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听书阁畅听网 > 历史·穿越 > 我给战神王爷寄刀片 > 第29章 发火
听书 - 我给战神王爷寄刀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9章 发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这下好了!

姚氏估摸着,冉羽涅也是因为冉纤尘而生气,有冉羽涅替她出手教训冉纤尘,她也乐得轻松只需顺着形势煽风点火不怕那冉纤尘不脱层皮,姚氏憋闷了一天的坏心情现在也舒服多了,深邃的眸子里有抑制不住的幸灾乐祸。

那两丫鬟去老夫人院里叫了冉纤尘,没想到的是,那个平日里几乎不出院子的老太太,今天竟然也跟了来。

“涅儿,怎么今天发这么大的火,可是发生了什么事?”老太太在纤尘和薛妈妈的搀扶下已经到了雅兰院门口,拖着嗓子问冉羽涅。

冉羽涅到底是个孝顺的人,见到自己老母亲前来,先忍了自己心头里的怒火,忙前去搀扶老太太,“娘,您怎么出来了,你的腰不是还痛着吗?”

“今天好多啦,尘儿今个儿一大早就来给我按摩,我的这把老骨头被她按来捏去,没多会,就感觉轻松多了,腰也不那么疼了,就想着出来走动走动。”

雅兰院里,唯有刚刚姚氏坐着的那把椅子,还可以坐人,冉羽涅将老太太扶到那椅子上坐下。

老太太坐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冉羽涅一把抓住纤尘的衣服领子,将纤尘像提小鸡仔一样提了起来,嘴里还不停地念着“孽障呀,孽障,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孽障?”

说着,他扬起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冉纤尘的脸上。

这一巴掌,扇尽了冉羽涅和冉纤尘的父女情,纤尘捂着脸,没有哭,甚至她的眼里连泪花都没有,淡淡然,看不出她眼底装着什么。

纤尘知道,现在还不是她暴露自己的时候,她得忍,总有一天她会毁了整个冉府,她要让冉羽涅跪在娘亲的坟头前忏悔。

见纤尘憨乎乎的连哭和求饶都不会,冉羽涅的火气更重了,他随手拿起一个刚刚被他摔断了腿的板凳就要往纤尘身上挥去。

说是迟,那是快。

老太太“噗”的一下就扑到纤尘身上,用自己瘦弱而苍老的身体护着纤尘,嚎啕大哭。

“作孽呀,作孽!我的尘儿如今都变成这个样子了,冉羽涅你还忍心打她?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呀!我老婆子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这辈子生了你这个畜生?”

“娘,你不知道,这个臭丫头在外坏我名声,我今天不好好教训她,她就不知道什么是家丑不可外扬。”

纤尘被老太太护在怀里,冉羽涅无法再下手,气得只能对下人大喊,“来人将老太太拉走。”

一群婆子丫鬟掰手的掰手,拉扯的拉扯,死拉活拽强行将老太太和纤尘拉开。

看到祖母如此维护自己,纤尘动容,祖母是她在冉府唯一的温暖,纤尘笑着对老太太说:“祖母,我没事。”说完,她就昂着头直视着冉羽涅,心里想着打吧,冉羽涅你打得越凶,我报复起来才越没有罪恶感。

眼看冉羽涅又要向纤尘下手,韩双双和苏妈妈突然赶到。

“冉大人,冉大人,大小姐究竟犯了什么错,你一回来就要打她?你是不是也应该给大小姐一个解释的机会,这样不明不白被打,叫人于心何忍,她到底是先夫人留下来的唯一一个血脉呀!”韩双双说着就走到了冉羽涅面前,眸子里泛起了我见犹怜的泪花花,看得冉羽涅一阵心痛。

韩双双和苏妈妈的出现让人意外,更让姚氏不悦,“韩姑娘,这是我冉家的家事,姑娘怕是没资格问。”

“哼!”苏妈妈向着姚氏冷哼一声,“大小姐是健健全全从沈家出来的,要是她有个什么事,你叫我们回去如何向沈家交代,我们怎么就没资格问啦?”

姚氏剜了眼苏妈妈,心想沈家,一个穷乡巴佬算什么东西?

这会子老太太也跟着道:“涅儿,你把话说清楚了,尘儿怎么外扬家丑啦?你说说,也让尘儿说说,如果你今天不把话说明白了,你若再打尘儿就将我这个老婆子一并打了吧。”

“娘你……”

冉羽涅只觉得一阵头痛,他捏了捏太阳穴,对纤尘怒道:“孽障,你还不跪下。”

现在自己还要借居在冉府,她不得不服软,纤尘捂着脸,噗咚一下跪了下去,“爹爹,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要打尘儿了,尘儿究竟做错了什么?”

纤尘看起来很无辜。

“你……”看到纤尘这憨乎乎的模样,冉羽涅心里又是窝火,又是堵得慌,强忍着怒火颤着声音问:“我问你,你昨天怎么就进了京兆尹?你在京兆尹里都说了些什么?”

“我找不到回冉府的路,就问了一下城门口守门的士兵,那守门的士兵,说我是冒充朝廷大员家眷的刁民,当即就要把我绑了送京兆尹,还是一位郡主帮了我,那郡主替我们说了话,我们才没被绑着去京兆尹。

进了京兆尹,我自然实话实说不敢撒谎,还全靠那位郡主去通知了爹爹,爹爹才知道尘儿在京兆尹,才将尘儿接回府,我在京兆尹可没说半句假话,不信,你可以去叫京兆尹的大人来对质。”纤尘说得愚直。

对质,对什么质?这种事还嫌脸丢得不够吗?冉羽涅瞪了纤尘一眼,转而他又想到一件事。

昨天将此事告诉他们的可是忠武将军的女儿夏伊人,那郡主又是谁?冉羽涅眉头一皱,“郡主,什么郡主,你说是个郡主来通知我的?”

难道不是灵曦郡主来通知冉羽涅的吗?那又是谁来通知的?怪不得她会在京兆尹里等了那么久,冉羽涅才来。

纤尘摇摇头,“尘儿不知道,尘儿只听那些大人们叫他灵曦郡主。”纤尘顿了顿,故做若有所思的模样,疑惑地问:“冉府离京兆尹并不远,为何爹爹让尘儿在京兆尹等了很久很久呢?”

冉羽涅若有所思,他想到退朝后,一些同僚告诉他,昨天,灵曦郡主就是站在宫门外找他,见人就说有很重要的事找冉大人,让大家将冉大人的女儿在京兆尹的事转交给冉大人,为何那灵曦郡主不来府里找自己,偏偏要去宫门外找人传话?

冉羽涅觉得灵曦郡主是故意的,其心叵测。

他又看了眼跪在地上的纤尘,心想,人押去了京兆尹,京兆尹的陈大人没有不审的道理,指不定京兆尹问什么她就答什么,她在京兆尹的如实所答,就被有心之人利用,借此来故意打压自己。

想到这里,冉羽涅青筋直冒,太阳穴突突的痛,懊恼自己怎么就没早些去京兆尹将她给接回来,让京兆尹里的人将他家的黑历史都问了个底朝天,偏偏他这个女儿又是个憨货,不知道撒谎绕弯子,就这样被人给利用了。

他懊恼自己更气灵曦郡主,更头痛那个灵曦郡主,他不知道灵曦郡主为什么要故意给他使坏;但是他知道这个外姓郡主他惹不起。

灵曦郡主何许人也?

她是曾经的西北将军王,司徒将军嫡出的小女儿司徒灵曦。

纪国曾经有两大猛将,一位就是皇后的哥哥镇南将军王苏奎岚,一位就是灵曦郡主的亲爹司徒冷,这两位都是手握重兵战功赫赫之人。

边疆无战事后,司徒冷便将自己手里的十万兵权毫无保留地交给了纪武帝,并告老还乡,哪知,皇上舍不得司徒冷走,对司徒冷情深意重,不仅给了他封地还给他封了王,她的嫡女也享有郡主的称号。

这个师徒冷虽然早已不过问朝事,整天呆在家里成了个闲散王爷;但是纪国朝堂之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纪武帝对他有多看中,冉羽涅心里有杆秤,他不敢贸然去得罪这个闲散的外姓王爷和他的女儿。

唉……!

冉羽涅一声叹息,都怪自己这个女儿是个憨货,要不然也不会让人钻了空子去。

再看冉纤尘现在这个憨模憨样的样子,冉羽涅又觉得有些愧疚,事已至此,打一个憨货也无济于事,他挥挥手“罢了,罢了,你回去吧,这几天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纤尘起身离去,苏妈妈和韩双双也跟着离去,老夫人也被搀扶回了自己的院里。

最失望的要算姚氏了,她以为冉羽涅发那么大的脾气,即便不把冉纤尘打死那也要让她脱层皮吧?

结果很让姚氏意外,这个冉羽涅雷声大,雨点小,一个巴掌就结束了,姚氏心有不甘。

“老爷,你看,那些个大人的夫人们将我们的帖子都退了回来,这分明就是不给老爷面子……”

姚氏还想挑拨些什么,就听见冉羽涅深叹了口气。

唉……!

他有气无力地摇了摇手,“她们不会来了,她的婚事你自己看着办吧。”说罢冉羽涅就出了雅兰院去了书房,将自己关进了书房里。

没让冉纤尘脱层皮,姚氏心里虽有不悦;但是想到冉羽涅将冉纤尘的婚事交给了自己,也庆幸老天都在帮她,要是此刻冉羽涅回头,一定能从姚氏的眼里看到一丝狠毒和阴谋。

冉纤尘闹上这么一出,现在好人家的公子谁还敢要她?

把她嫁给自己那个傻侄儿,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当天下午,姚氏就迫不及待派小翠去了一趟小姚大人的府邸,邀请她的堂嫂明天过府一趟。

若不是碍于冉羽涅在家,姚氏现在就想将她那正四品中书侍郎堂哥姚显之的媳妇谢氏给叫过来,与她商量他家那个傻二娃娶亲的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