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听书阁畅听网 > 历史·穿越 > 我给战神王爷寄刀片 > 第33章 月思佳人
听书 - 我给战神王爷寄刀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3章 月思佳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顾子毅从白鸽的脚上取下信,将其打开,是阿峰的来信,他快速浏览了一遍,剑眉微蹙面露疑惑,随即又是眉心舒展,露出难掩的笑意如一池春水荡开了花。

他们的王爷,何时有过这样春意盎然的笑?

方海诧异,心想王爷这一脸的春花开,可都写在了脸上,不用想,此信定是阿峰写的,信里的内容定是和纤尘姑娘有关。

顾子毅对纤尘有意,方海还是从阿峰那里知道的。

那日初见,纤尘一袭紫纱罗裙罩身,飘飘似仙,美如画,笑时如百合花开,纯洁高雅,对敌时又如木兰在世,巾帼不让须眉所向披靡,那样曼妙的一个奇女子惊艳了方海的眼。

方海向阿峰打听纤尘,阿峰却只回了他一句话,“她是王爷的女人。”

也是,那样一个奇女子,也唯有他们的王爷配得上她,从此方海便将芳华埋葬,埋在心里的最深处不去打扰。

一颗真心祝福着他的王爷和纤尘。

“王爷,看你笑靥如花,信里是不是提到纤尘姑娘了?”方海打趣道。

“去,去,去,不告诉你。”方海和阿峰即是顾子毅的下属,也是他生死之交的兄弟,面对方海的打趣,顾子毅脸上难掩心喜。

方海得寸进尺继续道:“怪不得,我说吗,天天日头都这么大,天天温差也这么大,为啥偏偏今天王爷会连着打喷嚏呢?原来是有佳人在想你了!”

囧……

好囧!

阿峰的信上只字未提纤尘想他的话,顾子毅一囧,旋即就将信合上,在方海脑门子上敲了敲,“想什么呢?少胡说八道,还不去牵马?”

方海眉眼间露出我懂,我懂,我都懂,我不说就是了,那种让人浮想联翩的坏笑,笑嘻嘻地跑去马厩牵马。

他懂个屁,顾子毅很无奈,看着那个没正形的方海摇头。

跟了顾子毅一段时间,魏参将对顾子毅也有了更多的了解,他终于明白战神的军团为什么战无不胜,那不仅是因为他对士兵好,更是因为顾子毅军纪严明,公平公正。

将士不患死而患不公,顾子毅公平对待每一个将士,不偏袒任何一个人,无论是嫡系还是关系户还是普通草根士兵,他都一视同仁,赢得了不少将士们的心,魏参将更是庆幸自己没跟错人。

交州兵防分东西两块营地,因为交州东边邻着闲城虽有东阴人烧扰却也无边境纷争,所以东边军营里只有两千人守卫。

交州西边接壤厉国,两国边境相邻时有摩擦,故而,西边营地驻扎了一万八千人,在交州,西边营地才是交州兵防的重中之重。

东西两个营地的士兵加在一起有两万余人,这也是为什么在纪国朝堂之上,两大势力争夺交州兵权的原因。

曹将军自杀,为避免西边营地发生变故,顾子毅必须快速赶去西边营地,他要去安抚那里的将士一刻也不能耽误,他将阿峰的来信小心翼翼地揣入怀里,骑上马,高喊一声,“走。”

一队人马跟在他后面去了西边营地。

入夜。

安营扎寨之后。

顾子毅躺在自己的帐子里又才将那封信打开,他将信里每一个字都好好看了一遍。

阿峰的来信其实很简单,信里的内容大致就说了纤尘这次回到交州后,装憨卖傻,将冉家的陈年旧事都抖落了出来,不仅惊动了京兆尹,还惊动了整个朝堂,弄得最近朝堂上只要冉羽涅一开口,旁人就拿他的陈年旧事做文章,因为冉羽涅的个人原因也弄得九殿下这边在争夺交州兵权上很被动。

信里还说了,纤尘一回京都就将自己弄得很丑,让人不忍直视……

顾子毅手里握着信,想着纤尘,想着她为何要将自己弄丑,他目视前方,好像纤尘就站在他的面前一样。

他自言自语呢喃道:“尘尘,你为何要将自己弄丑,你为何要将冉府的陈年旧事抖落出来,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海风袭来伴着幽幽的月色,吹得营帐内呼呼做响,营帐外月朦胧影朦胧,是个思念佳人的好时机。

躺在营帐里的顾子毅头枕在手上,如星辉般的眸子透过营帐的窗看向天上的月,那轮月好似变成了纤尘的脸,佳人如月面如霜,银辉洒下似有千千结。

顾子毅对着天上那轮圆月在心里默默地问,“尘尘,你究竟要做什么?你将冉府的老底拔出,就不怕冉大人会丢人吗?”

一个激灵,顾子毅若有所悟,纤尘定是故意让冉大人丢人的,她装憨也好弄丑自己也罢,这都是她的一种自我保护。

顾子毅隐隐觉得纤尘有危险,虽然他不知道纤尘为什么回京都,也不知道她回京都是要做些什么?

但是,他知道,纤尘需要保护,于是他一个鲤鱼打挺,起了身,连夜给阿峰回了信。

顾子毅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吩咐阿峰去找五殿下,让五殿下想办法以侍卫的身份,将阿峰安排进冉府保护纤尘,还委托自己的五弟弟照顾好纤尘。

顾子毅无法想象,当阿峰拿着他的书信去找五皇子顾子祺时,熙王殿下顾子祺当时有多么的诧异,多么的不可思议,多么的匪夷所思!

顾子祺眉清目朗的凤眼瞬间变成铜铃,一张妖艳如花的俊脸瞬间花容失色,惊掉的下巴半晌才收了回来,他没想到平日里外酷内酷不近女色的三哥哥会让自己去照顾冉府那个又憨又丑的大小姐。

“阿峰,我三哥哥他没问题吧?冉府那个大小姐听说又丑又憨走在街上安全无比,这样一个安全形的女孩子还需要本王的照顾,你的保护吗?”

“王爷,你照做吧,冉姑娘是我家王爷心里的女人,她不能有事。”阿峰声音不大却字字有力。

顾子祺咽了咽口水,心想,他这个三哥哥审美真是与众不同,口味重到不可理喻。

稍做思遐,他便有了新想法。

想想他三哥哥是什么人?文能安天下,武能打天下,这样的一个男人不爱美人爱丑女,那只能说明那个丑女有什么过人之处,于是乎,顾子祺好奇心起,对纤尘有了探宝一样的热情,答应了顾子毅的请求照顾纤尘,保护纤尘。

京都冉家。

纤尘每天早上起来,就会被冉老太太叫到她院子里去,不是替老太太揉背按腰,就是给老太太聊聊家乡事。

常年受腰痛的折磨,老太太身形有些佝偻,一头银发简简单单盘在脑后,慈眉善目,和蔼可亲,自从纤尘回了府,每每她都盼着纤尘进她的院子,见到纤尘就是满心欢喜。

一双苍老的手总喜欢拽着纤尘不放,除了睡觉的时间,其它时候老太太都不离开纤尘。

纤尘知道,冉府姚氏强势,祖母势单力薄,她唯有用这种方式才能护住自己,一股暖意灌满心田。

在冉府,祖母给了纤尘唯一的亲情温暖,也唯有祖母是她在纪国的牵挂,也是她心里唯一的柔软。

说来也怪,前两天纤尘把姚氏吓了个魂飞魄散,这两天也不见姚氏前来寻事挑衅。

冉府一片祥和,纤尘却在这片祥和下感觉到了汹涌的暗潮。

没人来找她挑事也好,纤尘也落得轻松,吃了睡,睡了吃,这日子过得也还惬意。

白日里睡太多,晚上就睡不着,晚上精神奇好的纤尘,无所事事就想到了上房揭瓦。

对,就是上房揭瓦,她要看看这若大的冉府,在满天星辉的照耀下,可有什么秘密值得窥探?

其实,纤尘想上房揭瓦窥探秘密,并不是她一时心血来潮,而是她来冉府的第一个晚上,探查冉府暗卫的分布情况时就发现了异常。

那日,纤尘穿上夜行衣跳上冉府的房檐,她发现守护冉羽涅书房的一个暗卫形迹可疑。

那暗卫看起来功夫不差,为不打草惊蛇,那晚纤尘只得远远地跟在那暗卫身后。

只见他十分警惕地观察着四周动向,鬼鬼祟祟走进庄姨娘的院子里,东张西望片刻后才推开了庄姨娘的房门。

纤尘躲在假山的背后,半晌也不见那暗卫出来,她半蹲着的腿都麻了,好奇心作祟的她便蹑手蹑脚凑近了那扇门,附耳在门上,她便听到了庄姨娘娇羞的低吟和一个男子粗莽的喘息声。

纤尘被这声音羞得脸红,不用猜也知道,庄姨娘正在给她那个渣爹头上种青青草原,纤尘向着那扇门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若与庄姨娘欢好的那位暗卫只是个普通暗卫倒还罢了,偏偏那个暗卫还是冉羽涅重金聘请的金牌暗卫,主要守护冉羽涅的夜间安全。

夜间,好多见不得人的事,不都是在夜间发生的吗?如果那个暗卫能为自己所用,那自己在夜间岂不是就多了一双眼睛?

有了这个想法,纤尘便想着怎么去巧妙捉奸。

纤尘将自己的功夫与那暗卫的功夫比较了一下,确认自己的功夫在那暗卫之下。

暗卫的耳朵极度敏锐。

那夜,若不是那暗卫与庄姨娘正到了情深不知处,难以自拔的地步,估计她附耳凑近门口的那一瞬,那暗卫就已经发现了她。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