从乖巧能激起他的欲、望,像庄氏这样两头都不占的女子,注定在冉羽涅眼里没有存在感。

冉羽涅陪着纤尘回院子,她的院子离雅兰院这边很远,路上冉羽涅先开了口,“韩姑娘,你是交州哪里的人?”

冉羽涅开口问的第一句话,竟然问的是韩双双!渣爹就是渣爹,真叫人失望。

他和纤尘十二年父女未见,他就没问问纤尘,女儿你在交州还好吗?可是受苦了?或者是女儿你们长途跋涉累不累,途中安全吗?……

一句对纤尘虚情假意关心的话都没有,一开口问的竟是韩双双,纤尘也不再对这个渣爹抱有任何希望。

她现在对冉羽涅连心寒都没有了,换而言之,纤尘对冉羽涅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在她心里,冉羽涅就是个陌生人。

纤尘知道冉羽涅醉翁之意不在酒,想借着陪自己回院的时间泡妹子,暗自腹诽道:真是一把老干柴,见不得半点儿的火星儿。

韩双双娇羞地答着冉羽涅的问题,他们就这样一个问,一个答,慢慢走着,期间韩双双还发出咯咯咯……勾魂的低笑声。

不知不觉,两人就走到了纤尘和苏妈妈的身后,落下一段距离。

韩双双时不时抬眼看向冉羽涅,眉眼间的魅惑之力如同一把把穿心箭,射得冉羽涅心神荡漾。

今晚月明星稀,明亮的月,洒下一抹柔和的光,路边的一小片小树林将这份月光遮挡七分留下三分斑驳地洒在青石板小路上,带着几分夜的暧昧极适合幽会。

冉羽涅想在这样的月色里偷腥,纤尘又岂能随了他的意?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